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ρó①8è.cóм 假孕(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郑曈后悔了,他就不该放着林芷单独洗澡。
    看着肩上那一片红色,他攥紧了拳头,又只能将气往肚子里咽,起身去拿药箱。
    她睡得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但若不及时处理,只怕之后会更加难受。
    因此郑曈也不管会不会吵醒她,细细地将烫伤膏涂上去,一边轻轻吹着气,一边庆幸只是伤在这一处。
    完全不在乎自己擅自检查她身体的行为已经越界了。
    纯黑的瞳眸里倒映着女人半露的肩背,不含一丝一毫的欲望,底下却暗涌着另外的情绪。
    ——不能让她碰到伤处,所以她只能侧着睡。
    睡着时身体难免会乱动,因此,他得留下来。
    洗漱完毕,郑曈心安理得、轻手轻脚爬上了床,撩起她及肩的发丝,在她的脖颈上印下一个虔诚爱怜的吻。
    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如此拥抱一无所知的林芷。她身上干净至极,什么味道都没有。
    如果,她能忘掉那个男人,忘得一干二净就好了。
    扬起一个苦笑,郑曈闭上双眼。
    埋藏在最深处的记忆,却如泡泡一般“咕噜咕噜”往上冒,越接近水面就变得越大,然后肆无忌惮地爆开来。
    他也曾如此抱过林芷。χⓎüsHüωü㈥.©Øм (xyushuwu6.com)
    那时她还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她的父亲出差,便只能将她托付给邻居——也就是郑曈的父母。
    时至夏夜,巷子里的小孩在看完电视上播放的《数码宝贝》之后,纷纷聚到郑曈家玩耍。
    大概是因为鬼节才过不久,便有人提议讲鬼故事。
    讲了什么他记不得,只记得那晚上,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林芷,居然半夜来钻他的被窝。
    问她怎么了也不讲,他便开玩笑地说一句“不会是怕了吧”,没想到正好戳中了小姑娘的死穴。
    林芷恼羞成怒,转身就想下床,口中还嘟囔着“我才不怕呢”。
    郑曈连忙从后边抱住她,也不管那么热的天气,肌肤轻轻一碰就会渗出汗来。
    小姑娘软软的一团,头发丝也是极软的,整个人就像是刚蒸好的糕点。
    即使只是将脸靠近她的脖颈,面颊也被熏得通红。
    他大林芷叁岁,手脚皆是修长的,那般抱着便缠得她动弹不得。
    他一边服软哄着,一边在心里笑她胆小,却第一次觉得她也有柔软可爱的一面。
    林芷平日里人小鬼大的,也不叫他“哥哥”,反而一口一个“郑曈”叫得欢。
    神采飞扬得夏日的太阳都比不上。
    夜深了,没了太阳,她躲在他怀里。
    她还“哼哼唧唧”的假装不愿意,郑曈干脆撒手,说:“那你回去睡。”
    小姑娘气得摸索着抓起他的手腕,放到嘴边就是一咬。
    那湿热的触感,居然激起了触电似的感觉。
    郑曈永远都无法忘记——他无缘无故地,勃起了。
    装模作样地凶了她两句,发泄浑身的羞臊感,最终他揽着困极的林芷睡了过去。
    现在,她像当时那样乖乖地缩在他怀里,呼吸平稳。
    郑曈宁愿相信她拧紧的眉头已经松开,在他怀中坠入了美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