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五十三章追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天傍晚约莫18点50分,塔斯克辗转通过内部关系,在当地警方开具了一封希望mau的安保部门协助调查的公文。警长伯纳诺本打算陪他一起去学校,或者让吉尔伯特去给他打打下手,但考虑到异变防线的保密x和特殊x,塔斯克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
    等到夜里21点30分的样子,塔斯克已经在监控室里呆了两个多小时。
    他面前摆着一个本子,记载着好几行监控设备的编号以及时间段,那是他两个多小时的成果,记录着他初筛之后觉得可疑的影像资料。
    但他看过的内容还不到相关监控记录的十分之一。
    看监控是个辛苦活,需要观看者长时间保持的专注和敏锐,眼睛的疲劳和jing神的疲惫只是观看者最初会遇到的困难,看的时间越长,大脑对图像信息的处理速度就会越来越慢,甚至出现面部辨识困难等问题。
    尽管塔斯克已经会不时停下,调整自己的状态,但仍是逐渐感觉到了迟钝和疲惫。
    塔斯克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得去洗把脸,让自己醒醒神。
    他打开门,离开了安全部专门划出来的一间影像资料存放室,经过了正坐在椅子上打盹的警卫。
    他没有吵醒警卫,而是轻手轻脚地去了洗手间。
    冰凉的冷水刺激着塔斯克的面部皮肤,令他很快变得清醒,他甩了甩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福特还没有发来新的信息。
    下午,他给福特发去车牌和照片后,福特很快给他发来了关于车辆的注册信息,那辆车的主人是一名在mau留学的韩国学生,名叫朴昌珉。驾驶证上的那张娃娃脸与他拍到的那个人的模样并不相似。
    福特推断说照片里的男人很可能是朴昌珉的朋友,同在mau留学的可能x很大。他会根据照片做人脸识别,一有确切的消息就会将结果发给他。
    塔斯克收起手机,捧着水漱了漱口,回到了安全部门。
    警卫此时已经醒了,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朝塔斯克示意:……塔斯克,对吧?你要来一杯吗?”
    “——谢谢。”塔斯克思考片刻,没有推拒。
    臃肿的警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端着杯子走向墙角的咖啡机,随口问道:“说起来,你是警察的——”
    “——取证人员。”塔斯克笑了下,随口胡诌道:“你知道的,警官们都很忙,这种琐碎的取证工作总得要有人来做。”
    “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警卫咕哝着,那含糊的声音似乎是在嘴里含着一口浓痰,“但电视里都不是这么演的……”
    塔斯克耸了耸肩:“生活是生活,电视是电视。”
    警卫似乎也是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没有继续追究,只是拿了个纸杯为他接了一杯咖啡。
    “谢谢,”塔斯克接过咖啡,扫了一眼警卫x前的名牌,“斯坦。”
    警卫瞥了下嘴:“我还要谢谢你没有举报我在工作时睡觉。”
    塔斯克笑了:“人又不是铁打的,总得休息。”
    “可惜头儿们都不这么想。他们都巴不得你24小时神采奕奕,目光如炬地看到每一个违反规则的人。”
    警卫说话的时候背对着监控墙,塔斯克一边喝咖啡,一边瞥见了在学生宿舍外的停车场里停着的一辆车正在倒车。
    塔斯克:“这么大晚上的也有学生出去?”
    “噢,没关系。学校并不禁止学生在晚间外出,只是会提醒学生这种行为的危险x。”警卫回头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转了回去:“不过半个月后就要期末考试了,这会儿出去泡吧……是有点少见。”
    塔斯克点点头,也收回了视线。
    但下一刻,在停车场门口摄像头前的画面令他一瞬间寒毛直竖。
    那辆车的驾驶座上,并没有人的身影!
    他猛地推开了警卫,站到了监控墙前,视线追随着那辆车经过了一个个摄像头,始终没有看见驾驶座上的人。
    而更让他心跳加速的是,在那辆车经过主路的时候,他终于借助路灯的灯光下看清了那辆车的车牌号码,正是他早些时候拍下的那辆红se奔驰车!
    他立马放下了咖啡,迅速朝警卫发问:“有多余的对讲机吗?”
    警卫有些迷糊:“什么?”
    塔斯克顾不得跟警卫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张贴在墙上的安全部联系方式,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快步走出了安全部。
    警卫本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但又听见电话响起,只能慌慌张张放下咖啡去接。
    “斯坦,听着,我是塔斯克。我发现了很重要的线索,麻烦你帮我看着那辆停在第三排左数第四个摄像头前的那辆车,随时通报我那辆车的位置,可以吗?”
    这种能亲自参与到大案件之中的紧张感令警卫激动了起来,他把咖啡重重地一放,然后双腿合拢行了个礼:“明白!”
    塔斯克掏出了身上的异能探测装置,可能是因为异变者已经停止了使用能力,也可能是由于距离的原因,装置并没有任何反应。
    塔斯克只能收起了探测器,坐进车里,打开了定位软件,并询问警卫:“他们现在在哪里?”
    “——还在原地。”警卫紧张地回答。
    “……我是说,原地是在哪里。”塔斯克有些尴尬,“……我不是很熟悉摄像头的位置……”
    “噢!”警卫这才明白过来,“是男生b区的宿舍楼,从安全部门口的停车场出去,一路顺着大路往南走,大约八百米后右拐到生物实验楼……”
    塔斯克将目的地告知了导航系统,并且发动了车辆。
    朴昌珉和姜哲秀先后上了车,依旧是姜哲秀坐驾驶座,朴昌珉坐副驾驶座。
    在姜哲秀发动车辆的时候,朴昌珉朝他摊开手,展示了一个崭新的折纸小人,那是一名穿着华贵的g0ng廷长裙的nvx,脸的位置是空白的。
    姜哲秀接过折纸小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随意地g勒出了一个笑脸,交还给朴昌珉。
    朴昌珉得意地按平了小人身上因为写字的压力而出现的褶皱:“现在,让我们去跟林小姐谈谈吧。”
    “他们动了!看上去是在往南门开!”警卫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对,就是南门!他们经过广场了!”
    导航系统来捣乱了:“你是不是要去‘南门广场’?”
    “不是!”塔斯克赶忙退出了导航,朝警卫发问:“我该怎么去南门?”
    “从生物实验楼前面雕像的左边出去,沿着路一直开,就能到南门——如果顺利的话,你甚至可以抢先一步。”
    塔斯克闻言jing神一振,又踩了一脚油门。
    在警卫的视野中,两辆车同时在监控设备的显示器里不断穿梭,眼看着就要在路口汇聚到一起——
    “你开得太快了,”他为塔斯克的莽撞捏了一把汗,忍不住出声提醒:“——小心!”
    电话被挂断了。
    监控摄像头显示,两台车在南门的路口会合,福特车对着奔驰车的腹部,摆出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姿势。
    警卫的心都揪了起来。
    片刻之后,塔斯克从福特车上下来,检查了一遍车头的情况,敲了敲奔驰车的车门。
    奔驰车里的人只是摇下了窗玻璃,然后挥着手驱赶他离开。
    塔斯克喋喋不休地说了几句话,对方毫不在意地关上了玻璃,开车离开了。
    塔斯克站在车后指着远去的奔驰谩骂了几句,这才钻进了福特车里。
    警卫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再把电话打过去。
    他没能纠结多久,塔斯克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伙计,很感谢你的帮助。”塔斯克十分诚恳地说道,“我还有事要做,就不和你多聊了,资料室的电脑我没关,辛苦你帮我关一下,再把台面上的笔记本收起来——我之后还要用的。”
    “好的好的,你刚刚停车的那一下,可真是太帅了。”警卫激动得满脸发红,“——这边我会处理好的,祝你成功。”
    “谢了。”塔斯克挂断了电话,打开了连接着那个他借着敲人家车门的功夫,贴在后视镜后方隐蔽处的定位装置的地图。
    地图上,那个象征着定位装置所在位置的蓝点正目标明确地向前开去。
    塔斯克发动了车辆,跟随装置显示的位置,不紧不慢地离开了校园。
    姜哲秀有些不安。
    他莫名觉得那个差点和他们撞车的男人有些熟悉。
    但寻遍所有记忆,都没找到能和这个中年男人对上的对象。
    “刚刚那个人……你认识他吗?”他忍不住问朴昌珉。
    “谁?”朴昌珉正闭着眼睛养jing蓄锐,“那个开车不长眼睛的?”
    “——对。”
    “不认识。”朴昌珉不甚在意,“可能是学校哪个系的老师吧。”
    姜哲秀:“……我觉得不像。”
    朴昌珉:“哦。”
    姜哲秀瞥了他一眼,见他依然不在意的样子,忍不住再次开口:“万一——我是说万一……他是冲我们来的……”
    朴昌珉瞟他一眼,见他心神不宁的模样,警惕起来:“……你该不会是太紧张,找借口想走吧?”
    “——我没有这个意思。”姜哲秀心绪繁乱,下意识t1an了t1an嘴唇:“——但是你不觉得这起事故太突兀了吗?”
    “撞都没撞上,哪来的事故?”朴昌珉不耐烦地打断他:“再说了,一个失意的中年男人开车的时候走神……是什么很突兀的事吗?”
    “但是——”姜哲秀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我就是觉得——”
    “好了。”朴昌珉突然握住了他的右手,“跟我一起,深呼x1。x1气——呼气——”
    随着朴昌珉的指示,姜哲秀逐渐镇定了下来。
    “我再说一遍,姜哲秀。”朴昌珉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无b认真,“你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也不一样了。”
    “我们正走在一条成为主宰的道路上,那些阻拦我们、伤害我们的东西,会随着我们的一步步强大,而变得弱小,变得不复存在。”
    “不要害怕。你不再是废物,而是被选中的人。”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OUsHUщц點Xㄚz/█\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