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Pǒ-①8.てǒм 第五十九章 现场调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股难言的焦虑感和危机感浮现心头。
    她见过这辆车。
    在南野秀人进行面见魅影之前的准备的时候,她就在门罗发来的监控录像中看到过这辆车……应该就在异变前线的人所乘坐的那辆车经过某路口之前不久。——之所以到现在都还记得,是因为她们为了找到与异变前线相关的蛛丝马迹,将有那辆跑车出现的视频片段反复看了无数遍。
    尽管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是否会有联系,但林至然还是立马联络了南野秀人,并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了对方。
    南野秀人的反应没有让她失望:「消息报出来已有段时间,我已通知门罗去查了,有消息会尽快通知你。」
    林至然放心了些,又询问了一下学校那边的情况。
    南野秀人让她先安心在那边避风头,学校这边他会摆平。至於克里斯和韩淳,他已经以「配合药物实验」为名通知两人打包行李,明天一早就会把两人派发去维德药业。
    他的语气淡然而笃定,林至然心头萦绕着的那股无名焦虑消散了大半。
    但她仍不放心,坐在床上又细细叮嘱了一些与调查以及学校事务方面的注意事项,这才挂断了电话。
    几乎是她刚刚放下电话,门口便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安吉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再度响起:「请问您现在要用餐吗?」
    林至然这次没有拒绝:「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安吉垂首站在门口,卡罗尔推着银质的餐车走了进来,在她身後,跟着一身劲装的莉迪亚。
    丝绒地板很软很厚实,餐车在移动的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卡罗尔让餐车停在了距离床沿二十公分左右的位置,而後没了动作。
    莉迪亚向前站了一步,先向林至然鞠了一躬,而後展示了手中的几只试管:「在用餐之前,请允许我采集一些血液作为样本。」
    老福特挂着他十年如一日的憨厚笑容,与餐厅里的每一位常客打过招呼,不忘示意厨房给他炸一份现炸薯条套餐,这才来到了最靠里的餐桌旁。
    「嘿,温蒂(Wendy),交男朋友了吗?」老福特没个正形地在餐桌旁坐下了。
    「不干你的事。」被他唤作温蒂的是一名中学生打扮的女孩,乱糟糟的红发和脸颊上的雀斑显得青春而富有活力。对方听到他的问题头也没抬,只是专心与面前的巧克力味圣代角力。
    「可不能这麽说,你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想我15岁的时候,都已经谈了第三个女朋友了!」老福特有些欠揍地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递给了温蒂。
    温蒂展开字条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陆龟2号报废,曾切断联络。
    温蒂将字条塞进了圣代里,用勺子舀着吞了进去。
    她把这口圣代吃完,才继续说道:「能不能不要再用这种做作的情报传递方法,还是说你就是喜欢看我吃纸?」
    老福特嘿嘿一笑,没有回答,但那笑容怎麽看都透着几分心虚。
    温蒂也不纠结,问起了正事:「详细情况呢?」
    老福特从袖口里抠出一个纽扣模样的信息存储设备,从桌子上滑给温蒂。
    温蒂随手接住钮扣,叮嘱道:「我会向上级汇报此事,你继续跟进,有消息及时联系。」
    伯纳诺对着摆在桌上的尸体解剖报告有些一筹莫展。
    报告显示,事故中的两名司机血液内都含有大量酒精成分,显然在事故发生前曾大量饮酒,完美满足了酒後驾车所引发的人间悲剧所需的前提条件。
    问题是福特车的车主并非窒息或灼烧致死,而是心脏受创,大量失血。
    更神奇的是,对扎入福特车主心脏的玻璃进行受力分析後,得出的结论是此人是自杀——考虑到其咽喉内的洁净程度,可以得知在起火之前,车主就自己用玻璃片捅穿了心脏。
    这不同寻常的结论直指事件背後还有故事……但究竟是什麽故事呢?
    「长官——调查结果出来了——」
    吉尔伯特充满朝气的声音打断了伯纳诺的沉思,他甚至等不了对方从传真室的门口跑到他跟前的这几秒钟,从椅子上站起来,几个跨步就挡在了吉尔伯特面前,夺过了他手中的文件,一目十行地阅读起来。
    ……出生於爱荷华州……父母在五岁时因一场山火而死亡……进了福利院……逃过一次……在福利院成长到十八岁……打工为生……有多个州的生活经历……伯纳诺很快得出了几个关键词:非本州出生、足迹跨越复数个州、独来独往、无稳定职业、混迹底层。
    再加上「死状蹊跷、现场受损、无目击证人」等不利因素,几乎可以去竞争「调查案件时警察最不愿意碰到的死者」第一名的位置。
    吉尔伯特站在他的对面,不方便倒着阅读,只期待地望着他:「长官,有线索吗?」
    伯纳诺大力地合上了文件夹,反手拍在了吉尔伯特的胸口。
    吉尔伯特接住了文件,并警觉地闭上了嘴。——现在去触伯纳诺的霉头可不是个好主意。
    伯纳诺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旁,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从衣兜里摸出钥匙丢给了吉尔伯特。
    「你开车,我们再去一次现场。」
    「原因呢?」林至然看着莉迪亚,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为了更精确地了解您的身体情况,然後有针对性地制定锻炼计划,以求用尽可能高的效率,达到尽可能好的效果。」
    林至然玩味地笑了一下:「……我要是不同意的话,你们就不让我吃饭了?」
    莉迪亚一愣,下意识地接道:「是为了您的锻炼计划着想……」
    林至然笑着朝她伸出了手:「我开个玩笑而已。抽吧,抽完我再吃。」
    一只装着留置针的手展示在了莉迪亚的面前,因为长期的压迫和多次的抽血,那只手的手背显得有些乌青,在惨白的肤色下格外渗人。
    莉迪亚抿了抿嘴,朝林至然走去。
    越是靠近林至然,她就越是能感觉到那股发自内心的亲昵与尊敬,她恨不能匍匐在对方的脚边,化成某种失去意志的存在,只跟随林至然的心念而动。——但她不能。
    莉迪亚捧起了林至然那清瘦、带着淤伤的手,心底一片柔软。
    她所景仰和憧憬的存在还只是一个脆弱的、会受伤的人类。
    她要保护祂。
    和维德药业里的其他人一起。
    莉迪亚小心地用针管抽出了留在管中,因药剂效果而保留着流动形态的那部分血液,然後动作迅速地将新鲜的血液采集进采血管中。
    林至然偏着头观察着她,发现她在操作的过程中一直全神贯注,眼睛一眨不眨,谨慎得让林至然不由得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在呼吸。
    「好了。」采集的血液刚刚漫过检查所需的刻度线,莉迪亚便飞快地拔掉了采血管,封了针,并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等完成了这一整套动作,她才猛地松了口气,那如释重负的模样,好似刚刚在处理的是一台危险又紧急的外科手术。
    林至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感染者在处理与自己相关的事情上的表现慎重,但莉迪亚画十字的举动引起了她的关注,她叫住了准备退开的莉迪亚,问她:「你是基督徒?」
    莉迪亚这才注意到自己那不合时宜的动作,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抱歉、我,我只是习惯了——」
    「没关系。」林至然示意她不用慌张,「我只是对像你这样曾经有信仰,现在追随我的人有些好奇而已。不介意的话,我们边吃边聊吧。」
    莉迪亚还没来得及回答,安吉便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她的身後,鞠了一躬後离开了。
    卡罗尔适时揭开了银质的餐盘盖,露出餐盘里形形色色的早餐,笑容可掬地询问道:「两位想用些什麽?」
    警车靠近了清理过後的案发现场。
    「保持距离」的黄色警示带圈出了事故发生的地点,碰撞和火焰给这条柏油马路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焦黑印记。
    但也仅此而已。
    在这个被搜证人员来回搜查过的地方,恐怕是真的没有什麽残留的线索了。
    但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
    「顺着福特车来的方向开,开慢一点。」吉尔伯特踩下刹车,准备停车时,伯纳诺开口说话了。
    尽管希望渺茫,但他还是想尽他最大的努力……去靠近这一出诡异「死亡」背後的真相。
    「所以,那是种什麽感觉呢?」林至然已经放下了餐具,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专注地注视着莉迪亚,「被转化的那一刻。」
    安吉和卡罗尔安静地收拾着餐具,轻巧的动作没有对她们的谈话造成任何干扰。
    「……但这真的很难描述。」莉迪亚十分为难地看着她,「它并没有造成什麽实质性的变化,甚至完全没有变化。我依然会和父母去教堂,依然会相信我之前所相信的东西。只是我会知道……在那之上,还有更重要的存在。」
    林至然不由得失笑:「你这样的描述,让我觉得我仿佛是一名渎神者。」
    「不不不,不是的!」莉迪亚赶忙挥手,在基督徒的体系中,「渎神者」可是一项相当严苛的指控,「您和……耶和华,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林至然话锋一转:「——却能够相提并论?」
    精心养护的警车缓慢地行驶在开阔的公路上。
    吉尔伯特不时瞥一眼副驾驶座的伯纳诺,指望对方能说出一句「开快点」或者「停车」,但对方的沉默总是令他失望。
    他们在福特车来的道路上,以事故现场为A点,以第一个分岔路口为B点,在AB点之间来回行驶多次了。
    天色愈发阴沉,豆大的雨点砸在了透明的车窗上,无力地顺着玻璃滑落。
    吉尔伯特打开了雨刷器的开关,它尽职尽责地工作起来。
    伯纳诺专注地注视着窗外,晃动的雨刷器映在他深色的瞳孔中,却无法分走他半分的注意力。
    又一次的余光扫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後,吉尔伯特舔了舔嘴唇,忍不住开口建议:「长官……」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思路。
    但他下半句话还没出口,伯纳诺就突然抬手示意他停车。
    训练出的身体先於头脑做出了反应,吉尔伯特飞快踩下了刹车。
    几乎是车刚刚停稳,伯纳诺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然後在十多步外的路缘处蹲下了。
    吉尔伯特知道他一定是发现了什麽,精神为之一振,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其中。
    但当他心急地想解开安全带时,却不慎把安全带锁上了。为了解决这个有些尴尬的乌龙,也为了更快地看到伯纳诺的发现,他整个人往下一沉,以一种十分滑稽的方式从安全带和车座之间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抱着「还好,伯纳诺没有看到这一幕」的庆幸,吉尔伯特小跑着来到了伯纳诺的身後,也看清了伯纳诺的发现是什麽。
    那是一块四四方方的金属碎块——说是碎块,是因为它足够平整,又有一定的厚度——正被伯纳诺隔着手帕捏在手中,细细观察着。
    而在伯纳诺的前方,还有更多的碎块在雨水的浸润下反射出点点微光。
    M.yiquwx.Co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