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гoūRòūωū,ΟRG 序章异变初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阅读t验考虑,文中英美语系的人名仅在名字第一次出现时标记原拼写,之后都将采用其对应音译。)
    华盛顿时间2043年8月31日晚21时47分06秒,世界各地的天文台同时观测到了太yan活动激增,并且在太yan光中观测到了数种之前未被发现的特异s线。
    各国政府如临大敌,启动了一系列防护措施,并在第一时间展开了针对未知s线的研究。在经过研究分析基本确保该s线不会导致人类灭绝后,各国的物理学家将未知s线分为了四种,并分别命名为nws线ivi型,然后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对ivi型新异s线的研究。
    而在相应研究展开后的一年中,各地开始逐步涌现出产生了新的x状分化的动植物。于是,生物行业的从业者们也热烈地投入了相应的研究之中。
    林至然是一名生活在马萨诸塞州的在读生物学博士,正在准备她的博士毕业论文《nwvi型s线对蜂后发育各阶段的影响》。
    为了完成这篇论文,她将实验对象分成了六个组,使用nwvi型s线分别照s蜂后发育的不同时期,并且在六个组中又细分出了十二个不同的时间段。尽管实验室的nwvi型s线的控制已经实现了智能化,但也使得她必须二十四小时呆在实验室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实验室察看蜂后状态并记录数据。
    好在,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帮手,实验室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师弟也选择了类似的研究方向,并很愿意作为论文的第二署名参与到实验中,但作为交换,每周的一三五的下午要来实验室代替林至然值班。
    周三下午四点零五分,金发碧眼的师弟如往常一样准时迟到了五分钟。
    他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孵化室,果然看见林至然穿着无菌服拿着喂食器在饲喂蜂后。
    林至然从玻璃的反光中看见了师弟的身影,她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开口:“晚上好,克里斯(chris)。”
    “晚上好,卡拉(kara),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克里斯很快地完成了无菌程序,走到了林至然的身边。
    kara是林至然的英文名,但被叫到名字的林至然并没有回应他,只专注地用喂食器jing准地将专门调配的蜂r(蜂王浆),推到繁育用的简易蜂房的王台之上。
    完成了这个动作后,林至然关闭了饲喂口,然后淡淡地看了这高大的师弟一眼,微微一偏头,示意他靠边站站。
    克里斯苦笑着往旁边退了一步:“卡拉,你可以相信我,我发誓不会再犯一样的错误了。”
    克里斯半个月前的一次误c作,直接导致实验组的一名蜂后si亡,尽管林至然准备了备用的实验组,没有对实验进度造成太大影响。但在那之后,林至然就不再将饲喂蜂后的任务交付给克里斯。
    “你敢以上帝之名起誓吗?”林至然淡淡说道,然后打开了另一个繁育室的饲喂口,重复着同样的c作。
    克里斯皱了皱鼻子,下意识地触碰了一下x口的十字架,不再说话了。
    结束了一轮喂食,林至然照例交代了一番数据记录的注意事项,然后便开始脱无菌服。
    “卡拉,”克里斯叫住了她:“今年的毕业舞会,你有舞伴了吗?”
    林至然脱无菌服的动作都没有停顿一下:“我不参加毕业舞会。”
    克里斯瞪大了他好看的绿眼睛:“你一定是疯了,没有人会不参加毕业舞会。”
    林至然闻言,露出了一个极淡的笑容:“那可能……我并不是人吧。”
    “好吧好吧,”克里斯翻了个白眼:“可是这样的话,我该怎么跟威廉(william)交代呢?”
    “那是你的事。”林至然穿上了自己的牛仔外套,打算离开。
    克里斯再次叫住了她:“嘿,还有一件事。”
    林至然:“嗯?”
    克里斯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被蜇伤的地方,没什么事吧?”
    林至然闻言,下意识地抬起左手看了一眼,在那实验室养出的惨白皮肤上,有一个浅浅的红se小点。
    那是克里斯的失误c作导致的后果之二。
    她看一眼便放下了手,不在意地边走边说:“没事。又或许——要被多蛰几次才知道有没有事*。”
    她身后的克里斯没好气地:“嘿,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林至然走出了学校的范围,走上了一条通往街区的小径。尽管有分配的留学生宿舍,但她并没有选择住学校,而是选择了在学校旁边租上一幢独门独户的房屋,一来她不耐烦经营人际关系,二来也方便她的一些日常需求。
    林至然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索着要不要绕路去一趟便利店囤积些食物——近来她总能感觉到一gu难以言喻的饥饿,仿佛她的胃里无端生出了一个大洞,多少食物都无法填满它。
    就在她犹豫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打消了她绕路的想法,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就在林至然转过最后一个街角时,她看见就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门口,伫立着一个戴着兜帽的男x身影。
    林至然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左手伸进包里,握住了格洛克g19的手柄,调整了一下角度,才继续往前走。
    作为以娇小温驯闻名的华人nvx,林至然从不低估在异国他乡生存可能遭遇的风险。
    又走了几步,林至然认出了这大雨天在家门口ch0u烟的男x的身份——那是她半个月前为了纾解x慾而找的一名男妓。
    虽然认出了来人的身份,但这却让林至然觉得更古怪了:她可没富有到会有男妓主动上门求温暖的程度。
    但考虑到是认识的人,而且叫警察必然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林至然衡量了一番利弊,在距离对方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几乎是她停下脚步的同时,对方就看了过来,在看清是她后,眼睛一亮,就要朝她走来。
    林至然果断地掏出了枪:“停下。”
    对方一愣,摘下了兜帽,露出那张还算帅气的脸,有些急切地:“是我,凯文(kevin),这个月八号我们见过的,记得吗?”
    林至然的手没有丝毫抖动:“我记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凯文?”
    凯文显得十分紧张:“我——我知道这很突然,但请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见你——”
    林至然:“什么意思?”
    凯文按捺不住地向前了一步:“——我,我这些日子都在想你,我快发疯了——”
    林至然迅速往后退了两步:“站住,你如果再靠近的话,我就真的开枪了。我不是小nv孩了,凯文,我不会相信这种莫名其妙的蠢话。你到底想要什么,钱吗?”
    凯文痛苦地抓挠着头发:“——不是,我——我只是想要见你——想要你——想和你——”
    林至然观察着他的举动:“你生病了吗?凯文?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医生。”
    sheny1n从凯文的喉中溢出,他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不,我没有生病!我——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不行吗?”
    林至然:“我没有任何理由跟你在一起,也不会跟你在一起。凯文,那只是一次交易,而交易已经结束了。”
    凯文骤然冷静了下来:“那只是一次交易?”
    林至然:“是的。”
    凯文:“你也不会跟我在一起?”
    林至然:“——是的。”
    一串破碎不成音的声响自凯文的x腔中泄出,他的手伸出腰侧,掏出了一把枪。
    林至然握紧了手中的枪:“凯文,你冷静一点——”
    她话音未落,枪声便响了起来。
    凯文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下了。
    林至然缓缓放下手中的枪。
    她没有开枪,是凯文拿着枪朝他自己的脑子开了个洞。
    人们受到枪声的惊扰,朝这边聚拢。
    有人类的惊呼声响起。
    不久后,警笛声响起,并朝此处靠近。
    从始至终,林至然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红白夹杂的yet从凯文的脑部流出,被雨水冲刷成一块暗红se的扇面,然后与其他w物汇聚起来,一起流入排水g0u。
    *:蜂毒过敏属特异x过敏反应,又称变态反应、超敏反应。其反应有一定的规律x,当首次或最初几次蜜蜂蜇针刺入人t后,机t可无反应或反应较轻微;而多次受蜜蜂蜇刺后抗原逐渐增加,由于抗原和抗t相结合,使预先形成的附着在肥大细胞嗜碱x粒细胞上的免疫球蛋白e分子结合的抗t(嗜细胞x抗t),触发了细胞内贮藏的生物活x物质的释放(组织胺、嗜碱x粒细胞超化因子、前列腺素等),从而引起局部反应和全身反应。以后随机t对蜂毒免疫力的产生,过敏反应又消失。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