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地球蜂房 - 第五十五章 接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南野秀人的问候语对於朴昌珉的冲击是巨大的,在那个瞬间,这名年轻的异变者几乎丧失了对言语的理解能力,只能强迫自己
    在脑海中一再重复对方的发言,才从组合起来的文字中解读出了对方的意思。
    如果他现在不是操纵着姜哲秀制造出的「化身」,他或许会在摄像头之前展露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惊愕。——藏身於化身之後的庆幸刚在心头浮现,但很快就被朴昌珉视作懦弱的表现挥开。
    坐在距离旅馆数百米的红色奔驰车内的朴昌珉深吸一口气,试着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上一次他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受,还是私语者通过使者找到他,并邀请他加入异变前线的时候。
    他知道,他的紧张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
    因为感受到了一个来自更为广阔的新世界的呼唤而兴奋。
    姜哲秀察觉到了朴昌珉呼吸频率的变化,关心地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见他没有示警的动作,这才放下心来。
    在南野秀人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那头颅尺寸惊人的侏儒矜持地抬起了下巴,「睥睨」着电脑的摄像头:「节点42号可不像个
    名字。」——那直勾勾的眼神,好像是透过摄像头,正与藏在屏幕之後的南野秀人对话。
    南野秀人没有在意他这小小的试探,以近乎机械式的方式回应道:「对於蛛网的成员来说,节点编号就是各自的身份代号,与
    『魅影』并无任何不同。」
    朴昌珉试探地发问:「节点编号是不同的代号……那你之前还有41个人?」
    南野秀人以一种近乎於机械化的语调回应道:「组织结构与成员构成属於内部信息,恕我无权透露。」
    朴昌珉想了想,换了温和一些的问题:「所谓的蛛网……是一个什麽样的组织?你与我接触的目的又是什麽?」
    朴昌珉想得很清楚:在这个林至然某种意义上已经消失不见的当下,如果对方没有任何意图,完全可以丢掉手机不理会他的信
    息,这会儿不仅应邀前来,还主动表明身份,必然携带着某种目的。
    他的问题正中南野秀人的下怀,於是南野秀人按照早就准备好的内容、不疾不徐地回答道:「同为异变者的互助组织,蛛网一
    直在考虑与异变前线的接触事宜,藉着此次的节点暴露事件,蛛网希望能够正式与异变前线建立合作关系。」
    这段话里蕴含的信息量有点大,纵是朴昌珉对这件事所涉之大早有预期,也没有想到自己这麽快就会有代表组织与另一个组织
    谈合作的机会。
    他平定了一下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情,尽可能表现得熟练地:「两个组织的合作不是小事,我们需要时间内部商议,不过我们对你们的了解还不够,如果能够更详细地介绍蛛网的情况,那就再好不过了……」
    侏儒的话音未落,面前的电脑屏幕便渐渐暗了下去,再亮起来的时候,显示的是朴昌珉的红色奔驰车停在街角的一段视频,从
    那低劣的画质、奇怪的视角可以判断,视频很可能来源於某个街角的监控录像。——那是门罗设在林至然租住的房间周边的监控设备拍下的视频,除了这段清晰地拍到了车辆外形和车牌的视频之外,还有
    一些麻雀在房屋周边不自然地徘徊、车辆多次经过同一个路口的内容。
    在这个林至然因为异变前线的接触而离开学校的敏感时刻,南野秀人特意让门罗感染了几名的「同伴」,加大了对林至然所租
    住的房间周围的监控强度,就是为了找到异常的关注者。
    除了这辆红色奔驰之外,还有一辆灰色的福特也曾因路径问题被纳入过他们的怀疑范围,最终,是红色奔驰的停靠时间与异常
    麻雀的活动时间之间的高度重合,使得南野秀人最终将视线锁定在了红色奔驰上。
    在看到视频的那一刻,朴昌珉便感到自己手心发热、喉咙发涩,几乎就要从化身上脱离,向姜哲秀示警。
    但他最终还是抑制住了这份冲动,控制侏儒平静地表示:「我不明白你想通过这段视频表达什麽。」
    「您明白的,魅影先生。」通过扩音器传出的依然是那个中性化的机械音,但此时藉由侏儒的感官传入朴昌珉的意识,却莫名
    显出了几分可怖,「——还是说,我该称呼您为朴先生呢?」
    南野秀人话音未落,原本站立着的侏儒腿一弯,向前栽倒在地。
    南野秀人:……
    林至然、凯恩:?
    朴昌珉可耻地逃走了。
    被叫破姓氏的瞬间,那种被人看穿了一切後无力反抗的恐惧感笼罩了朴昌珉的内心,他再也无法强装镇定,飞也似地切断了与
    化身的联系,并且朝姜哲秀做出了示警的动作。
    姜哲秀收到讯号,立马松开了手刹,踩下了油门,迅速驶离了停靠点。
    「我们暴露了。」没有看姜哲秀开车的侧脸,朴昌珉狠狠地瞪着前方的长路,咬着牙低声道。
    姜哲秀瞳孔微缩,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朴昌珉,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痕迹。——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找到。
    姜哲秀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你确定吗?」
    「他手上有我们在56号大道上的视频,还称呼我为朴先生。」朴昌珉简述了一下情况,「你还想怎麽确定?」
    姜哲秀闻言思索了片刻,踩下了刹车,让车辆在路旁缓缓停下。
    朴昌珉见状急了,恨不得动用能力接手车辆的操纵:「你疯了吗?还不快走?」
    姜哲秀用力地摁住了朴昌珉的肩膀,与朴昌珉四目相对:「——你说清楚,到底是什麽情况?」
    朴昌珉:「我哪里说得还不够清楚?他有我们在56号大道上的视频……」
    姜哲秀打断了他:「我知道。但那个时候,我们是在车上的,对方不一定能看到车内的情况……况且,如果他只是称呼你为朴
    先生……他就不一定知道我的存在。」
    朴昌珉脸色沉了下来:「你想说什麽?」
    姜哲秀:「告诉我,对方到底有没有提到我?」
    朴昌珉瞪着他:「你想跑?」
    「不是跑。」姜哲秀笃定地望着他:「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他们对我们的了解究竟有多少。」
    朴昌珉静静地与姜哲秀对望了片刻,而後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你是说,这其中可能有诈?」
    姜哲秀没好意思说是朴昌珉反应过度,只是含糊地表示:「……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朴昌珉在脑海中回放了一番与对方的对话,越是想就越觉得姜哲秀的说法很有道理,并为自己当时大惊失色的表现感到懊恼不
    已。
    姜哲秀拍了拍他的肩膀,试着劝慰他稍稍宽心。
    但朴昌珉却显然不是能够对这种事情一笑而过的人,他咬牙切齿地抬起了头,深棕的眼眸里熊熊燃烧着夹杂着羞赧的怒火。
    「……我们回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颊鼓动,一字一顿,咬字清晰得惊人。
    一副恨不得要将那个举止失态的自己碎尸万段的表现。
    姜哲秀沉默地发动了车辆,但却不是朝着五号公路旅馆的方向。
    朴昌珉皱着眉,控制着车辆踩下了刹车:「——你听不见吗?我说,我们回去——」
    「回去做什麽?」姜哲秀抢断了他的话头,一叠声地质问道:「是找他们算账,还是解释说你本来没想跑,只是因为太紧张
    了,所以从化身上离开了?」
    「……」朴昌珉梗着脖子没说话,但确实被姜哲秀问住了。
    「……好了。」姜哲秀放缓了语气,安抚道:「旁观者清,我现在能够理智地分析情况,但如果换做是我在那个场合……可能
    也会做出跟你相同的选择。」
    朴昌珉转头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姜哲秀看着他的侧脸,温声询问:「……既然事情已经发展至此,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已知的情报通知私语者,再做打算。——你觉得如何?」
    朴昌珉含糊地用鼻子发出了一个「嗯」的声音。
    姜哲秀微微一笑,再次发动了汽车。
    五号公路旅馆,219号房间。
    床上放着一台电脑,屏幕亮着光。
    床尾前方的地面上,有一具趴倒在地的侏儒躯体正在不断萎缩、变形,最终变回了一个由美元折就的「大头娃娃」。
    通过安置在房间的其他位置的摄像头,南野秀人等人清晰地看到了由侏儒变回折纸的全过程。
    「……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回来了。」南野秀人摘下眼镜,疲惫地揉了揉鼻根:「——是我的错。我没有料到他会在被叫破身份
    之後慌张到这个程度,居然会不顾正在进行中的谈判,直接选择离开。——但从另一个角度出发,也算是印证了我之前的猜
    测,这位藏身於『魅影』之後的朴先生,还是个孩子。」
    林至然有些好奇:「——如果你已经查到了对方的身份,为什麽不早些拿出来当筹码?」
    「我知道得并不多,」在面对林至然的时候,南野秀人摆出了知无不言的态度,「只是因为这辆车很显眼,我有印象在学校里
    见过,所以找同事问了一下。听说是一名韩国的留学生,姓朴,名字他们记不清楚了。我本来是打算,如果他继续追问的话,
    我就以权限不足,无法透露更多信息的说法,要求更加正式的接洽……」
    林至然若有所思地接话:「……在等待接洽的同时,调查出更多的信息是吗?」
    南野秀人对着镜头回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
    林至然:「……那现在你打算怎麽办?」
    南野秀人:「你觉得呢?」
    「我们等一等吧。」林至然垂眸沉思片刻,「——等新的变化发生。」
    本文隻在ΗаíㄒаηɡSんùωù(海棠書屋),CΟΜ更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