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 - 63.哥哥又想使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所以见父母的事暂且放下,两人又没羞没臊的腻歪起来。
    前段时间陈南书忙的黑天白夜的,玲姐大发慈悲给她批了几天假。好不容易能睡懒觉,结果被家里的狗男人拖起来带去公司。
    美其名曰让她视察工作。
    她困得在车里眯了会儿。到了停车场黎聿野将人抱下车,本来想就这么上去,陈南书si活不愿意。太丢人了。
    推开办公室门,桌子上堆满了吃的,陈南书疑惑皱眉。
    “怕你无聊。”
    男人淡淡开口。
    沙发上整齐叠放着毛毯,杂志,电脑等等等等。最让人疑惑地是,为什么会有黎聿野的玩具?
    “呵呵,那真是辛苦刘秘书了。”
    “这明明是我安排的。”谢他才对,和刘秘书有什么关系!
    陈南书摇头,不打算争辩。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幼稚。
    她恹恹的往沙发走去。
    “所以,我今天要一直待在这里?”
    “陪男朋友工作不开心吗?”
    “哼哼,开心。”
    她倒是想不开心。
    不得不说平时再怎么幼稚,工作起来的黎聿野还蛮……认真的,甚至有点发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
    她就看着男人忙进忙出,一个会接着一个会。自己偶尔也帮忙倒水整理资料,黎聿野不时忙里偷香。
    许清远进来的时候,陈南书正在看杂志,两人具是一愣。
    还是陈南书先开口。
    “嗨,找阿野?他去开会了,要不你在这儿等会儿?”
    许清远有些尴尬,自从那件事后两人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
    从把手上离开,许清远坐到另一边。
    “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
    她点点头。心想自己或许做了个错误的选择,真的好尴尬。
    两人对坐着沉默了会儿,许清远开口。
    “对不起。”
    “啊……”
    “我为之前的话道歉。本来以为你和之前那些nv的没区别,所以判断失误。事实证明我错了,所以抱歉。”
    陈南书攥着毯子一角。之前时风曾告诉她,因为许清远对她做的事阿野之后一直没理他,最近才好转些,只是没以前那么亲近了。
    她并不想做破坏别人兄弟情的祸水,也想和阿野谈谈,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恩……阿远,我能理解。”
    许清远抬头,眼波晃动。或许阿蓝说的没错,先找陈南书认错问题会简单很多。
    “说实话我没怪过你。”
    毕竟这一切的源头是黎聿野,他们兄弟之间相互向着也无可厚非。如果换做何宁宁,说不定自己也会这么做。
    许清远还想再说些什么,黎聿野正巧带着文件进来。
    他站在门口,愣住的样子和刚才许清远如出一辙,陈南书忍不住笑出来。
    黎聿野疑惑着走向座椅,没打算和许清远说话。
    陈南书忙着打圆场。
    “额……阿远,这周末来家里吃饭吧,时风他们就麻烦你转达了。”
    许清远点点头,起身打算离开。
    “等等。”黎聿野开口,“这文件拿走,霍老头你ga0定。”
    霍冲出了名的难ga0,但又不得不和他们合作。
    这是这几个月阿野第一次好好跟他说话,上刀山也必须应下。至少他松口了。
    “好。”
    人走后,陈南书忍不住皱眉。
    “你刚才怎么那么对他?”
    “我怎么了?”
    刚才许清远出门时的样子她都不忍心。
    陈南书走到他旁边按着他的肩。
    “你们是朋友。”
    “所以朋友就能随意赶走我的nv朋友?”抱歉,他不需要。
    “别那么斤斤计较嘛,人家也是为你着想啊。而且他刚才已经向我道歉了。”
    黎聿野冷哼,有人未免太大方了。
    “哦,差点忘了,并且我的nv朋友还傻乎乎的答应了。”
    陈南书不好意思的咳嗽,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下。
    黎聿野见她没穿鞋子,皱着眉将她抱在大腿上,大手包裹住她的小脚。虽然地上铺了地毯,但这习惯实在不好。
    他突然想问。
    “或许你不考虑做下妲己或者褒姒?”
    停下亲吻,陈南书惊讶又疑惑。
    “你不是在国外长大吗?”怎么会知道她们?
    男人抑制不住嘴角ch0u搐,他只是没在国内上学,又不是文盲,更不是智商有问题。
    “我也看过一些历史!”他咬牙道。
    陈南书抑制不住大笑,这是今年为止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见nv人毫无收敛的迹象,黎聿野按下通话键。
    “刘秘书,没什么事别进来。”
    又道。
    “有事也别进来。”
    这次换陈南书笑不出来了,声音都在打颤。
    “你想g嘛?”
    “为我刚才讲的‘笑话’要些小费。”
    出门时陈南书随意套了几件衣服,下身穿着阔腿k。黎聿野将人抱在桌上,一手轻松脱下。
    她g着男人的腰不住回吻,忍不住笑。黎聿野稍微重捏了下nv人的t,
    “专心点。”
    “你急什么?”
    她是在笑他似乎憋了很久的样子。
    陈南书最近出差出的勤,少则两三天,多则一周。按照黎大少爷的‘食量’确实被饿惨了。昨天这nv人做一半累到睡着了,自己只能匆匆解决。
    不急才怪。
    一手解开她的马尾,黑se大波浪如瀑布般散开。
    将nv人脱到只剩内k,夕yan余光被他宽阔的背影完全遮住。他撑着桌子的手突然退离,直到光影暖暖的洒在陈南书白皙的肌肤上。
    大概是逐渐跟上了他的步调,陈南书不再像从前那般遮掩羞涩。往后坐了坐,将两条细腿折在身t两侧,少nv般坐着,双手虚掩的抵在双腿间。
    她歪头。
    “好看吗?”
    红yanyan的丰唇轻启,只是上面的唇釉早就被男人吃的一g二净。好在今天自己涂的是浅粉se。
    男人逐步靠近,陈南书伸手捧着男人的双颊,拇指轻轻擦掉他唇边残留的一点点唇釉。
    “让你慢点,怎么像孩子一样,你看都弄脏了。”
    她将沾染了口红渍的拇指放在唇边,伸出红舌轻tianyunx1。
    拿下nv人的纤手,黎聿野凑近,在她的脸颊上轻t1an了下,伏在她耳边。
    “想不想玩点新鲜的?”
    “哥哥又想使坏。”
    黎聿野拉开最下面的ch0u屉,拿出了一捆绳子和一条皮鞭。
    “看来哥哥昨天就准备好要吃掉我了。”
    她还是有些怕的,毕竟之前那次的感觉不是太好。
    黎聿野明白她的顾虑,m0着她的t安抚。
    “放心,不会让你太疼。”
    ————————————
    勤奋的我来啦~んαīταиɡsんǔωǔ(海棠樹屋拼音)。C零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