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养男爱豆_御宅屋 - 我不该心软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她来不及套上,只能把衣服捂在胸前,“你不能……”

    边颜的话只说到半截,撞见薛言此刻的模样,她登时危机感激增。

    他的衬衣全部解开了,露出大片胸膛和结实的腹肌,触目所及是柔韧光泽的肌理。他的目光在她大腿和腰腹上流连片刻,

    缓缓回到了她脸上。

    那种属于男性的注视让边颜脸颊发烫,越发想要把自己藏起来,狼狈之余又有些恼怒,“你出去!”

    薛言没有说话,反倒离得更近了一些。

    他一走进来,浴室本就不大的空间立刻就显得逼仄了。

    边颜气地跺脚,咬咬牙背过身动作迅速地套上衣服,拉链都没来得及拉,正弯着腰穿裤子,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男人的

    身躯压上来,感觉到臀部抵着的那个部位,她虎躯一震。

    这个姿势太危险了!

    她忙不迭地起身,刚站直了,背后的男人就重重地靠了上来,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把她挤到墙上。

    “薛言……”她慌乱的叫他。

    他比她高大的多,她那点挣扎的力气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稍稍施力就压得她动弹不得。边颜听见他的心跳声,顺着两

    人紧贴的身体传导到她的胸腔,震得她心脏发麻。

    后背一松,他解开了她的胸扣。

    边颜呼吸骤停,紧接着喉咙里就溢出了一声疼痛的闷哼。

    他的手探入前方,攥住了那雪白嫩软的两团,他的手很大,足以完全包裹住。男人身体的温度渐渐升高,低头吻着她温热

    的颈弯,像是对她心存怨恨似得,他捏的格外用力,滑腻的乳肉溢出指缝,边颜有种乳房即将被他揉碎的错觉。

    她尾音发颤,“放手……”

    薛言舌尖舔过她的耳垂,力道稍缓,如同安慰似得,他的拇指摁上她赤裸的乳尖,拨弄揉捻。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边颜小小的颤栗了一下,默不吭声地地埋下头。

    半秒后,他听见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

    薛言喉头鼓动,慢慢放开她。

    边颜低头扫了一眼胸前,可怜的两只被他捏的发红,凶残的指印触目惊心。她哆嗦着拉上拉链,又匆匆捡起裤子穿上。

    过分宽大的衣服套在她身上显得有些滑稽,边颜顾不得这些,踩着过长的裤脚企图绕过他往外走。

    薛言拉住她的手腕,嗓音低低的,“对不起。”

    她红着眼睛瞪他,一说话眼泪就往下掉,“边家倒了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吗?”

    他默然的凝视着她,唇色由于亲吻变深,越发衬得脸色苍白。

    半晌,他才轻声问:“就那么排斥我吗?”

    边颜的视线向下,触到他明显起了反应的下身,她的眼睛像是被烫到了,猛地撇开头。

    她忽然记起几年前,那时似乎也是被拒绝了,她负气离家出走,在同学家住了一周都没人来找她,而边至诚当时正在国外

    谈生意,除了老管家给她打了两个慰问电话,薛言当真是问都没问一声。

    后来在学校操场碰见了,同学故意大声说话引来他的注意,薛言清亮的眼睛扫过来,那一刻她心跳都停了。

    可他只是淡淡的瞥过她,随即旁若无人地跟着一个女生走了。

    她又生气又难过,还有一点难以形容的羞耻。

    她这边别别扭扭的等他来哄,结果别人根本没想搭理她。

    更拉不下脸回家了。

    周末她跟同学还有她哥哥在肯德基写作业,外面也是下了很大的雨,同学用胳膊碰了碰她,示意她看向窗外。

    薛言撑着伞站在马路对面,神情冰冷的看了眼她,又望了望同学的哥哥,转身就走。

    她意识到他是来接她的,一时间有些开心,见他越走越远急得不得了,连忙起身去追,嫌撑着伞不好跑步还把伞丢了。

    后来薛言把淋得跟落汤鸡似得她拎回家,丢进浴室里让她洗澡。

    边颜很坏心地关了门说一起洗。

    薛言一顿,冷笑着说好啊,然后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她完全没料到他答应的这么利落,还主动脱起了衣服,脸涨得通红。

    薛言看到她这样,牵了牵唇,停下解扣子的手转身拧门把。

    那时候他才十几岁,胸膛还有些单薄,因为淋了雨,裤子紧贴在身上,裆部有一块明显的凸起。

    她脑袋充血,好奇又害羞的伸手去摸。

    嗯,摸到了,硬硬软软的一根,带着男人的体温。

    薛言毫无防备,反应过来后猛地拍开她的手,很凶的瞪着她,俊脸微微发红。

    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吗?当年她在浴室里调戏了他,所以他现在就要调戏回来。

    边颜捏着拳头,正准备说点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之类的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茫然的搜寻了一下才想起放在之前衣服

    的口袋里,赶忙蹲下身捡起自己的衣服。

    是覃胤。

    她手忙脚乱的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覃胤愠怒的声音,“出来。”

    “?”

    边颜迟疑地走出浴室打开房门。

    覃胤果然就在门外,一张俊脸沉得发黑,肩膀有淋过雨的痕迹。

    或许是看见了她一身男人的衣服,他眼里的不悦几乎要溢出来。

    边颜先是心虚了一阵,随即又意识到,他直到现在还在跟踪她!

    薛言紧随着她步出浴室,他与站在门口的覃胤对望片刻,目光移到她身上。

    他说:“我不该心软的。”

    更喜欢谁

    边颜差点气死,他还后悔没继续强暴她了是不是。

    她非常敏锐的捕捉到了覃胤眼底闪过一抹阴沉,他明显听懂了……

    边颜委屈巴巴的望了他几眼,一副渴求被带走的模样。

    覃胤的视线在她胸前顿了顿,伸手摸摸她的半湿不干的头发,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语气还算轻柔,“怎么每次都弄得这

    么狼狈。”

    外套上沾着他的气息和体温,虽然很清楚他此刻很不高兴,说话的口吻也有点危险,但边颜还是被抚慰了。

    她捏捏他的手,小声说:“我们走吧。”

    覃胤揽过她的肩膀,微笑着对薛言说:“那薛总,我先带我女朋友回去了。”

    薛言没有出声。

    她裹着他的外套,躲在男人的庇护之下,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只差一步而已。

    假使那天他没有被周晓雯拖住,假使他如约回国,这个人根本没有机会提出那些协议,也没有机会继续跟她牵扯在一起。

    “你真的忘得了我吗?”那一对男女的脚步在走廊内停住,薛言摸过右手袖扣,解开,“十几年的感情,哪怕是恨我。”

    肩膀上的手紧了紧,边颜忧心的抬头看向覃胤。

    壁灯的莹莹光辉下,他半低着头,浓密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阴影,“如果下半辈子她只能跟我在一起,那么十几年的感

    情,也算不了什么。”

    一路驾车回酒店,车厢里的气氛一度十分紧张,覃胤把着方向盘扫了她几眼,那目光让边颜默默揪紧了衣领。

    刚踏入房间,覃胤立刻要求,“把衣服脱了。”

    边颜“哦”了一声,脱下他的外套还给他。

    他忍耐的闭闭眼,“我说薛言的衣服。”

    边颜为难的看看周围,“那我回我自己房间换吧。”

    “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吗?”

    她有些担心胸乳上的痕迹被他看到,“可是这里没有我能穿的衣服呀。”

    覃胤找到空调遥控器打开暖气,然后转身示意她可以开始脱了。

    边颜犹豫了一下,慢慢拉开家居服的拉链。果然刚一敞开衣服,覃胤的目光立刻就落在她胸脯上。

    她暗暗庆幸刚在车上偷偷扣上了胸罩。

    裤子也脱了,边颜有点不自在地抱起薛言的衣服,“这个放哪里?”

    覃胤从她怀里接过衣服,找了个纸袋装起来。

    “你要替我还给薛言吗?”边颜好奇他会怎么处理。

    “还给他?”覃胤冷笑,“回头让王浩拿去烧掉。”

    “……有点幼稚吧。”

    覃胤不悦的瞟了她一眼,“你穿过的衣服我怎么可能给他?”

    边颜想到什么,没忍住嘴角弯了弯。

    覃胤益发不悦,“笑什么?”

    “我想起艾黎说,你每次看到薛言,眼里都是嫉妒。”她笑出声,“我以前还没注意,今天一看,发现还真的是。”

    覃胤脸上的表情尴尬了一瞬,很快调整回冷淡的样子,他随手把袋子扔在沙发上,一步步欺近她,“嫉妒?我怎么会嫉

    妒。”

    他按着她圆润的裸肩,缓慢地低下头,看见她下意识的闭眼,勾着唇轻啄她的鼻尖,“他连亲你一下都要用强的,在我这

    里你却愿意拿工资换,是不是证明……”

    他放低了声音,带着些微的试探,“你现在更喜欢我?”

    边颜慢慢睁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瞳仁漆黑发亮,一瞬不瞬。

    她点点头。

    覃胤喉结动了动,耳根一下子烧红了。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边颜又想笑了。

    覃胤的表情也绷不住了,逃避似得把她的头按进怀里,嗓音发僵,“还不够,你过去有多喜欢他,我现在都要。”

    就这样还说不嫉妒。

    “我回忆了一下……感觉好难啊。”

    “……”

    “我听见你磨牙的声音了。”

    “……看来必须把他赶走才行。”

    边颜艰难地抬头,“啊?”

    覃胤扒下她的肩带,看见两团嫩乳上红红的掐痕,气的脸色发暗。

    边颜窘迫地用手去遮。

    “我要让他再也见不到你。”

    “……其实也不用弄得这么复杂。”

    覃胤蹙眉,神情带着疑问。

    “爱爱和亲亲的时候你不要扣我工资,我就更喜欢你了。”

    “……”

    (甚至感觉这里可以结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