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假孕(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芷孕吐了。
    可怜巴巴的,干呕得眼眶发红,一双手攥着盥洗台,手背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郑曈……他好折腾我呀……”
    喘着气,接过他递来的温水,林芷抱怨的语气中又夹杂着幸福。
    “嗯,很不乖。”轻拍着她的背顺气,郑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面色也苍白得接近半透明的纸,眼底堆积着青黑,嘴角紧抿着却仍旧泄出阴暗的情感。
    幸好她低着头,不会看到这样可怕的一张脸。
    抽过纸巾细细地擦拭她的唇角,郑曈又摸了摸她的小腹:“你要乖,不能折腾妈妈,知道吗?”
    他语气温柔,抚摸也是轻得不得了,垂下的眼睫里尽是扭曲的担忧。
    明明没有怀孕,小腹居然微微鼓起。
    为什么没有早点注意到呢。
    那时她并非好转,而是因为心灵极近崩坏,身体为了活下去,顺应了她的愿望作出怀孕的假象。
    孕吐,虚弱,羊水出现,月经停止。
    “郑曈,这样下去很危险。”精神科的医生语气沉重。
    如果告诉她真相,或许她会再度崩溃,甚至失去活下去的意愿;如果就这么拖着,她的身体也没办法支撑太久。
    “她并非想要孩子,而只是想怀孕,连十月怀胎的常识都抛弃了——”
    “大概是因为身体也明白没办法真的生出孩子,所以就屏蔽了生产的相关信息。”
    一句句话,每个字拆开来他都能懂,合起来之后又变得极其难以理解。
    “这样的病……我没办法,或许……谁都没有办法。”
    郑曈被打入了地狱,站着不动,地面迟早会被岩浆消融;往前踏一步,便是狱火焚身。
    林芷的轻笑声将他拉回现实:“郑曈,你真是个好爸爸。”
    爸爸……?
    为了不伤到她,他从不在林芷面前提及那个男人,而她自己也根本没有说起过。
    莫非,同样是因为过于痛苦而选择忘记——但这也代表着她无法面对,会把他记得更深。
    “那当然了。”扶着她起身,将她黏在腮上的碎发拨开,郑曈低头在她的眉心印上一个吻。
    林芷只是笑着,美丽又空洞的微笑。
    那双瞳眸溢出的快乐,只是湖面表层飘着的浮萍而已,风一吹就会露出清澈干净到接近虚无的湖水。
    “想吃什么,我重新去给你做。”
    “不用啦,我可以继续吃的。”林芷任他牵着手离开卫生间,声音柔柔的,“宝宝可能只是不适应而已,这次一定不会再吐了。”
    也好,他也没有再去做饭的力气了。
    郑曈重新将饭菜热过,她很是主动地拿起筷子,小口吃着,还偶尔抱怨着想吃更酸一些的。
    适合孕妇吃的食物,他都做得口味极淡。
    “好,明天买些番茄回来。”
    为了配合她,郑曈自己也十分地入戏,在她高兴地点头时甚至浮现出“这样也不错”的想法。
    现在,林芷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那个不存在的孩子。
    四舍五入,不就只有他了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