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ρó①8è.cóм 假孕(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辞职?!”
    “嗯。”郑曈面上仍旧风轻云淡。
    “为什么,是因为……?”
    “我要带她去治疗。”
    如他所料,女医生面上出现了同情之色。
    “那好吧,希望她快点康复。”她叹了口气,让开路。
    郑曈前途无量,如果再待个几年,或许晋升为主任医生都没问题。
    但这些东西,在林芷面前通通算不上什么。
    尽快收拾了办公位上的东西,他步履匆匆,生怕单独在家的林芷出现意外。
    辞职是叁天前才有的想法。
    林芷的精神越来越好,甚至还主动承担家务,温柔贤惠、听话到极点,让他逐渐松懈。
    因此在打开家门、看到她昏倒在地上时,郑曈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χⓎüsHüωü㈥.©Øм (xyushuwu6.com)
    他眼前发晕,手脚不听使唤,仿佛只是依靠极其脆弱的丝线而与身体连接在一起似的。
    呆了十几秒才将她抱起来。
    林芷当晚就发了烧,迷迷糊糊的,却时不时哭泣,枕巾都哭湿了两条。
    他沉溺在与她一同创造的幻象里,完全忘记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了过多的负担,不能继续劳累。
    郑曈请了叁天假,结果再回医院去并非上班,而是辞职。
    至于治疗……?
    为什么要治疗,如今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人,不好吗?
    “阿芷,我回来了。”提着新买来的排骨和蔬菜,他迫不及待地唤她,心脏跳动的频率早已不正常。
    卧室隐约传来一声回应。
    郑曈松了口气,关门时顺便落锁。
    “咔哒”一声,仿佛某种被拨弄的玩具发出的声响,冰冷又幼稚。
    “怎么又是排骨啊……”林芷皱起脸来,语气里含着娇娇的抱怨。
    “你身子虚,得补。”郑曈又晃了晃另一只手里的袋子,“乖乖喝排骨汤,就给你做凤梨炒番茄。”
    她高高兴兴地弯起眼睛,月牙似的形状十分漂亮,嘴边还有浅浅的梨涡。
    做饭、洗碗、拖地、收衣服,郑曈全都亲力亲为,只让她去床上躺着。
    他像是一台机器一样,运转时毫无顾忌,直到电量枯竭才会停下。
    “我又没那么娇贵。”林芷抱着小熊抱枕,鼓起腮帮子去拉他的手。
    “怎么这么冷?!”
    郑曈立刻松开拖把,在意识到自己双手不干净时,刚伸出的手顿在半空中又收回去。
    外边已经飘起了雪,但室内开着暖气,她只穿一套毛绒绒的粉色家居服,手也不该这么冰冷的。
    “等着,我去拿热水袋。”不等林芷回答,他便匆匆走出卧室,到杂物间里搜出极少用到的塑胶热水袋。
    那是在她搬入时买的,因着怕她生理期不舒服才备着,如今……
    就连那几包卫生巾,也毫无用武之地。
    急匆匆洗着手,他看着镜子里那张变得陌生的脸。
    面颊瘦削,眼窝就显得更深,纯黑的瞳仁里翻滚着交织的情绪。
    脸色并没有因为室内的暖气而稍微红润——或许方才有过,在发现她双手冰冷时又转为苍白。
    郑曈原想捧水洗脸的,可头一低,喉间便开始发涩。
    他连忙起身,才迈开几步便扒着马桶,再次将晚饭吐得干净,甚至吐出了胆汁。
    就像电量告竭前的提醒,徒劳无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