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Pǒ-①8.てǒм 第六十一章 维德药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了安德鲁的发言,林至然才注意到了那些站在测试人员身後的着装严谨的医护人员。
    与镜头间的距离和统一制式的防护设备降低了他们的在画面中的存在感,这会儿粗略一数,才发现每个房间里至少站着两个人,再乘以参与实验的人员数量,少说就是两百余人。
    再加上到凯恩之前提及的她能在这栋建筑物里接触到、已经被感染的两百余人,以及他随口带过的,已经进行过许多次的孵化实验……林至然心中一沉。
    尽管说,她确实是为了扩大实验规模,获取更多的有效数据,才冒着风险感染了凯恩和安德鲁,但在资本的助力之下进行如此迅速的扩张时非她意。
    「不会觉得……进度有点快吗?」林至然状似随意地问道。
    「快吗?」凯恩微笑着反问。
    林至然:「我能知道,到目前为止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了吗?」
    「你知道司伟得吗?」凯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抛出了一个新的疑问,「维德药业开发的一款号称能够预防NW射线对人体影响的免疫增强药品。」
    「听说过。」林至然决定顺着凯恩的话头往下,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麽药。
    凯恩朝林至然投去温和的视线:「那你知道司伟得一年在全球的销量是多少吗?」
    在听懂这句话的瞬间,林至然便感觉到了一股自头顶蹿下的电流,令她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
    她像是第一次认识凯恩一般,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人:「——你疯了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凯恩微笑起来,那笑容温和而富有魅力,却让林至然感到一阵发冷,「你放心,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只是想说,三千不到的感染者……真的不算多。」
    有了那番关於司伟得全球销量的对话做铺垫,在得到三千不到的感染者数字时,林至然着实松了口气。
    但与此同时,她也清醒地意识到:她「松了口气」的反应,正是凯恩提及司伟得销量的目的。
    这种被人把玩和摆弄的感觉并不算好,是以林至然没有对凯恩的发言做出回应,只是淡然地注视着凯恩的双眼。
    通过与不同感染者的相处,她也总结出了一些普遍的规律,比如说她的情绪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带动感染者的情绪,而她长时间的注视会让感染者感受到压力。
    凯恩一开始还能保持与她的眼神交流,但很快便眼神闪烁,尽管仍能勉强保持对视的状态,但收紧的下颌肌肉昭示着为了维持这样的状态……他并不轻松。
    作为感染者的一员,安德鲁也感受到了萦绕身旁的凝重气氛,他不敢正面反抗林至然,於是眼珠子转了转,在重压之下尝试着岔开话题:「距离转化还有一些时间,您想看看『原液』保存与加工的实验室吗?」
    林至然瞥了安德鲁一眼,不再揪着凯恩带来的一点微小不悦不放,顺水推舟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兴趣。
    「安德鲁还有他的工作,我带你去看吧。」从压力中释放出的凯恩很快恢复了状态,并若无其事地朝林至然发出了邀请。
    林至然点头。
    得到了林至然的首肯,凯恩先一步起身,而後优雅地朝林至然伸出了手。
    林至然拉着凯恩的手站了起来。
    男人身上的古龙水气息顺势钻入鼻腔,淡雅好闻……却不容抗拒。
    林至然垂下眼睑,用余光看着凯恩整理袖扣的手指,静静思量着。——既不是初被感染时的紧张无措,也不是伪装出的弱小哀怨,更不是动情时的强势放纵。
    现在她所看见的……这个集温和与狡诈於一体,兼具涵养与城府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凯恩·维德。
    「嘿,我是塔斯克……」
    听了近百遍的语音信箱提示音再一次响起,哈根烦躁地挂断了电话。
    分明在昨天下午,塔斯克才就伽马4号目标寻求过他的帮助,可当他花了一天时间,紧赶慢赶地整理好了对方所需要资料,就联系不上人了。
    他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不敢轻易下判断——毕竟,才过去了24个小时不到……能发生什麽大的变故呢?
    他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焦躁不安地拨打着塔斯克的电话。
    「嘿,我是塔斯克……」
    在又一次拨通了对方的语音信箱之後,哈根终於决定不再等待。他要去找其他人问问情况……哪怕最後发现只是他过於敏感了,也比呆在房间里焦躁不安来得强。
    林至然在凯恩的带领下,来到了地下9层。
    林至然上回就是被安德鲁带到了地下9层,与凯恩交接後再去到的地下11层,是以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一层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她对整个地下空间的大小没有概念,是以并没有在意那由深色的弧形钢板所圈出的类似「电梯间」的空间似乎有些狭小,这次再来时,她已经见识过了8层与11层的空旷,便下意识地猜测起……这钢板之後所圈住的,是一片多麽特殊的空间。
    凯恩从她的脸上读出了她的期待,伸手帮她捋了一下额边的碎发:「你退後一点。」
    林至然松开了他的手臂,往後退了一步,而凯恩则向前一步,踩上了某个特殊的区域。
    几道幽幽的蓝光扫过凯恩的身体,柔和的电子音响起:「身份验证……通过。欢迎您,凯恩·维德先生。」
    浑然一体的弧形钢板上出现了一道缝隙,并朝两侧缓缓拉开。
    林至然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是说……这部手机是被人『撕』开的?」伯纳诺皱着眉,看向证物分析科的同事。
    「不,我说的是,它『很像』是被人撕开的。」同事用镊子夹起一块伯纳诺带来的手机残骸,向伯纳诺展示起来,「你看到这个断面上的层次了吗?还有这粗糙的边缘?」
    伯纳诺不明所以地点头,在灯光的照耀下,同事所提到的断面层次和粗糙边缘都十分明显。
    「切割、劈砍、挤压、拉扯都不可能在手机材料上形成这种效果……事实上,我想不出任何方式,能够在手机这种坚硬的物体上,留下这种近乎於纸张撕扯的效果。」同事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操作电脑,打开了一张「纸张撕扯断面」的三维放大图。
    伯纳诺注视着电脑中被几十倍放大後的纸张的崎岖边缘,那不同层次的纤维断裂後所形成的层次,以及断裂处的粗糙质感,都与他面前的手机残骸极为相似。
    钢板停止了运动,在林至然的面前,出现了一条足以供两人并肩而行的通道。
    说是通道并不是因为它通往某个更为广阔的空间,而是因为这彻彻底底是一条悬空的封闭通道,除了下方用钢板封住之外,两侧及头顶都是密不透风的透明材料。
    而通过两侧的透明材料,林至然能够看见通道之下是一处与11层大小相仿的开阔空间,空间里规整地放置着一些医疗设备,还有人不停地来往穿梭着。
    凯恩伸手邀请林至然与他一同向前,林至然却没有伸手。
    「从今往後,我都只能隔着玻璃看人了吗?」她淡淡发问,语气中听不出喜怒。
    「怎麽会呢。」凯恩站在门口,垂手侍立着,显得十分温顺,「只是通往10层的入口不在我们所在的这一侧,那条路……人多眼杂,不太安全。」
    「要是人多眼杂,你怎麽保证这些人的出入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呢?」林至然没有那麽轻易买账。
    「他们不用出入,就在这里生活。」凯恩淡淡道,示意林至然朝里看,「看到最左边的那一排房间了吗?那就是他们在这里的住所。」
    林至然一愣:「他们住在这里?」
    「对。我们先进去,然後我再跟你详细解释,好吗?」凯恩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走进通道,随着两人的进入,身後的钢板缓缓闭合,林至然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钢板虽然合上了,却仍能感觉到有细微的气流通过,并不会显得逼仄。
    林至然:「说吧。」
    「我不知道你对维德家的历史了解多少。」凯恩握着林至然的手,用的是五指交叉的那种握法,他好听的声音伴随着掌心的温度,令林至然都不由得生出了几分被人宠爱着的满足感,「在生化研究还不发达,对药物有效成分的理解并不到位的那个年代,药物制成过程的保密与否是决定一家药企能否延续的关键。只是随着科学与工业的发展,药物专利的逐渐健全,还有等效替代药物的出现,药企的生存关键才逐渐由独家掌控的制成过程向更科学、更高效的药物生产与研发方式转变。」
    「你现在所看到的,便是维德药业从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保密工厂——当然,设备和居住环境,我早已让人翻新过。现在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最早感染、同时也是维德药业最为出色的研究人员,他们全都自愿签订了长期的保密工作协议,以一种与世隔绝的方式在此生活,并完成研究。」
    林至然只觉难以置信:「……完全与世隔绝吗?那他们该如何获取生活必需品?」
    凯恩伸手指向远方的一排粗犷的金属管道,「那是进行内外物资交换的通道,每周一次,会有专人进行物资的登记与分发。」
    「这不是……坐牢吗?」
    「没有人强制他们这样做,他们聚集於此,完全是出於内心的渴望与自愿的选择。」凯恩指向一处人群聚集的场所,「你看那里。」
    林至然随着凯恩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十余名穿着白大褂的男男女女正在围着一台机器争论着什麽,那种热烈与投入的氛围,是每一名醉心於研究的学者见了都会心向往之的。
    但她的注意力很快被离那群人有一点距离的另外一对男女吸引了,两人似乎是发生了口角,情绪都颇为激动,眼看就要大打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着黑色长衫的女性匆匆赶来,右手俯在胸口,略略躬身行了个礼,口中念叨了一句什麽。
    那两名情绪激动的男女见状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同时还以相同的礼节。
    这仪式感十足的互动引起了林至然的好奇,她指着那名穿着黑衣的女性,问道:「那是什麽人?」
    M.yiquwx.Co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