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五十六章 五百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至然的這個建議看似有些消極,實則卻是目前的狀況之下的最佳選擇。
    南野秀人所捏造的這個蛛網組織走的是高大上的精英路線,一次主動接觸已經是示好的表現,
    再次接觸就顯得過於急切和刻意了。
    在林至然已經相對安全的局面下,按兵不動,等待時機……或許會為當前的局面帶來不期然的
    轉機。
    是以南野秀人思索了片刻,便同意了她的判斷,開始安排門羅的人手清理現場。
    在體內不明微生物的幫助下,那些整日混迹于街頭,只知道耍勇斗狠的小混混們有秩序地集結
    了起來,並展現出了軍隊般的服從和配合,以極高的效率清理了他們以及樸昌珉留下的痕跡,
    帶走了他們能帶走的所有東西,而後再度消失於街頭。
    在他們忙碌的同時,林至然與南野秀人交流了一下接下來的安排。
    考慮到凱恩的目的暫不明確,林至然本著負責的態度,並未告知南野秀人孵化實驗的真實進
    度,以及維德藥業的一系列「異常」,只是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居住情況與即將接受的訓練,
    並提醒南野秀人在注意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按計劃將克里斯和韓淳送到這邊。
    結束了這些瑣事的確認,林至然才掛斷了視頻電話。
    幾乎是她剛剛合上電腦,凱恩的手臂便從她身後環了上來,將她攬入了一個帶著煙草氣息的懷
    抱中。
    男人濕熱的氣息撲在她的頸窩,令她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
    儘管活動受限,林至然還是用手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沙發,示意他坐下。
    回應他的是一個落在肩頭的輕吻。
    「——坐好。」林至然開了口。
    凱恩收回了手,回到了她的身旁坐下,還鎮定自若地給自己倒了半杯酒。
    林至然看著他:「說吧。」
    「說什麼?」男人一邊手持高腳酒杯,輕輕搖晃著,一邊微微偏頭看她。
    那張輪廓鮮明、英氣十足的面孔在暖黃色燈光的照耀下猶如刀削斧鑿出的雕塑一般,極具美
    感。
    林至然被他這幅沉著冷靜的樣子逗樂了:「你瞞著我的所有事情。」
    凱恩沉默半晌,語帶哀求地:「……可是那些都過去了。」
    儘管他表現得弱小又委屈,但林至然卻還記得他忘情時下意識的霸道舉動,知道這個男人打從
    骨子裡就不是弱者,這些表露出來的卑微,不過是縝密思量之後的最優選擇。
    於是她只是拿起他放下的酒瓶,也給自己倒了半杯酒,好整以暇地道:「如果現在不說……那
    以後也就不用說了。」
    凱恩聞言,抿了一口酒。
    他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但林至然知道他正在思考。
    她给的选择其實很簡單:主動交代就能保有解釋的權利,如果事後她通過別的渠道了解到了什
    麼信息,他就沒有再解釋的餘地了。
    在這種二選一的局面下,凱恩沒過多久就做出了選擇。
    他靠進沙發背裡,一手轉著酒杯,眼睑微垂地望着林至然的方向,但视线却仿佛穿透了面前的
    她,看向了未知的远方。
    「讓我想想,該從哪裡開始說更合適……」
    塔斯克原本只是隨著定位裝置遠遠跟在那輛豪華紅色奔馳的後方,並在奔馳車停下之後與之保
    持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既能相對清楚地拍攝到那輛車周邊的情況,又不容易被對方發
    現。
    他本來以為這就是今天的全部收穫了,卻沒料到很快看到了一個大頭侏儒在車邊憑空出現,並
    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朝著一家汽車旅館走去。
    塔斯克通過隨身攜帶的高清攝像設備記錄下了發生的一切,並不受控制地緊張了起來。
    鏡頭中發生的一切無不講述著一個確定的事實:車內必然存在未在官方登錄的、能夠熟練使用
    自身能力的異變者。
    這一年來,隨著異變者數量的增加,異變者與當局的衝突也在不斷增加——儘管當局一直在用
    恐怖活動等說法掩飾這些人的存在,甚至在對內通報時,也會使用一些加工過的數據。
    但塔斯克是站在一線與異變者接觸的人員,也深知與異變者接觸的危險性。
    在異變防線的內部報告中,工作人員與這種未在官方登錄的、能夠熟練使用自身能力的異變者
    接觸時遭遇危險的幾率高達42.3%。
    能夠熟練使用自身能力代表著對能力有一定的認識和開發,未在官方登陸意味著拒絕官方的監
    管和幫助,這兩者疊加之後極易指向超出現代科學偵破手段的犯罪行為。畢竟,運用能力攫取
    金錢、權力、地位、名譽……是非常自然的選擇。
    他下意識地握緊了手中的方向盤,並在心中默念起工作手冊裡的接觸原則……
    儘管他知道這些書上的「原則」作用不大,就算是那些經驗老道的外勤人員,也很有可能會在
    任務中遭遇這樣或那樣的意外,但這種有所依憑的錯覺確實能夠舒緩一些緊張的情緒,讓人放
    鬆下來。
    而在緊張之外,他也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一絲絲的興奮——
    ——這就是他一直在紙面上打交道,卻一直無緣親眼一見的異變者們。
    這種緊張又興奮的狀態持續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才告停歇,他漸漸習慣了這種腎上腺素爆棚的緊
    張感,並意識到因為精神的高度集中,自己的肌肉有些過度緊張。
    他活動了一下四肢,舒展了一下周身的肌肉,以為自己就要這樣跟奔馳車里的目標耗上大半個
    晚上的時候,那輛車突然以一種極為突然的方式開動了。
    塔斯克有一瞬間的緊張,下意識地想要跟著發動車輛。但他很快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已經安
    裝了定位裝置,這才放鬆了些,等待奔馳車駛遠,才發動引擎跟上。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奔馳剛剛出發沒多久,就在一條長直線的中間停了下來。
    為了不引起車內人的注意,塔斯克只能硬著頭皮朝前開,一直開到路的拐角處,才趕忙找了個
    僻靜的位置停下,並在設備上關注著奔馳車的位置。
    令塔斯克感到安心的是:很快,奔馳車便再次發動起來,經過福特車停留的位置朝前開去。
    為了保險,他還是耐心等待了一段時間,才再次跟上。
    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樸昌珉的情緒已經完全平復了下來,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與姜哲秀交
    流的意思,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
    姜哲秀不時用餘光瞥向樸昌珉的方向,卻什麼話也不說。
    在姜哲秀第三次看向他的時候,樸昌珉終於忍不住了,轉頭瞪向姜哲秀:「好了!你不用再看
    我了!我會去跟私語者匯報的!告訴他都是我的問題!」
    「——我不是在看你。」姜哲秀的神情有些凝重:「後頭的那輛車……似乎一直跟著我們。」
    樸昌珉聞言看向了反光鏡,卻只能看見遠處的一團車頭燈射出的亮光:「——你能看清車
    牌?」
    「我看不清,但感覺像是同一輛車。」姜哲秀也不是很確定,「會不會是……他們?」
    若是之前發生這樣的事,樸昌珉大概會像離開校門時一樣,覺得是姜哲秀神經過敏,簡單地結
    束這個話題。
    但在經歷了今晚的談話之後,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的他下意識地緊張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是蛛網?」
    「……我不知道。」姜哲秀聞言也有點緊張,「怎麼辦?」
    樸昌珉閉著眼睛感覺了一下,挫敗地表示:「我本來想控制車內的設備看看情況,但是車在五
    百米外,我的能力發揮不了作用。」
    「如果直接調頭呢?」
    樸昌珉:「太明顯了。」
    姜哲秀想了想,將手機扔給樸昌珉:「找一個270度以上的彎道。」
    樸昌珉眼睛一亮,打開導航軟件搜索起來。
    不一會兒,他便找到了一處符合要求的大轉彎,只是距離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稍有些遠,距導
    航顯示還得開上二十來分鐘。
    他將軟件規劃的路線展示給姜哲秀看,見他點頭後方才讓軟件開始導航。
    此時的塔斯克有些困惑。
    他本以為奔馳車的主人是打算返回學校才開上了這條路,但就在距離學校只剩下不到五公里的
    時候,奔馳車突然拐向了另一個方向,朝著小鎮外面駛去。
    如果他僅剩的那點在學校學到的追蹤知識沒錯的話,對方很有可能是發現了他的追蹤行為,並
    在以這樣的方式試圖擺脫或者試探他。
    塔斯克思索片刻,做出了放棄追蹤的決定。
    一方面是考慮到他已經掌握到了車主人的身份信息,並不急於這一時,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在異變者面前,他這種沒怎麼出過外勤的菜鳥,還是不要托大的好。
    銀色福特車打著轉向燈駛向了與奔馳車不同的方向。
    一直通過後視鏡關注著後方燈光狀況的樸昌珉鬆了口氣:「我就覺得不會是他們,你過於緊張
    了。」
    姜哲秀不發一語地舔了舔唇角,突然猛轉方向盤調轉了車頭。
    樸昌珉被慣性狠狠的掼在車座上,下意識地握住了頭頂的把手,驚問道:「你幹什麼?」
    姜哲秀:「等到了五百米的範圍之內,你就接管那輛車讓它停下來。」
    樸昌珉愕然:「你瘋了嗎?私語者告誡我們不要在普通人面前使用能力。」
    「那就做得不像是在使用能力的樣子,」姜哲秀冷靜地吩咐:「發揮你的想象力,偽裝成剎車
    片失靈或者什麼機械故障都可以。」
    a書⒐↑んаìΤаηɡSんυωυ(塰棠書箼).てOм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