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温床 - 盲目(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这工作多久了?”
    穿着黑衬衫的男人开口,音色十分低沉动听。
    “嗯……大概有一个月。”
    林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想着他们大概不是来查酒吧有没有雇佣童工的,而是要打探……楼上包厢里的服务。
    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啊——老板娘也没提前交代。
    “在这里都做些什么。”
    “老白,你可别吓着人家小姑娘。”徐先生笑着喝了口血腥玛丽,翘起的二郎腿显得很长。
    没有刷过的睫毛还是卷卷的,衬得她的眼睛水润澄净,林芷望向他口中的老白:“端酒、擦桌子,还有……给客人指路。”
    “指路?”
    “到卫生间。”
    “除此之外呢?知道楼上是做什么的吗。”老白冷着一张脸,让林芷怀疑这人是个面瘫。
    “没有了。不知道。”她诚实地摇头,因为头发尽数梳起而露出的白皙脖颈,被灯光抹上一层暧昧的光影。
    一直没开口的戴眼镜的男人端起高脚杯,惹来徐先生的诧异:“这么可爱的妹妹在,怎么只让老白表现了?”
    可那人就是不理他,兀自喝着酒,林芷被他手腕上的表划过的光晃了一下。
    “行吧,要不换个人问?小妹妹什么都不懂。”徐先生摸着下巴,眯起眼睛打量她时,像是一只狐狸在思考怎么调戏小兔子。
    “不过答案应该是一样的,你们怎么就对我没点信任呢。”
    “不用了。”老白朝她点了下头,顺便从口袋里拿出黑色钱包,“忘掉在这里说的话。”
    “谢谢先生,我会保密的。”
    林芷接过红色钞票一摸——五张?!太阔绰了吧?!半个月的生活费了啊!
    难怪这酒吧看起来不红火,但老板娘还能租楼上的几层当包厢。
    像是飘一般地出了卡座,她再转过头,视线被竖起的挡板阻隔,只剩下棕色木板在灯光下泛着温柔的光。
    这个酒吧……到底在做什么?
    理智提醒林芷不要去深究,但好奇心还是冒出了小苗,在她心头来回摆动着。
    十一点准时下班,她换好了衣服,还是忍住了去问还在端盘子的黎倩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要命的。
    踏上最后一趟电车,林芷打了个哈欠,看着车窗镜子里的自己。
    嗯,妆容仍旧服帖,眉毛弯弯,鼻子小巧又挺翘,涂了唇釉的唇泛着动人的水光。
    往下是保守的T恤和牛仔裤,背着书包,就像是外出做家教的大学生一样。
    周围只有零星几个上班族,通通面上带着疲态,车厢里安静得能听到电车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林芷无聊地拿出手机,积攒了几个小时的群聊又是“99+”,不过她只看艾特自己的那一条。
    “林芷负责联络吧?”
    “林芷是在郑曈老师班里,要不你去邀请他?”
    哦……她加入的学术策划部门,似乎要举办分享会和讲座来着。
    不过郑曈那么高冷,会答应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