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四章惩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找克里斯之前,林至然思考了片刻,决定给林至然倒上一杯掺了自己唾ye的白水。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唾ye脱离了口腔环境是否依然也用,也不知道就算唾ye真的能够起效,把克里斯弄醉又能有什么作用,林至然决定还是试上一试,就当是采集实验数据了。
    她拿了两个纸杯,接了两杯水,然后用两杯水分别漱了漱口并吐了回去——为了保证唾ye的量,她还漱了不止一次。
    等水中不再有气泡了,林至然这才端着水杯下了楼,朝克里斯所在的蜜蜂实验室走去。
    林至然在蜂箱观察室找到了克里斯,但他显然正在用手机忙着什么,甚至都没有察觉林至然走近了。
    林至然在他身后站定,伸头看了一眼,只见他正在twitter上和人吵架,满屏都是s和f开头的语汇。
    她还没来得及细看,克里斯猛地察觉到了什么,一回头就看见了正在窥屏的林至然。林至然毫不羞涩,大大方方地递给了克里斯一杯水,并且拉了把椅子在克里斯身边坐了下来。
    “嗨。”林至然神情自然。
    “嗨。”克里斯略显拘谨。
    “今天辛苦你了。”林至然自然地喝了一口水,做出一个类似敬酒的姿势。
    克里斯笑了笑,也举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没什么。”
    “——今晚我跟威廉发生的事,只是一次意外。”林至然观察着克里斯的表情,若有所指地说道。“我希望它止于此,可以吗?”
    “——没问题。”克里斯一口答应下来。
    “你不会跟别人说,对吗?就连萨拉也不会说?”
    克里斯的神情有些尴尬,但很快调整过来:“我保证不跟萨拉说,但她如果从威廉那里知道了——”
    “不会的,我跟威廉已经说好了。”林至然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什么也不会说的。”林至然在“什么也”三个字上加了重音,暗示克里斯会为他t0ukui的事情保密。
    克里斯领会到了林至然的言外之意,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不愿在林至然面前露怯,板着一张脸说:“那就好。”
    林至然又等待了一会儿,等得克里斯都有些不自在了,忍不住询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那就拜托你了。”林至然拍了拍克里斯的肩,也不说到底是拜托什么,就这样离开了。
    直到她走出实验室,她依然没发现克里斯有任何“醉”的征兆。
    林至然只能在心中将这一次的实验结果记为效果未知,并离开了一楼。
    待林至然走后,克里斯习惯x地收拾起了实验室,他拿起林至然拿来的两个纸杯,并准备将杯子里的水给倒掉。
    但在倒完自己的那杯水后,克里斯犹豫了片刻,就着他记忆中林至然喝水的位置,将自己的嘴唇覆盖了上去,接着——一饮而尽。
    次日早晨,林至然趁着老师还没来的时候,打发走了依依不舍的威廉,并且收拾好了混乱的休息室。
    在威廉走之前,她特意嘱咐威廉今天之内联系克里斯,以确保克里斯知晓他“不愿声张”的态度,免得克里斯将昨天的那番对话误解成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处理好了这些事情,林至然趁着还没到换班的时间,换了身衣服朝图书馆走去。
    她对自己的变异缘由有了一些模糊的猜测,但暂时还无法确定,于是决定去图书馆找寻答案。
    她抵达图书馆的时候,天se还早,恰巧碰上了图书馆开门的时刻。大量挑灯夜战了一整晚的学生从馆内涌出,力图在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响起之前寻觅到一点食物以填补那空空如也的肚子。
    站在高处的林至然看着地面上四散开来的人群,感觉自己好似看见了勤劳的工蜂蜂群在清晨时分离巢的景象一般,有种无序又壮丽的美感。
    林至然失神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进入了图书馆。
    图书馆查询台。
    林至然开始检索与“nws线”、“变异”相关的数据,但搜索出的大多是市井小报风格的报导,语不惊人si不休的标题搭配乏善可陈的文章内容,让人在提起兴致过后立马失望透顶。
    “试试『nwii型s线』和『皮肤』的关键词。”一个有些y郁的声音从林至然身后传来,林至然下意识地按他所说地做了,检索出来一条名为“nwii型s线长时间照s人t皮肤后导致角质层异化的对象研究”的结果。
    林至然转头看向给予她帮助的对象:“谢谢。”
    对方是个瘦高个的男x,目测有一米八五以上,但身形极为单薄。他似乎并不擅长与nvx对视,只是盯着脚边的一块地砖点了点头,喉咙中含糊地发出了几个好似代表着“不客气”的音节。
    “你要用吗?”林至然让出查询机的位置,示意他先用。
    对方并不推脱地站在了查询机面前,飞快地打出了几个关键词,并找到了对应的论文和书籍,显然是对自己要查的东西x有成竹。
    在打完了一条长长的书单之后,他停顿了片刻,又开始输入诸如“转变”、“基因分析”、“蛋白质重构”等关键词,不多时便又打出了一长串单子,并将这一份书单放在了查询机上,然后匆匆离开。
    林至然拿起书单一看,正是她想找寻的与nws线导致的变异有关的研究内容。她赶忙拿起书单,小跑着跟在了对方身后。
    “嘿,谢谢你,你也是研究这个方向的吗?”林至然小声跟他套起了近乎,“我叫林至然,在生物系读博,英文名是卡拉,我该怎么称呼你?”
    对方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
    “——嗯?抱歉,我没有听清。”
    “......扎克里(zachary)。”
    “叫你扎克(zack)行吗?”
    扎克微微点头。
    “谢谢你,扎克。”林至然微微一笑,笑容诚恳,“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还要在查询台浪费好多时间。你是哪个专业的学生?也是研究nws线的吗?”
    扎克小声响应:“历史系。”
    “那你一定看了很多书!”林至然不假思索地赞叹道,“要是还有找不到的书,我能来问你吗?”
    扎克点了点头。
    “太感谢了!那我能记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手机号码?邮箱?——都可以。”
    扎克犹豫了片刻,从随身携带的本子里ch0u出一张纸写下了“&amp;lt;a href=mailto:&amp;lt;a href=mailto:&lt;a href=&quot;mailto:<a href="mailto: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gt;z&amp;lt;a&quot;&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gt;z&amp;lt;a&lt;/a&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gt;z&amp;lt;a&quot;&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z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gt;z&amp;lt;a&lt;/a&gt;</a> href=mailto:&lt;a href=&quot;mailto:<a href="mailto: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lt;/a&amp;gt;&quot;&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lt;/a&amp;gt;&lt;/a&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lt;/a&amp;gt;&quot;&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gt;acharym_history@mau.edu&amp;lt;/a&amp;gt;&amp;lt;/a&amp;gt;&lt;/a&gt;</a>”,然后递给了林至然。
    林至然刚要伸手接过纸条,就有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打扎克的手中夺走了那张薄薄的纸条。
    林至然下意识地转头,就看见威廉像座铁塔似地站在她身后,俨然一副领地被侵犯的扞卫者姿态。
    不少人因为这边闹出的动静而转头看了过来。
    林至然脸上的笑意淡去了,她面无表情地扫过威廉的脸,视线完全没有在威廉脸上停留。
    被林至然冰块一般的视线扫过,热血冲昏头脑的威廉顿时清醒了不少,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犯下了大错,违反了与林至然之间的约定。
    电光火石之间,威廉的求生yu骤然上线,他飞快开动大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威廉十分自然地将纸条揣进了自己兜里,然后一个跨步将林至然“撞”到了一旁,朝着那瘦竹竿似的男人伸出手:“嘿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威廉。”
    学校的风云人物盯上了历史系的书呆子助教,作为故事背景板的还有被风云人物“一脚踢开”的前目标——某不起眼的亚裔nv学生。
    校内八卦媒t闻风而动,瞄准了故事中的两名男主角,誓要挖掘出这份同x之ai背后的浪漫故事。
    他们的努力使得男主角之一的扎克里选择了逃出宿舍,暂避风头,至于故事中的另一名男主角威廉?
    ——他正被头条故事中不起眼的第三者反剪双手捆绑着跪在地上,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代价。
    威廉感到无b委屈。
    这天的早晨,他刚刚离开生物系的实验楼,就想着给自己的小nv友准备好早餐送过去,做一个好好表现的男朋友。
    结果当他带着早餐回到生物实验楼的时候,却被告知林至然已经出门了。
    他按照目睹了林至然去向的学生的说法好不容易找到了学校的图书馆——这可是自打他入学参观之后,他第一次踏入这栋建筑物——却看见自己的小nv友正跟在一根瘦竹竿身后亦步亦趋、笑意盈盈——
    他的身t反应远b大脑要快得多,在他还没有想起林至然那一句“不能在人前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嘱咐之前,他就冲到了林至然的身后,夺走了瘦竹竿递给他nv朋友的纸条。
    他之后那灵光一闪的举动确实避免了他与林至然的关系曝光,但也引发了新的问题。
    威廉感觉到自己的额角有汗水渗出,不适地动弹了一下。
    侧坐在他身上林至然用力地拉紧了他背上的绳结,绳子深深地勒紧蜜se的肌肤之中,使得被挤出的肌r0u更加圆润鼓胀。
    “唔——!”威廉发出了不适的哼声,却并非全然痛苦。
    林至然低垂着头,专心地看完了文献的最后一行,然后将文献放到一旁,岔开双腿跨坐在了威廉身上。
    她先是握住捆绑住x口的绳索两端,微微施力,带给对方一种紧张的压迫感;然后低下头去,hanzhu威廉的左耳,轻声呢喃道:“知道错了吗?”
    温热的气息与濡sh的触感令威廉控制不住地打了个激灵,他难以抑制地回忆起昨晚与她肢t交缠的那份快乐,胯下不受控制地胀痛起来。
    但他仍要倔强地表达自己不满,让那高坐在他身上的nv人知晓她那霸道的命令是如何地伤了他的心。
    “我没错——”他梗着脖子,“你刚答应了和我交往,又和那书呆子说说笑笑——”
    林至然咧嘴笑了笑:“咱们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被人捉j在床的时候,可是腆着脸说过『我的灵魂ai着你,但身t是自由的』之类的话。现在轮到自己,就变得这么有原则了么?”
    威廉吭哧着没接话,但神情显然是不服气的。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