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六十章 孵化实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至然与莉迪亚的谈话没能继续下去,因为凯恩推门走了进来。
    他今天穿了一套藏蓝色隐金丝的西装,搭配暗粉色的衬衣与孔雀蓝的丝巾,与他平日里严肃内敛的穿衣风格差异极大,引得林至然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休息得如何?还适应吗?」凯恩似是没有意识到林至然的关注,只是大步走到林至然的身边,一手撑住林至然身侧的扶手,一手撩起她的发丝,低声在她耳旁询问道。
    隆起的肌肉,宽阔的胸膛,棱角分明的面孔……高大英俊的男人毫不遮掩地在林至然面前彰显着他的男性魅力,高雅的古龙水的气息充斥了林至然的鼻腔。
    林至然的脑海中亮起了一盏领地被入侵的红灯,她按住男人的胳膊,不动声色地将凯恩推远了些:「在加入他人谈话的时候,不应该注意一下是否有话题正在进行吗?」
    「原谅我,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看不见其他人的存在了。」凯恩随口说着足以令人面红耳赤的情话,在卡罗尔搬来的椅子上坐下了,「你们之前在聊什麽呢?」
    尽管他表情温和,语调平静,但包括林至然在内的四人都感受到了他自带的那股无形的气场。
    莉迪亚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却被林至然微笑着抢过话头:「——不是什麽值得探讨的话题,就让它结束吧。……一大早就过来这边,你没有工作要忙吗?」
    「确保你满意就是我最重要的工作。」凯恩微笑起来,浅灰色的双眸满溢着情意与温柔,「你可以先适应几天,然後再开始体能方面的训练。我有在为你安排一系列身体方面的测试,都是最顶级的检测设备,不是南野秀人那种级别的研究人员可以接触到的……」
    在两人说话时,安吉等人迅速地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房间。
    「谢谢,我确实很需要。」林至然坦然道,尽管现在还没出现任何孕期的生理反应,但孕激素的异常表现也确实令她心存疑虑。
    「是身体方面有什麽异常吗?」她的用词引起了凯恩的关注,对方的神情严肃起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将检查的时间提前……」
    「不用了。」林至然不清楚凯恩会对自己可能怀孕一事作何反应,为了不节外生枝,她选择了岔开话题:「安德鲁呢?」
    「——他正在监控一款药物的首测情况。」凯恩像是什麽都未察觉一般,配合林至然转换了话题。
    「——是『孵化实验』中的一环?」林至然意识到了什麽,顿时产生了兴趣,「我想去看看。」
    除了暂避与异变前线的冲突之外,林至然来到维德药业的这一行还有别的目标。
    搞清楚凯恩的诉求是其中之一,了解孵化实验的真实进展也是其中之一。
    这会儿碰上了正在进行的药物测试,林至然自然是想要去看看的。
    凯恩跟安德鲁联系了一下,确认实验还未开始後,便表示会带着林至然过去参观。
    安德鲁自然不会拒绝林至然的要求,满口答应下来,并主动表示会等林至然到了再开始实验。
    凯恩领着林至然走出房间,上了电梯。在这个过程中,凯恩一边走,一边自然地介绍着关於孵化实验的一些细节。
    经过凯恩的介绍,林至然了解到:在一般的药物实验之中,由於个人体质与身体情况存在差异,参与药物实验的测试人员可能会在服用药物後出现严重的药物反应,其中第一次服用药物的反应会尤其严重。因此,进行药物实验的机构会全程记录受测者的服药情况,首次服用药物後的24小时之内更是会有医护人员全程监控。
    而这种针对测试人员的高强度监控恰合了孵化实验中对感染者的监控诉求,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进行孵化实验的最佳时机——待测试药品、参与测试的人员、监控反应的医生都是现成的,维德药业需要做的,就是控制住药品检测人员,将原本待测试的药品和对照剂,都添加上保有活性的「原液」。
    林至然随着凯恩上到了地下8层。
    她走出电梯,便发现有一道坚硬的钢化玻璃将她所在的区域与主要的功能区隔开,两侧的玻璃向前延伸到一处透明的高台。她可以尽情地在这道玻璃的保护下纵览全局,却无法去到玻璃之外的空间。
    林至然不动声色地向前走去,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相较於11层的混搭,地下8层的风格倾向十分鲜明,深灰色的墙面被垂直的半透明材料分割成一个个敞亮的工作区域,每个区域内摆放着不尽相同的电子设备,浅蓝色全息投影的光亮使得空气中都仿佛充斥着冰冷的科技气息。
    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匆匆穿梭往来,不时打玻璃旁经过,却无暇朝林至然和凯恩投去哪怕一个眼神。
    林至然随口道:「这玻璃似乎没什麽意义。」
    凯恩含笑偏头,浅灰色的眼满溢温柔:「这道玻璃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主要是为了不对他们的工作造成干扰。」
    林至然微微一笑,似乎是接受了他的答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只是空气中残存的玻璃胶气息提醒着她,凯恩口中所说的「很长时间」……可能只是一个不可深究的虚指。
    林至然在凯恩的陪伴下上到了高台,与早在高台等候的安德鲁问好。
    安德鲁笑眯眯地躬身回礼,那慈祥的模样俨然是一位看见儿孙的生活幸福和美的长辈。
    等到林至然与凯恩双双落座,安德鲁也闲适地坐了回去,问出了和凯恩颇有默契的问题:「休息得还好吗?有没有什麽不适应的地方?」
    林至然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之前与他打交道时他所表现出的干练与理智上,不太适应他这慈眉善目的长者形象。但她不好抓着这一点小小的改变不放,只含糊地「唔」了一声,作为对他问题的回应,而後便直入主题地道:「可以开始了。」
    安德鲁点头,打开麦克风吩咐道:「可以接入信号了。」
    他话音刚落,高台四周那原本透明的玻璃墙顷刻间暗了下来,头顶亮起了温和的灯光,照亮了黑暗中的三人,而後暗色的「玻璃墙」逐一被点亮,一张张或放松、或紧张、或期待的脸被平铺着排开,映入林至然的眼帘。
    安德鲁同时介绍道:「我们在每个测试人员的房间都配备了一个专门的记录区,要求他们在每次服药的时候都留下对应的影像记录,现在接入的就是记录区的实时信号。为了防止药物失窃和成分失活等情况出现,我们都是定点配给药物,并要求当场服用记录……」
    他一边说话,一边通过控制台下达了分发药品的指令,画面中的近百张桌面齐齐亮起了绿色光点,测试人员们按下了绿色指示灯旁的一个按钮,一张小小的暗格被打开,里面躺着一只约六公分长,一根吸管粗细的深色口服药剂瓶。
    「口服药剂?」林至然提出疑问,「我以为你们会选择注射型的药物。」
    凯恩接过话头:「虽然说体内感染的所需剂量远小於口腔感染,但我们进行过实验注册的注射类药物种类有限,已经全部进行过转化了。这款辅助戒断药物原本是一款吸入式喷雾设计,但考虑到喷瓶的喷出并不稳定,我们重新提交了报告,更改了药物的包装方式。」
    林至然点头:「辛苦了。」
    她还在学校的时候,听过一些在药企实习的学长学姐抱怨FDA*的审批程序极其冗长与繁琐,凯恩轻描淡写的一句「重新提交了报告」,很可能就是几十人的团队不眠不休长达半个月的工作。
    「这是他们该做的。」凯恩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三人说话间,画面上的人们都陆续服用了药物,并向摄像头多角度地展示自己没有隐藏或拒服药物。
    「好了,接下来就是等待时间了。」安德鲁耸了耸肩,「如果说你们有别的安排的话,可以先去别的地方走走,一会儿再回来……」
    「我们在这里等就可以。」林至然没有接下安德鲁的调侃,「如果发生了转化,会有什麽明显的变化吗?」
    「噢,对,瞧我这记性,忘了您是第一次实际参与到孵化实验之中。」安德鲁下意识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是这样的,我们尝试过很多办法,但最终发现,科学的检测方法里,最可行的就是验血。」
    「——科学的检测方式里?」林至然敏锐地捕捉到了安德鲁微妙的用词,「也就是说,还有不科学的检测方法?」
    「可以这麽说。——但与其说是不科学的检测方法,不如说是暂时没有被科学所验证而已。」安德鲁的措辞十分谨慎,「——而且我相信,您对这种检测方式应该也很熟悉,毕竟您也经历了——包括我和凯恩先生在内——不少人的转化过程。」
    林至然听懂了安德鲁在说什麽:「……你是说,凭感觉?」
    「——我更愿意将之视作一种超出人类极限的信息摄取方式,就好像蝙蝠能够接收更广的音域,而许多鸟类能够分辨四种原色。」
    「……但这种检测方式恐怕不能透过视频信号吧?」林至然隐约意识到了什麽。
    「当然,」安德鲁微微一笑,「所以我们早就完成了实验所在机构的人员转化,我相信,他们所得到的一手讯息,是绝对准确的。」——
    (注释内容不收费)
    *FDA:全称FoodandDrugAdministration,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M.yiquwx.Co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