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五章试探X扩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至然想了想,并没有因为威廉的逆反而直接动用接吻这等大杀器。
    如果不想再遇上如今天这般的窘境,她就得想想办法,能够用别的手段控制住这匹惯用下半身思考的种马。
    ——啧。
    越是碰到这种情境,她就越是意识到掌控自身能力的紧迫x。
    她下意识地收紧了手中的力道,绳子深深陷入r0u里,威廉挣扎着发出粗重的sheny1n,缺氧的身t有了痉挛的征兆。
    林至然没有放手,而是继续用力,但在用力的同时,她将手指靠在威廉的颈部动脉旁边,冷静地检测着威廉的心跳和呼x1的频率。
    威廉的挣扎愈发激烈,与此同时,他下t的巨兽也愈发地翘起和肿大。
    他终于支撑不住,侧卧着躺倒在了地上,涎水从嘴角流出,浸sh了自己的半边脸庞。
    他身处于生与si的临界在线,但高高肿起的下t却昭告着世间:他并非受不住折磨,而是承受不住这生si之间的极致快感。
    他甚至恍惚地想道:
    ——若是能就此si在她的手中,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
    眼瞧着威廉挣扎的力道逐渐软下去,林至然终于卸去了几分力道,给了威廉一个喘息的空间。
    威廉的意识空白了那么一瞬,下一刻,再次充斥肺部的氧气叫嚣着劫后余生的快感。
    他躺在地上,汗水浸sh了他小麦se的肌肤,在旅馆廉价的灯光照耀下,显出油亮的质感。
    “这只是一个警告。“林至然在威廉的身边跪下,低下头,hanzhu了威廉高耸的下t,“如果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地结束了。“
    威廉已经丧失了理解的能力,只是翘起结实紧俏的t0ngbu,下意识地追逐着她那温热的香舌。
    林至然简单地把玩吮x1了一小会儿,那满布青筋的yan物便急不可耐地s了出来,林至然一点也没有浪费,悉数吞了下去,然后打了个饱嗝。
    ——这玩意的能量转化率有点高啊。
    林至然不是很满意地想道,从床上拿下了一床被子,盖在了威廉ch11u0的身t上。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她拿起水杯漱了漱口,蹲下身拍了拍威廉俊俏的侧脸。“记住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叮咚——”
    林至然提着一大包零食饮料,站在一栋简洁的白se欧式房屋门口。
    在离开了旅馆之后,她以有事想向扎克里请教为名给扎克里发了一封邮件,扎克里便给了她这个地址。
    当然,尽管上一次的尝试没有什么结果,她也依然没有忘记通过针孔在饮料里“加料”——毕竟,生活中的实验机会并不算太多,她也暂时不想将实验扩散到身边的所有人身上。
    她刚按完门铃没有多久,扎克里便来开门了。
    “看来威廉没戏了,b起他你显然更喜欢我这个‘被抛弃的nv人’。“林至然随口开了个玩笑。
    扎克里顿时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不、我只是——因为你说你有问题要问——所以——”
    “嘿,别紧张,我跟你开玩笑而已。“林至然耸了耸肩,“再说了,我和你是站在一边的。“
    扎克里腼腆地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一扫之前在图书馆里的古怪和y翳,有种少年的稚neng:“我、我不傻的——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应该不是真的想追求我,而是为了掩饰和你之间的关系......”
    林至然配合地露出了一个头疼的笑容:“如果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那就再好不过了。“
    扎克里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微微偏头,显露出好奇的模样:“为什么呢?“
    林至然提起手中的饮料晃了晃,“那就说来话长了——介意我进去跟你慢慢说吗?“
    扎克里将林至然带到了客厅坐下,这是一间极为简洁的客厅,除了必要的桌椅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陈设。
    扎克里为林至然拉开一把椅子:“坐吧。“
    林至然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饮料从桌子上滑给了他,同时打量着房间坐下了:“这间房间的样子跟我猜想的样子不太一样。“
    扎克里捏着饮料,指节泛白:“这是我朋友的房子,因为——你朋友的关系,我找他借住一两天。“
    林至然一缩脖子:“打扰了。“
    话题中断,尴尬的沉默萦绕在两人之间。
    扎克里下意识地打开了饮料的盖子,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林至然确认他吞下了加料过后的饮品,脸上浮现笑意:“说真的,你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老师。“
    “是助教,”扎克里纠正道,“下半年我才能正式毕业,拿到教职——”
    “到时候就得叫你‘扎克老师’了。“林至然朝他眨了眨眼睛,“可惜不是高中老师,不然的话,你就可以直接把那种四肢发达的笨蛋送去校长室。“
    扎克里赏脸地为她的冷笑话奉献了一丝笑容:“你和威廉之间——”
    “他答应跟我在一起之后又劈腿被我发现了。“林至然的谎言张口就来,“我提了分手,他却纠缠不休,我觉得这事儿太丢脸,警告他如果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有复合的可能了。“
    扎克里一边听,一边点头,听到最后皱起了眉头:“可如果你们真的复合了,也不打算公开关系吗?“
    “不提这个了,”林至然不希望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将对话导回了正题,“关于nws线和个t变异,我有些问题想问......”
    扎克里也不纠缠,顺着林至然抛出的话头就接了下去:“跟你研究的课题有关吗?“
    林至然点头:“是的,我正在研究与nwvi型s线有关的课题,遇到了一些瓶颈,想找到一些其他方向的、与s线导致的变异相关的论文。“
    “我是历史方向的研究人员,与nws线相关的领域并非我的专长。但你如果需要帮助,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我朋友就快回来了。“
    “他是研究物理的?“
    “嗯......他对物理也有涉猎。“扎克里停顿了片刻,“但他更愿意自称为一个神秘学的研究者。“
    他话音未落,门口便传来了指纹解锁的声音,林至然下意识地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名一米八左右的、戴着银边眼镜和白se手套的亚洲男x走了进来。
    “我介绍一下,”扎克里站了起来,“这位是南野秀人(minaminohideto),房子的主人,一名神秘学的研究者。秀人,这位是卡拉,生物系的学生,她有一些关于nws线的问题想要问你。“
    南野秀人原本并没有理会扎克里,只是自顾自地在收拾自己的东西,直到听见nws线的关键词这才有了反应,朝他们大步走来。
    “要问什么?“南野秀人直接在林至然的对面坐下了,双手交握搁在桌面上,姿态无bjing准优雅。
    林至然看了扎克里一眼,见扎克里并没有任何示意,便直截了当地开口:“我想知道你对nws线与个t变异之间的看法。“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南野秀人皱眉,“但笼统地说,我认为这两者之间是呈正相关的,甚至于接受越长时间的nws线照s就有越大的几率发生个t变异。“
    “是这样的,我正在进行一组nwvi型s线对蜂后各发育阶段的影响的研究,但研究陷入了一些停滞,”林至然点点头,抛出她早就准备好的那套说辞,“我观测到了一些异常现象,并收集到了一些异常的数据,但却缺乏有效的理论支撑将这些异常与nwvi型s线的照s联系起来......”
    南野秀人站了起来,开始往门口走。
    林至然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南野秀人见她没有跟来,一脸冷漠地回头催促:“带路,去你的实验室看看。“
    林至然带着南野秀人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恰巧碰上萨拉前来接克里斯一起去吃晚饭。
    萨拉看见林至然后,热情地向林至然以及林至然身后的南野秀人打招呼,林至然只是以基本的礼数响应,甚至没有停下来向萨拉介绍南野秀人的名字。
    好在南野秀人并不在意这些,他熟练地脱下了外套,而后大步踏入了无菌更衣室。
    林至然b他的动作稍慢,但也很快跟了过去。
    萨拉笑容灿烂地朝着两人的背影背影挥手。
    实验室的外门关上了。
    萨拉挽着克里斯的手臂,笑容不变地开启了另一个话题:“你听说了吗?威廉已经厌烦了她,转而去追求一个历史系的书呆子了!大家都在说她可真不愧‘铁处nv’的称号,连威廉这头种马也破不开她的铜墙铁壁,只能选择放弃。“
    克里斯想起了昨晚目睹的画面,不适地咳嗽了一声:“我们该走了。“
    萨拉没有意识到克里斯转移话题的想法,依旧自顾自地说着:“可要我说啊,威廉虽然碰壁了,这处nv不处nv的,还真不好说。说不准人家只是受不住威廉的尺寸——”
    克里斯猛地甩开了萨拉的手:“嘿!不许你那么说她——”
    萨拉被他的动作打了个措手不及,惊讶地呆立了一会儿,然后愤怒地冲了出去。
    克里斯像是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样,一边喊着萨拉的名字,一边懊恼地拔腿去追萨拉。
    实验室里,林至然和南野秀人都完成了消毒程序,林至然开始向南野秀人介绍自己的实验设置,并讲解实验的目标以及目前的实验阶段。
    南野专心听着,不时就着一些细节发出提问,他话说得不多,却总是问在点子上。
    林至然中途一度试图要请他喝加料的“纯净水”,却被他以“从不喝别人经手”的水为由婉拒了。
    最后,南野提出要林至然发一份实验数据给他,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他要研究一下数据,再跟她探讨问题的所在。
    南野秀人走后,林至然通过内网搜了一下“南野秀人”的关键词,这才知道这位是在nws线领域异军突起的年轻研究员,三十岁不到却已经在science上发表过两篇一作论文。
    至于好心帮过她却无辜被卷入绯闻之中的扎克里也不像表面上的那样温和无害,在近代史领域,他算得上是跟主流宣传唱反调的头一号人物。
    林至然深x1一口气,回到了自己固有的工作节奏。她准备等实验室的众人都走了之后,再好好对自己的身t构成做更深入的研究,力求在把威廉榨g之前找到另一种补充能量的方式。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