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六十三章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福特清理餐桌的时候,余光看见门外有一名穿着西服的中年人急匆匆地朝餐厅走来。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来到了距离门口最近的那张餐桌边,清理起来。
    在他清理的时候,那名中年人匆匆走到了餐桌边坐下,也不看菜单便道:“福特先生,给我来一个芝士牛肉堡和一份大薯条,多放生菜。”
    老福特笑呵呵地写了张单子,随手放在了经过的服务员手里端的餐盘里,一边慢腾腾地清理着,一边跟他闲聊:“忙着谈生意去?”
    “别提了。”对方叹了口气,抽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故你知道吧?那倒霉鬼昨天才刚到灰鹅镇,想租里奇家的房子。所有事情都谈得差不多,就差今天签约了,结果出了这档事。”
    老福特适当流露出几分关心来:“哦?”
    “你不知道吗?”中年男人有些惊讶,“说起来,那人还是你介绍的呢。”
    “你等等、我们再、再梳理一遍,”朴昌珉咽了口口水,一副竭尽全力稳定心神的模样,“你的意思是……这个‘塔斯克’,根本不是什么蛛网的节点,而是异变防线的工作人员……”
    “这么明显的事实,就不要再纠结了。”姜哲秀表现得十分镇定,但不断抖动的脚透露了他内心深处的不安,“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更严重的问题是:塔斯克究竟在哪里?”
    朴昌珉从他不同寻常的语气中听出了别的意思,迟疑地发问:“……什么意思?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姜哲秀抿了抿唇,那唇上毫无血色:“我们昨晚才跟他见过面,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而今天……他就失踪了——是,我们是什么也没做,但你觉得……会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说法?”
    被一道气压门所隔开的狭窄地下室内,昏黄的灯光盈满了房间,照亮了塞满整个空间的铁黑色机箱和那个盘腿坐在一堆软垫上的叼着糖果的红发女孩。
    温蒂十指如飞地操作着键盘,在纯黑的屏幕上输入一行行代码。
    设备内置的安全通话通路突然跳了出来,温蒂瞟了一眼来电者的代码,扒拉过耳机挂在头上,选择了接通:“这里是O2,请声明身份及来意。”
    “U9,更新情报。”老福特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高度怀疑陆龟2号已经死亡,为今早发生在榆林路的车祸事故中死亡的的福特车主。”
    “今早的事故……”温蒂嘴里含着糖果,吐词有些不清晰,“到现在也有好几个小时了,网上最早的报导甚至出现在我去找你之前。”
    “是我的问题,我听到警方内部交流说是一起酒后驾车的事故,便认定死者不是陆龟2号。”老福特没有任何推诿责任的意思,直截了当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会在月度报告中总结这次的错误,但当务之急是要与地方警察交接案件……”
    “放轻松,”温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没有先入为主的错误,得到情报的第一时间就通过陆龟2号留在汽车租赁公司的信息确认了他的身份,也已经向上级汇报过了。如果说没什么意外的话,接手案件的人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啊……哦……”老福特闻言顿时卡了壳,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发起了“恶人先告状”的质问:“——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我差点就要冲到你家去告诉你这个消息了。”
    “我‘本可以’早点告诉你的,就像你‘本可以’不用纸给我传递消息一样。”温蒂笑得咧开了嘴,后槽牙稍稍用力,咬碎了口中的糖果,糖果与牙齿碰撞的声响被耳麦收录进去,成为了声音的噪点,令她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失真的感觉,“如果希望我今后都及时跟你同步情报,那就请你不要再借着传递情报的机会让我吃纸,劝我谈恋爱,找男友。我们只是同事,并没有熟悉到那样的程度。”
    “……”老福特沉默了好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天呐,抱歉,我不知道你这么反感那些举动。”
    “我知道这是你角色塑造的需要,也尊重你的工作方式,但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更恰当的沟通方式。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记住:我只是看上去十五岁,不是真的只有十五岁。”
    温蒂说完这话便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厕所里的老福特对着手里的防水卫星电话一脸懵逼。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究竟多少岁啊……”老福特一边咕哝着,一边将电话塞回防水袋里装好,放入马桶后方的一处空洞内,再将掩饰用的瓷砖原封不动地盖上。
    警车停在了灰鹅镇警局的门前。
    伯纳诺从警车上下来,吉尔伯特自觉地发动车辆往停车场开去。
    “嘿,今天怎么样?”一名老伙计看到了他,抬手跟他打招呼。
    “还能怎么样?”伯纳诺无奈地笑着,半郁闷半开玩笑地回应道:“不就跟感觉自己知道了很多新信息,但没一个能真正用上的。”
    “那你可以跟FBI的人详细聊聊,他们手里说不定有你所不知道的新情报。”老伙计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胳膊,“也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这才多久,又碰上一个要转交FBI的大案。”
    伯纳诺的笑容在听到“FBI”这个词的同时就从他脸上消失了,但他尚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将这股愤怒表露出来,只是点头示意他知道了,并掏出了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
    吉尔伯特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理应早就进警局的伯纳诺站在路边朝他招手。
    ——该不会是在等他吧?
    吉尔伯特受宠若惊地想道,心里打鼓地琢磨起要如何感谢长官的这份看重。
    可还没等他琢磨好自己的致谢词,伯纳诺便不耐烦地催促起来:“没长腿还是怎么回事?几步路用走这么久吗?用滚的也该到了!”
    吉尔伯特赶忙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伯纳诺的身边站好。
    伯纳诺拉着他的胳膊,拽着他走进了一旁的小巷里,在吉尔伯特提出疑问之前便低声吩咐道:“你先进去,把枪和车还了,如果有人问你我去哪了,你就说我有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吉尔伯特有些犯懵,显然没听明白这一通操作的目的。
    “等你离开警局之后,给我打个电话,把你的所见所闻都复述给我,尽可能地详细和全面。”伯纳诺继续吩咐着,“如果他们找你打听更具体的情况,你就说你在两个街区外就把我给放下了,没注意我到底去哪了,让他们直接跟我联系。听懂了吗?”
    “——听懂了。”在被伯纳诺推攘出小巷之前,吉尔伯特挣扎着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可是……这都是为什么呢?”
    “我就是想搞清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胡安·施密特、哈根·亚当斯、卡拉·林……这些人的事都还没个结果,就又来了这么一出。”伯纳诺面色阴沉,“他们可能以为我跟那些偏远小镇的警长没什么区别,就是个上班吹牛下班喝酒的吉祥物。——但我不一样,我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好糊弄。”
    沿着地下9层的玻璃廊道上参观完了地下10层的“与世隔绝的小城”后,林至然又跟着凯恩回到了安德鲁所在的地下8层,看到摄像头之中,那些刚刚完成了“转化过程”的新任感染者们或激动或迷茫地与他们身后的“感染者前辈”进行互动。好书請上:XRouRouWu.C0M
    随着监控设备旁一个个绿色的指示灯亮起,安德鲁松了口气,指着指示灯向林至然解释:“我们给每个房间里的‘转化负责人’都发放了一个可触发式按钮,在他们确认待测试人员完成转化后,便会通过按钮发送信号——”
    他话音未落,在整齐的绿色光点中,慢慢悠悠地出现了一个黄色的光点。
    林至然的疑问适时响起:“那黄色代表的是?”
    “——出现不明原因的未感染个体。”安德鲁一边回答,一边随着林至然的视线,将视线停在了那个黄色光点所对应的画面上,画面中是一名矮小偏胖的黑人妇女,她留着黑人常见的爆炸头,鼻翼上还有一个半公分大的黑色痦子,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抱歉,我要先处理一下这边的情况。”安德鲁简单地道了声歉,便戴上耳麦,进入了专注的工作状态,迅速地朝耳麦所连接的另一端下达着命令。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黑人妇女身后的一名医护人员离开了房间,片刻后,又带着两名研究员打扮的工作人员进入房间,开始与对方进行交涉。
    黑人妇女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发展有些诡异,只在一开始表达了对对方不经许可便闯入房间的抗议,但在听说自己入选了一种报酬更高的药物实验后,便很快放下了一开始那点小小的不悦,了解起参与新实验的细则。
    林至然注视着画面中的黑人女性,轻声问道:“她会怎么样?”
    “噢。”凯恩把玩着林至然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答道:“跟现在没什么不同,只是在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接受一些更加精密的检查而已。”
    林至然转头看向凯恩,试图看透这个男人轻描淡写的言语之中所蕴藏的深意。
    “放心。”凯恩拉起她的手,轻轻一吻,“我会找出原因,帮你排除掉可能的危险,你只需要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就好了。”——
    纠错:(这部分内容不收费)
    第六十一章中提到的免疫增强药物“司伟得”应为“科莫亨”。
    忘记自己已经起过一次名字了泪奔OAQ。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