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一章异样的渴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警探乔治·伯纳诺(georges  bernanos)来说,今天是个难熬的日子。
    他本来可以准点下班,开警车去两个街区外的小学接自己的小儿子下课——谢天谢地,小儿子还小,还能t会那种坐着警车招摇过市的快乐,要是再大一点,恐怕也会像他的两个哥哥一样皱着眉头装作不认识他。
    但这温馨的安排被几个街区外的枪声给打断了,紧接而来的就是不断响起的报警讯息和出警铃声,作为这个街区里资历最老的警探,伯纳诺当仁不让地坐上了警车。
    和他一起出警的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小伙子,好像是叫什麽吉尔伯特(gilbert)——一个慌慌张张的,连讲话都会紧张结巴的小个子。他曾和老伙计打趣说:“这小子要是碰到匪徒,指不定会把自己的脚趾头给s穿”。
    他这会儿只想尽快赶到现场,没有调侃吉尔伯特的心思,但对方显然没有t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光是给车cha上车钥匙就用了快半分钟,还险些要在没解除手刹的情况下踩油门。
    这种种出格的举动让伯纳诺不得不拿出平时对待吉尔伯特的态度,大吼道:“嘿,有熊在背后追你吗?整理好你的脑子!”
    被吼了一声的吉尔伯特似乎找回了一点状态,虽然还是一度把雨刷开成了远光灯,但终究没犯下把油门当刹车踩的错误。
    伯纳诺不得不迫使自己全程看向窗外,以防止自己再看到什麽缺心眼的举动,而忍不住给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小伙子来上一巴掌。
    警车驶入事发的第二街区,在路旁观望的人们自发地给警车让出了一条勉强能够通行的空档。
    “该si。”看见人群中还有带着孩子的父亲,伯纳诺随口嘟嚷了一句,“这可不是能让孩子看的画面。”
    顺着人群露出的缝隙,伯纳诺一眼就瞧见了躺在地上的尸t,和从尸t脑部延伸而出的暗红的大片血迹。
    距离尸t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有点苍白的亚洲nv人,个子不高,全身都被打sh了。他对这个租了里奇(leech)家的房子的nv人有点印象,早上巡逻时时常能看见她不紧不慢地朝学校走。
    为了保证现场不被破坏,警车在距离尸t还有二十米远的位置停下了,伯纳诺下了车,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那是一具被爆了头的尸t,尸t的手里握着一支枪。
    噢,一个找si鬼。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掏出警徽,朝那名亚洲nv人走去:“乔治·伯纳诺,警探,可以请你回局里走一趟吗?”
    那nv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来,伯纳诺看清了她的长相,但他对亚洲nvx面容的识别度并不高,以至于除了对方那薄得过分之外的两片唇外,他没有注意到任何突出的特点。
    “可以。”薄唇的主人回应了,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现在就去吗?”
    “稍等片刻,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你问吧。”
    “你介意录音录像吗?”伯纳诺调出了警用终端,“记忆总是不如录像来得jing确。”
    nv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我不介意。”
    伯纳诺点点头:“请问怎么称呼您?”
    “卡拉。”nv人的回答很简洁,“我在mau读书,住在里奇先生的房子里。”
    “我知道,里奇跟我提到过你。你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对吗?”
    “是的。”
    “si者是谁?跟你有没有关系?”
    “他说自己叫凯文,是一名……服务行业的从业者。半个月前我向他购买过一次服务。”
    从卡拉拐弯抹角的表达中,伯纳诺隐约猜到了男人的身份,却还是得进一步明确:“什么服务?”
    “x服务。”卡拉故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伯纳诺点着头,转向了下一个问题:“你们的关系是怎么开始的?维持了多长时间呢?”
    “就那一次,是他在交友软件上主动找我的,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今天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说他想见我,想跟我交往,我没有同意,他就掏出了枪——”
    伯纳诺想了想:“能让我看看那软件吗?”
    卡拉掏出手机,打开了软件,并将手机交给伯纳诺。伯纳诺在询问了卡拉的意见后,拍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
    通过聊天记录来看,这确实是一次你情我愿的一锤子买卖,但值得注意的是:从昨晚开始,凯文就不停地在给卡拉发消息,抒发自己对卡拉的ai意,并请求与卡拉再次见面。但由于卡拉并未打开软件的通知,她并不知道有这回事发生,因此她刚打开手机的时候,也因为凯文连番轰炸的消息而有些惊讶。
    伯纳诺看着凯文发来的满屏的“想见你”,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这算什么落伍的电视连续剧?卖d鸭子找到了真ai?
    “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卡拉的问话将伯纳诺拉回了现实,他将手机还给了卡拉,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并示意卡拉看向吉尔伯特的方向——可怜的吉尔伯特正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抱着几根警用隔离杆四下游走着。
    “感谢您的配合,剩下的问题得麻烦您去一趟警局。那位是我的同事——吉尔伯特,他会带你过去。——嘿,吉尔伯特!”
    正和隔离杆搏斗的吉尔伯特听见伯纳诺的声音,下意识地转头,便看见伯纳诺和卡拉一齐看着他,吉尔伯特紧张地吞了口唾沫,并挥手回应,却差点将架设好的隔离带破坏。
    “别看他这个样子,”伯纳诺转过头看向卡拉,自信地朝对方展露出他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将手虚放在对方的身后,领着她朝警车走去,“他可是咱们警局的明日之星。你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没有什麽好担心的。——嘿,吉尔伯特,带这位nv士去警局坐会儿,做一个常规笔录——”
    吉尔伯特仍在忙活着布置隔离杆的事,直到伯纳诺的这句话说完,他才像是猛然惊醒了一样,匆匆放下隔离杆,跑到警车旁,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伯纳诺又安抚了对方几句,将对方送上了后座,并关上了车门。
    在吉尔伯特准备钻进驾驶座时,伯纳诺大手一伸,揪住了吉尔伯特的衣领,将他拽到了自己跟前:“她叫卡拉,和si者之间有过一次x1ngjia0ei易,但之后就没联系过了。据她所说,si者自称凯文,今天突然找到她要和她发生关系,她没同意,si者就自杀了。她看上去没什么嫌疑,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回去的路上你可以跟她随便聊聊,问问她对si者的si有什么看法——”
    吉尔伯特忙不迭地点头,伯纳诺拍了一巴掌他的头,把他推进了驾驶座里。
    警车离开了,伯纳诺转身朝看了半天热闹的居民们走去:“嘿,约翰,快让孩子回家去!然后跟我说说,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车上,吉尔伯特开着车,后座的卡拉沉默地坐着。
    吉尔伯特在关注路况的同时,不时地用眼角的馀光观察着后视镜中卡拉的模样。
    她有一张亚洲人的面孔,容貌并不十分出彩,但浓密的头发与眉毛在浸sh了雨水之后显得她格外刚y,而那两片紧抿着的、刀削似的薄唇更是透出一种生冷的气息。
    “那个……车的靠枕后面有毛巾,”吉尔伯特t1an了t1an嘴唇,有些紧张地打破了这份寂静,“是刚洗过的毛巾,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擦擦身上的水——”
    “谢谢。”卡拉在他的指点下找到了毛巾,并且开始擦g身上的水分。
    吉尔伯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卡拉聊着:“我听伯纳诺说,他是自杀的——你知道他为什麽会自杀吗?”
    卡拉摇头:“不清楚。”
    “你看上去好像很镇定——”吉尔伯特说到这里,看见卡拉瞥了他一眼,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哦,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遇到这样的事却还能这麽镇定的人真的很少见——”
    卡拉没有发怒,只是勉强笑了笑:“我本科是学医的。”
    吉尔伯特立马就将她身上那种冷冽的气息和医院的冰冷联系在了一起,有种疑问得到解答的恍然大悟感:“怪不得。”
    案发现场。
    警局派来的清理小队正在处理着尸t。
    伯纳诺不知何时已经套上了一身雨衣,正在向撑着伞的邻居老太太询问情况。
    “你是说,si者中午就在这了?”
    “是啊!那时候我正在做饭呢,就瞧见高高大大一个人在那nv人家门口晃悠,戴着兜帽,古里古怪的——但我也没多想,一个年轻男人在一个年轻nv人家门口晃悠,不是什麽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那卡拉呢?——就是住在这儿的nv人。”
    “她白天都在学校里,好像是要做什麽实验。一般她都是下午晚上才回来。”
    警局。
    吉尔伯特将卡拉带到了房间内坐着,并为她准备了热水和新的毛毯。
    卡拉的表现相较于常人显得有些平静,但考虑到她的医学背景,倒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她十分配合地回答了吉尔伯特的所有疑问,并且主动说出了自己曾经持枪和凯文对峙的事,然后提供了所有她能提供的证明。
    在吉尔伯特准备向伯纳诺汇报时,检验科那边也锁定了“凯文”的身份:一名本地的x服务者,32岁,本名胡安·施密特,曾因妨碍治安被拘留两回。
    警方联系了之前与胡安·施密特一同被捕的“同行”,找到了胡安的室友,据室友反应:胡安这段时间似乎是得病了,不仅不接客,而且每天都在神神叨叨地嘀咕着什麽。
    吉尔伯特将所有消息汇总给了仍在现场的伯纳诺,伯纳诺沉思片刻,吩咐吉尔伯特把笔录拿给卡拉签字,留下卡拉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可以让卡拉先行离开了。
    吉尔伯特按照伯纳诺的吩咐做了,并好意表示要送卡拉回家。卡拉略一思忖过后谢绝了,表示还有工作未完成,要去学校一趟。
    直到走出警局所在的街区,卡拉——林至然才稍稍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她不再控制速度,近乎小跑地朝学校的方向赶去。
    林至然知道,自己身上一定出了什么大问题。
    因为在看到血ye从凯文的头部流出的那一刻,她感觉到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无b强烈的进食yuwang。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