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яοцЯΘцщц。οяɡ 第二章榨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至然匆匆走进了实验室,她的突然回归吓到了正在和nv友视频聊天的克里斯,他慌慌张张地想要站起来,做出认真工作的样子,却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克里斯难掩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打算和林至然打招呼,却只看见林至然匆匆忙忙拐过楼角的背影。
    “嘿,伙计,你怎么了?  见着鬼了?    ”nv友萨拉(sarah)在电话的那一头毫不留情地调侃着他。
    “你才见鬼了呢,铁处nv突然回来了,吓我一跳。  ——先不聊了,我去看看情况。    ”
    “铁处nv?  噢——就是让威廉碰壁的那个亚裔nv博士吗?  你别挂,让我看看她长什么呗,我还没见过她呢!    ”
    “下回再说,挂了。    ”
    克里斯毫不动摇地挂断了电话,朝着林至然行走的方向上了楼。
    生物实验室的二楼大多是通用型的化验仪器,分门别类地摆在一间间屋子里,屋子的门口都装有嵌着小号玻璃窗的铁质大门。
    克里斯走过一间间实验室,最终在血ye样本实验室里找到了林至然。
    克里斯敲了敲门。
    林至然背对着大门,头也没回:“请进。    ”
    克里斯挠着头推门进来:“你突然回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
    “没什么事,有个朋友让我帮她化验一份血ye样本。    ”林至然转过身来,手中拿着一支装着小半管血的试管,“正好你来了,能帮我打开一下离心机的电源么?    ”
    趁着克里斯转头c作设备时,林至然眼疾手快地将一个棉球塞到了手肘内侧,堵住了正在渗血的针眼。
    克里斯c作完了设备,看向林至然:“还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
    林至然笑着:“没有了,你去忙吧。    ”
    克里斯离开了,林至然先将被她随手藏进口袋里的针头取了出来,扔进实验室的垃圾桶里,然后将血ye样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拿去离心分层,另一部分则拿去制成血ye涂片。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观察和研究,林至然一无所获。
    她不由得开始考虑另一个可能:会不会她那古怪的食yu来源于jing神方面的病变,而非生理层面?
    就在她开始考虑要预约哪位心理咨询师之时,门口又有人敲门。
    林至然抬头看去,只见站着的是那位对她穷追不舍的威廉同学。
    林至然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克里斯告诉了威廉她在这里做实验,然后这位仁兄闲来无事,就g脆跑来表现一下。
    实话说,威廉那一米九的个头、结实饱满的肌r0u、深邃的面部轮廓、湛蓝的瞳孔、中长的黑se短发都符合她的审美,只是对方那二十来岁的心智确实是让她敬谢不敏,只能选择远远地躲开这一匹热情的校园种马。
    她放下了手中的实验设备,走到门口,打开窗户与威廉对话。
    “你好,威廉,我记得你不是本专业的学生,无权在九点后出入生物实验大楼。    ”
    “我知道,我只是听克里斯说你这么晚了还在工作,所以给你带了些吃的——”威廉笑得露出了八颗牙齿,向她展示自己手中提着的零食和饮料。
    林至然看到威廉手中提着的食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呼啸而来的饥饿感占据了她的意识,她思索了片刻,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谢谢,”她伸手去接威廉提着的袋子,“多少钱?  我付给你。    ”
    “你把我当什么呢?  送外卖的?    ”威廉沉下脸来,错过了林至然的手。
    林至然皱眉,收回了手:“既然你不肯接受,那就算了。    ”
    眼看着林至然就要关上门,威廉赶忙cha了一只脚进门里,半条腿强行挤进实验室:“别、别——我只是作为朋友,来给你送点吃的而已。  我跟你一起吃,吃完我就走,行不行?    ”
    林至然拉着门把手,没有反应。
    威廉哀求道:“都这么晚了,我跑了两个街区才买到这些东西,而且我也没吃晚饭  我就跟你一起吃个饭,吃完饭我就走,真的——”
    林至然看了一眼窗外的夜se,想到自己现在再去买吃的确实b较困难,于是松开了手。
    威廉松了口气,进门后随手搬了一把椅子坐下,并把零食袋在实验桌上展开,向林至然介绍着:“瞧瞧你想吃点什么?  这有热狗、饭团、烤r0u  ”
    林至然随手拿起了一个最朴素的三明治:“我吃这个就可以了。    ”
    威廉不由分说地夺走了三明治,递给她一根有些凉的烤肠:“尝尝这个!    ”
    林至然的动作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夺回那份三明治,而是咬下了一节烤肠。
    她记忆中烤肠所独有的那种咬破了肠衣之后,鲜香的汁ye包裹着有弹x的r0u肠在口腔中迸发出的美妙交响并没有到来。
    一种生涩而腐朽的口感萦绕着她的口腔,她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吃一节被人jing心伪装过的塑料。
    她下意识地将烤肠吐在了垃圾袋里,并质问威廉:“这是什么东西?    ”
    威廉一愣,下意识地接过烤肠吃了一口:“烤肠啊,就是有点凉了。    ”
    看见威廉的动作如此自然,林至然顿时意识到:有问题的是她,不是烤肠。  她立马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抱歉地向威廉点了点头:“——抱歉,我可能是感冒了,不太舒服,所以胃口不太好。    ”
    威廉这才注意到她带着sh意的头发和衣服,关切地询问:“需要吃药吗?  我帮你去买药。    ”
    “不用了,办公室里有感冒药,辛苦你找一下克里斯,叫他帮我拿一下好吗?    ”
    “好。    ”
    威廉离开了林至然所在的实验室,她将盛有呕吐物的垃圾袋和之前装有针头的垃圾袋打包在了一起,用印有“生物实验垃圾”字样的垃圾袋重重包裹,然后扔到了这一层的垃圾室。
    很快,威廉便带着克里斯和感冒药去而复返。  林至然感谢了两人的关心,并接过了感冒药。  但考虑到她目前的身t状况,林至然为了预防感冒药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只是在两人面前做出了吞咽的样子,同时将胶囊压在了舌头底下,没有真的吞下去。
    克里斯见林至然脸se不佳,建议林至然去休息室躺一会儿,林至然同意了,于是克里斯和威廉陪着林至然进了休息室。
    为了给威廉和林至然留出相处的时间,克里斯在小坐片刻后,便以记录实验数据为由离开了。
    威廉细心地帮林至然安排好了休息所需,然后准备去门口把灯关了。
    就在威廉起身要走的时候,林至然下意识地抓住了威廉的衣角,不让威廉离开。
    此时此刻的她并不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但她的本能在叫嚣着:在威廉的身上,有她想要的东西,她不愿意让威廉离开!
    威廉愣了一下,窃喜于林至然的改变,又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故意坐在了有些逆光的方向,并且以热为名解开了x前的两颗扣子。
    在暖hse灯光的照耀下,那蜜se的肌肤显得分外光滑而有弹x。
    威廉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随口说起了今天的新闻:德州的一名农场主农场中的大量n牛发生了变异,产出的牛n泛着草绿se,并且含有未被检测过的蛋白质成分。
    威廉的嘴在林至然的眼前不停活动着,她却听不见威廉在说什么,只感觉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他唇齿间些微反光的津ye上。
    她按捺不住地向前凑去,用自己的双唇堵住了威廉不断开合的嘴。
    在津ye相互交融的瞬间,林至然感觉到——
    甜。
    好甜。
    她贪婪地吮x1起威廉口中甜蜜的汁ye,像是要将他从嘴开始,把他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
    威廉一开始还有些惊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配合着深入这个吻。
    但渐渐地,他的面颊浮现酡红,呼x1开始炽热,胯下的巨物逐渐苏醒
    按理说,这是他一直以来所盼望的进展,是他十分熟悉的事件发展,但他并没有采取任何更进一步的行动,而是像喝醉了酒一般,红着脸忘情地在她身上蹭着、拱着。
    林至然x1g了威廉口中的津ye,犹不满足地咬破了威廉的嘴唇。
    腥甜的血ye流进她口中的那一刻,林至然顿时明白了:
    ——她想要的,是他的tye。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对方的tye,俨然已经成为了她的食物。
    林至然又嘬了几口威廉的血,将威廉的嘴唇嘬得红肿高耸,这才依依不舍地松了口,并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于是她将威廉推倒在床上,并用布条捆住了他的四肢,在这个过程中,威廉十分温驯,丝毫没有反抗。
    林至然用舌头t1an过威廉的下颚、脖颈、x口、腹肌、小腹  一直到那蔓延进牛仔k深处的草丛。
    在脱下威廉的k子之前,林至然瞥向了门口的方向,用不大的声音平静地说道:“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
    躲在门口的克里斯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慌慌张张地转身就走,却不小心碰到了门口的杂物,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威廉依然是醉着的模样,丝毫没有被克里斯闹出的动静打扰,只是不断地红着脸用身t去蹭林至然,膜拜般地渴求着林至然的碰触。
    林至然的手指与威廉身t的每一次触碰,都能引起威廉的身t激烈地颤动。
    她顺着肌r0u的轮廓一点点向下,终于用双手握住了威廉那夸张的yanju——
    赤红充血的巨物颤抖着,挤出了一点透明的汁ye。
    林至然思考了片刻,伸出舌头,准备将那一点汁ye卷走。
    就在林至然的舌头即将离开马眼的瞬间,黏腻的白serye喷涌而出,打了林至然一个措手不及。
    她一边咳嗽着,一边恼怒地给了那不经用的巨物一巴掌。
    巨物的主人红着脸,吃痛地皱起了眉头,却不敢出声,似乎也在为自己的不中用而忏悔。
    林至然平息了咳嗽,从脸上沾了一点jingye放进嘴里,难以言传的爆炸式的芳香在口腔中迸发!
    她之前有过吞咽jingye的经验,却只觉得腥膻,与此时此刻jingye入口之后带给她的满足感,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极端。
    她感到自己的力量又回来了一些,不再那么虚弱和饥饿。
    而她想要确定的东西,也得到了答案。
    就像蜂后只能食用经过工蜂加工过的蜂r一般,她也只能食用经过他人提炼过后的营养成分——tye。
    而在所有的tye之中,jingye或许是其中的佼佼者。
    ——看来,“一滴jing,十滴血”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或许是因为长久的饥饿得到了满足,林至然还有闲心发出这种混账的感慨。
    但下一刻,她的理智回炉并骤然意识到:难道说从今往后,她都得通过和男人shangchuan来活下去吗?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