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719章 怀疑人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又一铁棒轮在了他的腰板上之后,他难受的咧着嘴就顺势倒在了我的身前。
    等殷九叔倒下来之后,我看到那个像是这几个人带头的小青年对其他人喊道:“快点给我弄死了这傻小子,咱们闹的动静够大了,再等等只怕就走不掉了!那个梁子,你上去把他给结果了吧!”说着说着,这个小青年就对着一个干瘦的小青年道。
    “啊?我?为什么是我?”
    “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不是你还是谁?难道还是我吗?快点!麻溜溜的!”带头的小青年叫嚣道。
    “可是……可是我没有杀过人啊!我没经验!”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个干瘦的小青年腿开始哆嗦了。
    “去你么的!你没有,难道我们就有了吗?要不是大姐大下了死命令,谁特么敢整这事儿?快点的!再晚了天都亮了!”带头小青年逼迫道。
    “可是…可是……”干瘦的小青年可是了半天,也没敢走上我们身边,眼神躲躲闪闪的,一会儿看向那个带头的小青年,一会儿又看向了我们,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股子凶狠的劲头。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那个之前在门外喊话的人道:“瞧你个怂样,刚才还舞舞喳喳的,现在就软了?难怪去外面找野鸡办那事儿,你都是最快完事儿的一个!软的就特么是软的,没用的玩意儿!你不来,我伟子来!不干死了他,以大姐大的行事作风,就得让咱们比死猪都难看!”
    说完话,这个自称是伟子的人夺过了干瘦青年手里的长刀,然后拎着刀就朝着我们走来。
    我发现,在他走向我们的时候,身子明显有些颤抖,脸色不怎么好看,似乎是很紧张的样子。
    等到了我的面前,他握了握刀柄,然后对我们道:“那个……死了别找我们报仇,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
    话落,这个叫伟子的青年拿着刀闭着眼睛,然后嘴巴里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道:“别怕,就特么当杀猪宰羊了,就特么当杀猪宰羊了!”
    自己自语了两句之后,那家伙就一咬牙,发狠先是向着我的心口处捅去。
    危急时刻,我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身子赶紧一转。但我还是晚了半秒,下一刻,只听噗呲一声,我的右胳膊挨了一刀。
    还好,我躲的够快,再加上他是闭眼捅的,所以没捅正,只是给我胳膊捅了个口子,鲜血哗哗的就流了下来。
    捅完了之后,自称伟子的小青年睁开眼睛见捅歪了,又要再补一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伟子身上的无线电通讯装备突然响起起来。
    像这种人有这种先进的玩应儿,足以说明他们的不普通了
    等接过了无线电,过了差不多十秒钟,那被称为为伟子的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他先是冲着我们宿舍的窗外扫了一眼,像是想看看窗外有谁似的。跟着他丢掉了手里的刀子,然后直接转身带着其他人从容走出了宿舍,转眼人就不见了……
    我不知道那伟子在接了电话后,为何突然带人走了,但至少我们是安全了。一番惊魂之后,我被殷九叔送到了俄尼镇上的卫生院。
    到了卫生院,经过一些检查,还好,我没啥大事儿,就是受了些外伤,没伤到骨头啥的,我右胳臂上被封了几针。
    第二天早上,来调查的警司询问了我们这起事件的起因,我和殷九叔表示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表示没惹他们。
    等警司刚走没多久,我就对一旁病床上的殷九叔发牢骚道。
    “哼,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没想到到后来还是被那几个小青年给打成了半残!”
    见我这么说,殷九叔没好气道:“你是真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我老胳膊老腿的没散架就算不错了!要不是很久之前,我学过的一套柔拳趁他们不备打退了他们一波儿,估计咱俩这会儿都特么见阎罗王了!”
    见殷九叔这么说,我摇了摇头,跟着我对他问道:“诶?九叔,你说这伙人为什么半夜来找我麻烦?我招谁惹谁了?”
    “这得问你自己啊!你肯定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然后被仇家追上门了呗!”
    “不可能啊!我最近半年一直都本分的很,从来没惹事儿啊!诶?对了九叔,你昨晚怎么出现在我们宿舍里了?”
    见我这么问,殷九叔脸色突然变的不大自然,跟着他对我道:“我昨晚本来去宿舍找你有事儿的,但你不在,我就在你们宿舍里等了起来。结果三等两等的,我就睡在你们宿舍了!”
    “是吗?对了九叔,还有一件事儿我得问你,昨晚在厂院外的广场上,后面那个陈百川对上了半空的血雾,到最后你突然消失了,我想知道,那个时候你人突然哪里去了?”
    “啥?陈百川是谁啊?什么半空血雾?你说啥啊?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不是,九叔,你难道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儿?先是出现了血雨,后来你用旱烟杆子还跟红衣女人缠斗了一番,这你都记得吗?”
    “我说你这孩子都胡说啥啊?昨晚我明明在宿管室里看武侠小说啊,什么血雨,什么红衣女人?你没事儿吧!”
    “啊?昨晚的事儿难道你都不记得了?”我被殷九叔的回答完全整傻眼了。
    “你说的根本都是没发生的事儿,我记得啥啊!”
    听他这么回答我,我还想争几句,但最终我放弃了,我想,殷九叔现在不肯承认,可能是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但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昨晚的事儿,殷九叔说记不住也就罢了,可等我回到工厂后,我发现,工厂里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似乎整个工厂就我一个人知道昨晚都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当我发现了这个情况后,我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的这个情况,就仿佛我过去在俄尼镇做了很多大动作,大事情,结果所有人都仿佛被抹除了记忆一样!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