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假孕(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将就着吃,晚饭我再做精细点。”
    将小号砂锅端上餐桌,他下意识打量缩在米黄色餐椅里的林芷。
    她小幅度点着头,又抿了抿嘴:“这叫将就啊?”
    浅褐色的香菇粒,切成丁的土豆边角圆滑,看上去便很是软糯,肉沫与青葱混在一起,米饭淋上浅褐色的浓稠汤汁。
    香味随着白气飘散,让她又大大地吸了口气,微微眯眼的姿态像是开饭前循着味道而来、表情期待的猫。
    “没青菜,今晚补上。”
    郑曈对于她的饮食,简直是严格到极点。
    只不过时间实在不够,下班后再去菜市场时,上午的青菜都卖光了。
    “已经很好啦——”林芷接过他递来的勺子,舀了满满的一勺放进口中。咀嚼时,颊边的碎发一动一动的。
    郑曈松了口气。
    也不枉他中午下班时匆匆从医院赶回,只为亲手给她做午饭;不枉他包办所有的家务,生怕请来的家政会吓到她。
    虽然累,可看着她的面色逐渐红润,眉间的郁结也消散不少,郑曈便觉得幸福。
    她不爱他,也无所谓了。
    郑曈想着十几年前的某一天,她看着蹲在小巷墙壁上的野猫,说“无所谓”。
    养不熟也无所谓,被抓伤也无所谓,她就是喜欢那只猫。
    至今他还记得,那只猫浑身是显黄的白毛,右后腿有一块小小的疤痕。
    受了伤,对人类警戒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她顶多是在它睡觉的时候偷偷抚摸几下。
    吃完午饭,郑曈匆匆洗了碗又回医院去,临走前还叮嘱林芷要睡午觉,不能偷偷看小说。
    脑子里满是她蜷缩在被子里、猫一般等待他抚摸的乖巧模样。
    郑曈揉了揉太阳穴,踩点打卡上班。
    以往他都会在下班后多待一会儿整理资料的,现在却是时刻关注着时间,到点就立刻收拾回家。
    不能饿着林芷。
    他风风火火地回了家、做饭,在吃饭时总算能喘上一口气。
    只有在看着她一口口吃下他做的饭菜时,他才能同样咀嚼、吞咽。
    欺骗自己——她很喜欢,所以只让她吃他做的饭菜,是正确的。
    “郑曈。”林芷抬起脸来,羞涩地轻抿唇,“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
    他着筷的手顿在半空中。
    “我……怀孕了。”她恢复了生机的眼睛里,泛滥着雀跃的幸福感。
    怀孕?!遗腹子?!
    郑曈一时做不出反应。
    那个男人就算死了,也不给他机会么?!
    “嗯,那恭喜啊……”
    他语气里浸着酸涩,却忽然间想起来——她不孕。
    甚至在分割遗产时,她的婆婆还低声骂她是“生不了蛋的母鸡”,那时她浑身僵硬,瞪大了的眼瞳里全是苦痛。
    怎么可能有孩子……?
    “那,明天我带你去检查一下吧。”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他夹起一块咖喱鸡放到她碗里,“以后要吃两个人的量了。”
    “哪有那么快。”林芷有些不好意思,却是乖乖夹起鸡肉咀嚼,小脸上尽是期待。
    心中的怒意几乎要沸腾起来,郑曈仍旧陪着她把饭吃完,只不过洗碗时“不小心”砸碎了两个盘子。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胸口一直以来装着的滚烫的黑色液体溢出了容器,沉重无比,压迫得心脏的瓣膜几乎要停止运作之后,又入侵了胃部。
    他将晚饭吐了个一干二净,看着满手的鲜血,眼眶一阵发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