包养男爱豆_御宅屋 - 你会跟他走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来他知道。

    她想起那天之前,她明明就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可见了面,薛言的态度却一落千丈,他一贯喜怒无常,她虽然困惑,却没有多想。

    原来是这样。

    边颜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端倪,“周晓雯从岩壁上摔下去也是你安排的?”

    薛言没有说话,相当于他默认了。

    边颜忽然觉得既可悲又滑稽,“你当她是什么?”

    薛言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察觉到她在发抖,他微微用力握住,“没什么,事后我也帮她进了她想进的公司,一笔交易而已,她并不觉得自己可怜。”

    他看着她,目光里有一种类似哀悯的东西,“你不需要同情她。”

    边颜懂他的意思,他觉得她更可怜。

    被那么喜欢着的人联合情敌栽赃,羞辱,甚至下意识的认为他不会信任她,连辩解都没有,捏着汗湿的手心的推说是意外。

    他当时是怎么看她的呢?

    她从他掌心里抽出手,“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这些,我会想办法说服爸爸,他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讨厌你,你也是他的亲人啊。”

    薛言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眼底一片冰冷。

    “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和我一起解决。”边颜其实无法理解,“你在乎前程,可是边家的女婿怎么可能没有前程?搞定我不比搞定我爸容易吗?”

    面对她的灵魂拷问,薛言只是眸色闪了闪,睨着她不置一词。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喜欢你了。”她从座位上起身,说不清现在的情绪是生气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更不可能跟你结婚。”

    薛言下颌骨紧绷,脸上的冷漠有瞬间的崩塌,“如果不是那个人横插一脚,你现在早就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边颜后脑一麻,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在想屁吃。”

    他就是吃定她一定会妥协,边家出事真的跟他没关系吗?

    边颜回去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剧组拍完最后一个镜头正准备收工,覃胤穿着黑色T恤站在大殿门口跟导演说些什么,侧头瞥到她,视线略微一顿。

    回酒店的途中,他一直没有说话,也只给到她一个寂静又漂亮的侧颜,车内没有开灯,半是昏暗的光线内可以看到他喉结凸起的弧度。

    边颜在猜想他是不是因为薛言白天闹出的事情生气,进电梯时他却牵住了她的手,出了电梯也没有放开,一路走到他房间,覃胤让她坐在沙发上,进卧室取了一张合同给她。

    “先前我替你交出的剧本大纲斐然那边已经通过了,待会我会把编审的联络方式发给你,你可以跟她谈谈。”

    “真的吗?”边颜精神一振,立刻开始浏览起了合同。

    “如果对于斐然开出的价码不满意,或者有其他需要补充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修改的地方,都可以再谈。”

    边颜摇摇头,“我只希望斐然可以重视这个剧本,找优秀的制作班底,毕竟以后是要由你来演的。”

    覃胤唇角泛起一丝笑,“你真正高兴的是这个?”

    边颜仰着头看他,“我希望你拍了我的剧可以更火,所以这次我都没有把男主写的很渣哦。”

    “嗯,我看了。”

    “那你喜欢吗?”

    覃胤无声的笑,捏着她的下巴用指腹微微摩挲。

    边颜还以为他想亲自己,有点警惕地挪了个位置。

    覃胤本来没有这个打算,见她这样,反倒坐下来把人压在角落亲了上去。

    边颜被吸着嘴唇,手抵着他的肩膀无力地“唔唔”抗拒。

    覃胤惩罚性地她的舌尖咬了一下,抬高她的下巴,由上而下的加深这个吻。

    边颜有种即将吞噬的恐惧感。

    半边身子都被他亲的发麻了,覃胤才慢慢退开,看见她嘴角因来不及吞咽流下的唾液,扯过两张纸巾替她擦了擦。

    边颜张着嘴心有余悸的喘息,很气愤的指责他,“你这是强买强卖!”

    覃胤眸色深涌,静静的凝视她片刻,忽然开口,“薛言特意回来找你,你会跟他走吗?”

    边颜愣怔了一下,还在思索他话题怎么突然跳转到了这儿,就看到覃胤板着脸语气僵硬的说:“别忘了你跟我还有雇佣合同,在我的身价没有因为你的作品上涨之前,你都必须得做我的贴身助理。”

    那简直是漫漫无期好吗?

    边颜一下子苦了脸,“那还得多久啊……”

    覃胤想到什么,偏过脸冷冰冰的说:“你也不要想着让薛言替你还钱给我,他在美国……”

    “我没有想让薛言帮我还钱给你。”边颜疑惑的说:“你怎么会这么想?”

    覃胤低头看她,眉头微微蹙着,“那天在机场,我看见你了。如果他从国外回来,你是不是就会跟他走了?”

    边颜想想觉得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给他接机?”

    覃胤眼神微变,遽然从沙发上起身,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