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肉肉女才惹人爱呢 (1V1,都市,捆绑) - 啜泣(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啜泣(H)
    曹一帆尚在喘息,林靖把她被吊得高高的一腿一脚放下来,再把她整个人拽到地上,双膝着地,并让她背过身去,上半身靠在沙发座位边沿。由于左手跟左脚被绑、右手跟右脚被绑,她现在就像一只依偎在沙发边的小青蛙。
    曹一帆以为林靖要从后要他,却没想象他有了新花样。
    林靖翻了她的包包,确认里面没有窃听器、手机也没录音后,他忽然有个好玩的想法。
    曹一帆虽没有纤细的腰身,却有挺翘的美臀,在黑色丝袜的包覆下,她今天的臀部更显紧实、浑圆,林靖忍不住上前轻拍了一下,吓得她忍不住抖了一下。
    丝袜的破口处已湿得惨不忍睹,他毫无预警地把一支被调到震动模式的手机抵上去,再拨通电话。
    「啊……啊……」曹一帆被身下的震动惊得尖叫连连。她想扭头喝止林靖,却因被束缚着而无能为力,最后只能边摇头边喊不。
    林靖喜欢她的反应,便更用力抵住手机,甚至把手机一角塞进她那条小缝隙中。此时的手机彷佛已成了按摩棒。
    「嗯啊……」曹一帆觉得下身有几千只蚂蚁在攀爬,酥痒不已,除了仰头呻吟,她想不到更好的排解方法。
    尽管她想慢慢挪开,林靖的手却总是很快跟过来。
    「我不行了,不要了。」她哽咽着请求。
    林靖把自己的手机丢到沙发上,放在曹一帆视野可及的地方,问:「为甚么要接近我?说了就放过你。」
    「我不是故意要接近你,要不是在相亲公园遇到你妈,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曹一帆认真回答。
    「是吗?」
    林靖似乎不太相信,在她眼前拨打了她的电话号码,她的下体随即传来有频率的震动。
    「嗯啊!那是…我的……手机?」曹一帆非常惊讶。
    因为视野有限,她本以为他用了甚么性玩具来「招待」自己,却没想到是她的手机!。
    「对啊,你的手机,湿漉漉了呢!」他在她耳边轻声回答「再不说真话,只会越来越湿,忍不住高潮的话,还可能会报废!毕竟……之前你就喷了我一车子水。」
    他不说还好,提醒了她,反而让她更莫名地兴奋。他居然用她的手机玩她,光是想象身后的他那邪肆、得意的表情,她便觉得全身发烫,感观被放大了好几倍,胸前两朵寒梅自然傲放。
    拨号太久,电话自动挂线了。曹一帆顿时舒了一口气。可林靖怎会给她留有余地,他马上又按了重拨。
    「你要怎样才相信我?!」曹一帆委屈地问。
    「说真话。」他无情地回答。他向来运筹帷幄,只要力所能及,他就绝不容许身边出现任何威胁。
    曹一帆已无话可说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可理喻,而且花穴的快感已占据了她所有感观。她只能咬牙硬撑,忍着不高潮,因为她真的没钱再买一支手机了。
    林靖一次又一次拨打电话,乐此不彼,几轮下来,曹一帆已到了极限。
    「呜……林靖,求你,不要了……」她还是哭着求饶了,虽然很不甘心。
    也许是听出来她又哭了,林靖这次竟没一直逼她逼到高潮。
    他松开绑在她身上的皮带和领带,让她平躺在地毯上,然后分开她的腿,直接进入她。
    「嗯!」曹一帆闷哼了一声。
    在双手重获自由后,她便一直捂住脸啜泣。她真的很后悔自己来了这一趟。
    林靖掰开她的手,把两手扣在她的肚子上。只见曹一帆哭得梨花带雨,撇过头去,没与他对视。他抽动分身,不徐不疾,九浅一深,每一下深入,都直达花心。他以为她会被快感淹没而停止哭泣,可是她没有,她依然在掉泪,还越掉越凶,掉得他心都烦了,因为她这副样子,跟以往几任女友很像。
    他过往的女友得知他的僻好后,一开始时大都能接受,甚至认为是一种情趣,然而他逐渐释放自我,性需求非常大,也越来越多花样,那些女人后来便变得敷衍,甚至害怕他,不愿与他欢爱,最后,没有一个是真正乐在其中的。
    他知道自己与普通男人不同,有特别的性需要,有一点施虐的倾向,然而他极讨厌伤害女人身体,所以SM圈子里的主奴状态并不适合他,他也没那个时间去维持那么一段关系。再者,他是个非常高傲的人,他不认为自己驾驭不了这种性需求,也不认为自己必须苦苦找寻一个意趣相投的女人,所以他放任自己空窗两年,埋首工作,爱情甚么的,只能排在亲情、工作之后。
    女友不乐意,他还能体谅,身下这个女人,自投罗网,三番几次勾引他,疑似带有目的般接近他,现下竟然不乐意了,凭甚么?一个愿意出卖身体的女人,凭甚么不乐意?一个不太有姿色、又不是魔鬼身材的女人,凭甚么?!
    想到这里,他不但心烦,更有点生气。
    他从九浅一深,改为下下深入,猛烈击入还不够,还借由拉住她的双手,把她的身体也连带拉向自己,迎合他的进入,就像是报复,她越不愿意,他便越要送她到极乐,让她俯首称臣。
    「嗯…啊…啊…啊…不…停…停…不要…啊……」
    激烈的节奏与重重的抽插,使曹一帆不自禁地发出了淫荡的呼喊。她提起双腿,踩在他的胸肌上,想把他踹开,但林靖不动如山,依旧以交合演奏摇滚乐,整个办公室「啪啪」作响。
    他一手继续抓住她的双手,另一手则箝制她的双腿,拎住她两脚,像给婴儿换尿布似的,嘲弄道:「不自量力!」
    两腿并拢增加了花穴的磨擦,令曹一帆变得更敏感。而林靖亦更狠了,简直是把她往死里操。插入不但快而深,每隔几下便会在最深处停留,且下身持续施力,让她的花心被久久顶住,非常刺激。
    「不要!」她摇头呼喊,只觉鼻头泛酸,这种鼻酸不是因为伤心难过,纯粹是因为太敏感、太中的。
    林靖的撞击,使曹一帆那两团巨乳也跟着激烈摇摆。他看着她因快要高潮而失神的眼睛、布满泪痕的脸颊、泛红的鼻子、跌荡的大白乳,竟觉得有一种凄美。让他很想射,把全部精液都射给她。
    他放开了她的手、脚,把她两腿挂在自己手肘上,再压向她,使原本的抽出、送入,变成从上而下的打桩模式。
    在最后冲刺时,他吻住了她,像要把她的一切不满、嬲怒、情欲都吞没。
    「嗯……」快感灭顶一刻,曹一帆只能勉强从鼻子哼出声音。
    精液喷洒在花穴深处时,滚烫得她无从招架,整个子宫、整个身体都在抽搐。二人算是一起迎来了高潮。
    んāǐτāńɡsんūщū(塰棠樹屋拼音)。℃蕶м~~~~~~~~~~
    林靖穿戴整齐后,曹一帆仍躺在地上,累得一动不动。
    「下去公关部把合约签了吧。」他边调整领带边说。再看看地毯上的她,一副惨被蹂躏的样子令他心情舒畅,继续道:「就说林总很满意。」
    就在刚才射精的一刻,他决定要把她留下,因为她太好玩,他需要这么一件玩具。
    两年了,积压两年的欲望也该要宣泄了。假如他俩的相遇真是偶然,那他也需要时间去查证。假如她真是怀有目的来接近他,他更需要顺藤摸瓜,揪出背后利用她的人。这个女人破绽很多,只要他行事小心,也不怕留她在身边。他是这么想的。
    然而曹一帆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恢复体力后,便慢慢坐起来,整理衣着,把该穿的穿好、该扣的扣好,还脱下一双破丝袜,把它塞进包包,全程没正面看林靖一眼。
    穿上高跟鞋,她便要开门出去,临走前,她背对他,幽幽地回了一句:「谁稀罕。」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んāǐτāńɡsんūщū(塰棠樹屋拼音)。℃蕶м~~~~~
    望月的话:
    有肉又要兼顾人物塑造、感情建立,好难哦!原来半肉半情的文这么难写!天啊~~~~这星期超想逃避不更新呢!XDXDXD
    之后几章可能都是剧情,希望想吃肉的宝宝们先别离我而去,姐姐好担心呀,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