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723章 狼狈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我这样,微微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对我道:“要不这样,我给你再去拿一杯茶水喝,估计你再喝一杯之后,可能就好了。跟你明说吧,我给你的茶水还有提供那方便能力的药效呢!”
    听说她给我那什么茶水,我这才想到我刚才有喝过一杯,于是我赶忙问道:“姐姐,我刚才也喝了一杯,不会是我喝了那玩意儿后,才导致我这家伙事儿不好使了吧?”
    “瞎说,这不可能!你先等着,我去给你拿!”说着话,丁玲就去给我拿什么茶水去了。
    等她走后,我郁闷的抽着烟,我也纳闷儿了,我自己的东西我知道,一点毛病都没有,今天怎么就怂了呢?难道果真是因为最近找不到工作上火,再加上熬夜玩游戏所致?
    我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就在我坐在床上郁闷的抽着烟的时候,我无意间撇见,在一旁的床头柜之上,放着一个盘子和一个玻璃杯子。
    借着烛光,我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盘子里装的是一块肉,准确的来说,还不是一块儿熟肉,因为我发现,盘子里的肉血乎刺啦的,看着就特么瘆人。而玻璃杯里装的却是红色的如同鲜血一般的液体!
    在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说实话,我有点怕了,嘴巴里的烟也差点掉到了床上。就在我有些害怕的时候,刚好丁玲又拿着一杯茶水走进了卧室里来。
    见她来了,我对她问道:“你……你那床头柜上,那盘子里装的是什么?还有那杯子里,那是……是不是血啊?”
    听我看着床头柜的方向这么问她,丁玲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然后对我笑呵呵的回道:“我平时比较喜欢吃西餐,那盘子里的是六分熟的牛肉。至于那杯子里的,这是我自己用新鲜草莓搅拌而成的草莓汁儿,怎样?要不要喝一口?”
    说完,就走到床头柜的跟前,然后拿起那杯被她说成是草莓汁儿的液体,嘴凑到杯口就自己喝了一口。在喝完了一口之后,她咂吧咂吧了嘴巴,像是很享受一般,而后就把杯子推给了我。
    “你尝尝,看味道好不好?”
    看着丁玲那有些苍白的脸,看着卧室里的灰白色的色调,一杯如血水般的果汁儿,一盘六分熟的牛肉,还有床底下的磨牙声,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于是我赶忙从床上起来,然后穿戴好后跟她道。
    “那个姐姐,你看我今天也不在状态,要不我先走吧,改天有机会我再来怎么样?”
    “这就走?怎么这么急?难道是姐姐不吸引你?来嘛!喝了这杯茶水,你就在状态了,乖!”丁玲一边对我猛抛着媚眼说着话,一边扭动着身体,像是在勾引我似的。
    可她越这么做,我就越觉得哪里不对,我突然觉得这女人极度危险!
    “不了不了!我先走了,就不打扰姐姐休息了,咱们改天见,改天见!”
    对丁玲说完这话,我就急匆匆的下了楼。等我来到了一楼的大厅之后,我就回头向着楼上看了一眼。
    我发现这个时候,丁玲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看着我,她的眼神之中有着几许落寞之色,不知道为何,她这个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心疼,有些难受。
    不过我还是走了,我总感觉这别墅里的一切都太不正常了,可能是因为最近工厂发生的事儿搞得我压力大,想的多导致精神有些紧绷吧,但是我就是害怕了,不管她有多么的诱人,此刻的我是没有半点想留下来的想法。
    等我毅然决然的推开了别墅门之时,我听到站在二楼楼梯口的丁玲对我喊道:“季汉,用不用我开车送送你?”
    我对她回道:“不用了,我自己走走就行!”
    “那你回去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哦,我会想你的!还有,以后我们子一起工作,见面的机会很多,总有机会在你行的时候做那事儿的!”丁玲对我道。
    这次我没有回答她,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了别墅后,我先是缓慢的走着,到后来开始跑了起来。一直等我跑出了整个别墅之后,我才停了下来,弯腰喘起了气。
    回头看看我身后的别墅,依旧是奢华,高贵,大气,在夜幕之中宛如一座宫殿。
    看着那个别墅,我心里在问我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跑出来了呢?我到底怕什么?还有,我今晚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什么茶水的原因?
    摇了摇头,我不再去想这些,而是转过身,准备离开。
    话说一个人在这个夜晚走着,我就觉得很让人胆寒,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第二天上午快十点多钟的时候,我才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要是放在前段时间,我每次都是早早的起床,然后急着去工厂工作,而今天,因为我暂时不去工厂工作,又没有什么多余的事儿,所以我我难得的睡了个懒觉。
    起床的我先是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准备整点吃的。等我来到了我的厨房我傻眼了,我的厨房里毛吃的都没有,于是我只能下楼打算去外面买点什么吃的。
    等我走出了这栋楼,当外面的阳光洋洋洒洒的照射在我的身上,出事了!
    我突然感觉我整个人跟过了电似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浑身猛的颤抖了起来。紧跟着,我就感觉我身上的肌肉像是突然萎缩了一样,周身的血液也都像闭塞不流通了一般,疼的我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它一个大马趴。
    等我反过味儿来之后,我赶忙快速的推门缩回到了楼道里。
    缩回去后,被电击的感觉立马就消失了,那种肌肉的萎缩感,血液不流通的难受劲儿通通消失,除了头皮耳后微微有一些痒之外,再无任何不良的反应。
    怎么回事儿?怎么出了门我会出现刚才的那种不适应的症状?
    我有些搞不明白了。
    皱了皱眉头,我又小心翼翼的向着楼外走去。这次,当我推开楼门,然后出现在外面站在阳光下的时候,之前的那种不适感并没有再次出现。只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有可能是心情不好所产生的错觉,我发现我特别讨厌外面的阳光,特别不愿意待在阳光下。
    感觉到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不适感,我就来到外面的一个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吃。
    等填饱了肚子,回到了住处,我看到在门口,居然放着一只纸鹤。
    拆开细看,上面的内容瞬间吓得冷汗直流!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