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肉肉女才惹人爱呢 (1V1,都市,捆绑) - 你想操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你想操我吗?
    派对快要结束时,曹一帆收到家里打来的电话。真是倒霉的一天,与过去有关的人和事不断找上门,她心想。
    那是曹母委婉问她要治疗费的电话,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看来曹父的病情颇为严重。曹一帆一如以往,笑着说没问题,明天就把钱汇回去。然而,其实她的积蓄已在这两年间,慢慢被曹父的病消耗光,明天汇过去的钱实为她这个月的房租。她觉得妈妈既然主动来要,想必这是急用的,房租那边她应该可以先拖着,毕竟她从无久租纪录。
    曹一帆与母亲的关系很复杂,并不如偶像剧情节般母慈女孝。小时候,突然有一天,村里所有同龄小孩都来欺负、指骂她;女人们则不再让她随便串门子,还不让自己的小孩与她往来;男人们看她的眼光则不再单纯,有的是同情,有的是不屑,有的是猥亵。她慢慢从别人口中得知原因,便开始讨厌她父母。为了不再被随便霸凌,她每一顿饭都吃得很认真,久而久之长得壮实,但不再惧怕与其他女生打架。她也很努力学习,让老师们都喜欢她,帮忙保护她。
    高一那年,曹母就向她表明,即使她学习再好,家里也没闲钱供她上大学,所以劝她尽早辍学去工作,帮补家计。她不服气,当起了写手,赚了一些钱,老师也帮她争取了一些奖学金和补助。可是高三那年,曹母依然反对让她上大学。曹母认为既然写小说能赚钱,便干脆留在家里专心写,女儿现有的钱只够应付第一年大学学费,往后三年要边读边赚钱,她觉得不实在。
    自此,曹一帆对父母的讨厌变成了怨怼。为甚么父母就看不到她的努力?看不到她的成长?为甚么要她与他们一样,留在这条古老的村庄里默默忍受其他人加诸在身上的痛苦?为甚么当她有能力去改变时,却处处阻挠?为甚么就看不到她的梦想?
    曹一帆出发去S市那天,她对自己许下誓言:离开吧,自私一点,不要轻易回来。这也是她大学毕业后坚持留在S市的原因之一。
    她曾以为自己能从此与过去挥别,没想到曹父被查出肝硬化。她以为自己能不去同情她父母,结果却还是心软了,每月都往家里汇钱。可惜曹父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每况愈下,无法工作,全家就只靠她。
    曹一帆回想,她的人生至今,好像每一步都走得举步维艰,一直不断被过去纠缠。她知道像一般人那样找份工作,正常上、下班,能有更稳定的收入去支持家人,然而写作是她一生所爱,就这一样,她无法为家人而割舍。想到这里,她握紧着拳头。
    就从今晚开始,勇敢一点、放开一点。她想。
    ~~~~~~~~~~~~~~~~~~~~~~~~~~~~~~~
    林靖离开酒吧时,已是深夜,派对自然早就结束。他如常驾驶自己的奔驰越野车回家,可是驶了不到几百米,便看到曹一帆独自坐在一家Club外的长椅上,表情呆滞,眼神涣散,显然是有些许醉意。他用力踩下油门,让车子飞快驶远。
    竟敢威胁、利用他,这样的女人与他再无瓜葛,他想。
    车子经过了一个路口、两个路口、三个路口……他脑里仍然浮现她呆坐的模样……迷蒙的眼神、艳红微翘的嘴唇、几束曲发搭在肩上,垂落胸前……等等!她的小V领何时变成大V领的?!这个女人也太没心没肺了。
    他咬咬牙,扭动方向盘,把车子驶回酒吧区。
    他回到club门口时,曹一帆仍然维持着同一个姿势。
    「在做甚么?」低沉厚实的男声在头顶响起,曹一帆心里又惊又喜,脸上漾起了甜美的笑容,猛地抬头一看,竟是面无表情的林靖。期待的笑脸顿时变成颓丧。
    「等人。」她随便回应。
    这样无心的一个表情、一个抬首,竟有一剎那牵动了林靖的神经,他居然有点讨厌看到她的失落。
    「等人?派对十一点结束,现在……」林靖看了看手表:「已经两点半了,是在等人,还是在找客人呢?」
    「关你甚么事?」曹一帆不知为何有点羞怒,也许是因为他真的信了她是援交妹,也许是因为等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一个人来撩拨「半醉半醒」的她。
    她直觉只要尝试过真正的如水之欢,就能写出引人入胜的小说,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她今晚很想找个人来体验一下,她还故意拉底了领口,希望增加成功率。
    曹一帆居然没有否认在找客人,这让林靖莫名不爽。「你住哪儿?我载你回去。」这是他的命令,不是邀请。
    「不用客气了,你走吧。」曹一帆难得喝到微醺才下定决心,她不想轻易放弃。虽然她不敢主动找Club里出来的男生,但她还是想再等等。
    林靖是个没耐心的人,他揪住她的手肘,把她拉起来就往车子后座塞,再马上开车走人。
    「先生,你会不会管太多?」曹一帆本来就有点头晕,被人这样拉扯,心情就更不好了
    林靖懒得跟她舌战,只重复问她:「你住哪儿?」
    「我不回家。」
    「好,那我送你去最近的酒店。」
    「我不去酒…等等……你也是个男的哦!你…你…要不要跟我上…上…酒店?」曹一帆突然才意识到,她不就只是想找个男人吗?现在不就有一个了吗?
    林靖气得急剎了车,质问道:「你的生意竟敢做到我身上来?!」
    「不不不,不用钱,就只是简单的……成年人的……性体验。」曹一帆连忙否认,已管不得羞不羞耻,她只想写好自己的小说,所以也没打算澄清身分。
    「你就这么欠男人操吗?」在他妈妈面前明明有礼谦顺,在他面前却一时一个样,林靖忍不住想撕开她的面具,看看那个才是真正的她。
    曹一帆被问得哑口无言,有至少五秒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对!我是。那你想操我吗?」林靖难以置信地瞪了她一眼,她没有理会,继续嬉皮笑脸地说:「我保证不用你负责,只要你……安全!」
    她嘴里看似很放得开,心里却为自己打气:曹一帆勇敢一点!豁出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