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假孕(9)【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烧着热水,郑曈茫然地望着电热水壶上剧烈升腾着的白雾,喉间仍旧火辣腥苦。
    她简直比水蒸气还要脆弱。
    无法存留,一旦碰触便会受伤。
    但即便如此,郑曈还是不曾退缩。
    他早就没有退路了。
    喝了杯温水将咳得沙哑的嗓子湿润,郑曈才回到卧室,将她怀里的抱枕换成套上毛绒套的热水袋。
    “郑曈,你真好。”
    林芷面上是欢喜的笑容,一双大眼睛眨巴着,眼尾不挑不垂,却生出活泼的意味。
    他见过这样的笑脸千万次,却从未有如此近乎虔诚地感动着。
    “知道我好,你就得乖一点,别总让我操心知道吗?”
    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郑曈痴迷地凝视她的脸,像是要将肌肤的纹理、眉眼的形状都刻入脑海一般。
    “我会听话的。”
    林芷已经习惯如此回答,换来他亲吻额头的奖励。
    “真乖。”
    大概是被圈养得久了,愈发像他的宠物了。
    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拖把,掩饰脸上无法控制的苦涩和扭曲的欣喜,郑曈继续拖地,而她则缩回被子里。
    “郑曈……”
    她轻轻一推,郑曈便神经质地睁开双眼。
    “怎么了,又涨?”照旧打开小灯,他轻车熟路地解开她的纽扣。
    “是,嗯……不是……”她的声音,似乎因为朦胧的光而镀上些许青涩。
    “那是哪里不舒服?”
    在脑海中回忆过一系列怀孕会出现的症状,郑曈皱起眉头,在她吓到似的缩脖子时,才恍然地克制着表情。
    “乖,告诉我。”
    他捧着她的脸轻吻,而林芷也习惯了这样的安抚,终于开了口:“我……想要了……”
    “想要?”郑曈一时反应不过来,只是望进那双闪着羞涩的眼睛。
    “就是……那个……”她眼睛一闭,仿佛上刑台一般的决绝,“想做。那里变得好湿……”
    一句话就将他身上的火点起来。
    “想要我帮你,对吗?”他继续解开她睡衣的扣子,这次却是一次解到底,露出了雪白柔软的胸乳和微微隆起的小腹。
    “对……我就是忍不住,郑曈……”
    林芷求救地握紧他的手,像是握住救命稻草一般。
    泫然欲泣的表情让郑曈下身一热,忍了不知多久的部位亢奋到像是要顶破内裤的束缚。
    怀孕期间,激素的分泌会导致性欲高涨。
    他将那些症状背得滚瓜烂熟,就连需要用的姿势,也早就刻入了记忆里。
    他已经入戏太深了。
    “哭什么,我又不会不帮你。”微笑着吻去她眼角的泪花,郑曈无视腹部的痉挛,帮着她脱掉衣服。
    身体像是四分五裂一般。
    胸腔腹部疼得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绞住,表情由他控制着,对她露出温柔的轻笑,下身亢奋宛如野兽。
    “这样跪着,可以吗?”
    将她摆成四肢跪床的姿势,他在女人轻颤的脊背上落下一连串的吻,“这样就不会压到孩子了。”
    “嗯……可以,郑曈你快点……”带着哭腔的声音,饱含水汽,在他的脑海里勾勒出她欲泣的小脸。
    “怎么这么急。”
    一路吻到她的臀瓣,他轻轻揉动着,毫无意外地见到腿间的一片濡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