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冬(1V1)H(又名:我的军官老公) - 42.太晚回去会不会被我爷爷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初晨慢吞吞地上楼,攥紧的手机竟一条消息都没有,她气不过把他拉黑了,电梯门开合时,她觉得自己太没风度,又把他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
    打开房门,望着客厅正在谈论时事政治的爷爷和他,她换上拖鞋,幽幽地说:“爷爷,明天晚上我要回家了。”
    “你不是害怕一个人住在那边?”
    “最近有个朋友失恋了,没地方去,找我倾诉下情感问题。”她意有所指,她刚才接通电话的时候迟疑了下,想起秦暮冬所作所为,她觉得自己跟失恋也没什么两样了,索性就答应了对方。
    爷爷没在深究,只道:“冰箱里有西瓜,你去切了给暮冬吃。”
    叶初晨手机振动,她抬起手机看了眼:“我不会切西瓜啊。”
    “我来吧。”秦暮冬站起来。
    叶初晨跟着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那我来帮秦叔叔端过去吧~”
    秦暮冬自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她垂头丧气地跟在他后面进了厨房,刚进厨房,人就被拉到了角落里。
    闻到熟悉的味道,叶初晨皱了皱眉,低头看他握住自己的手,挣扎了下。
    秦暮冬松开她的手,语气冷淡:“怎么回来这么晚?”
    “跟朋友逛街啊。”她眉眼弯弯道。
    “玩得开心吗?”他深沉的眸子盯着她白皙的脸蛋,开口的嗓音低低的。
    叶初晨笑:“当然开心,你看~”
    她秀了秀手腕上的银镯子:“漂亮吧~”
    秦暮冬的手缓缓抬起,她紧张地靠近墙面,两人贴的很近,呼吸缠绕在一起,彼此的心跳清晰明了。
    她攥紧手指头,仰着头气鼓鼓地控诉:“下午你就回来了,却不回我的消息,你就那么怕我爷爷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爷爷说你高中就和林东升谈恋爱了。”
    “那跟你不回我消息有什么关系?”她一根筋,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件事情,他不回消息。
    秦暮冬沉吟片刻,低头看她:“我不想回。”
    操,说得多么理所当然啊,她气得脸都红了,推他,却推不动。
    “那就不聊了,切西瓜!”她想弯腰钻过去,他拉住她按在墙上,明明十分暧昧的动作,弄得却像是在打架,叶初晨故意大声朝着外面喊:“爷爷,我姑姑呢?”
    秦暮冬怔了瞬,她趁着他发愣,快速跑到客厅,头上冒着虚汗,抽出纸巾擦拭额头,听着爷爷说:“和我们吃完饭就跑了,也不见人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有时间你多跟你姑姑聊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友情结了婚还是有的。”
    叶初晨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哦,我知道了。”
    *
    叶初晨白天逛街逛得脚疼,哈欠连连,执拗地想要听秦暮冬哄她,最后窝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直到听到他站起来说:“太晚了,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先回去了。”
    他就这么走了!她坐在他旁边发了几十条消息,他看了也不回复,到底在傲娇什么。
    究竟是谁的错,难道是她不懂事不成?
    目送秦暮冬离开后,她越想越气,趁着爷爷睡着,悄悄溜出了门。
    十点钟的小区里依旧有着人声,从楼上下来,她四处张望,竟然期盼着他会站在某个角落里等自己,看着自己穿上穿拖鞋的脚丫子,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他连消息都不回复,怎么可能会等她。
    更何况她在厨房的时候,已经推开他了,她懊恼自己当时该多听他解释两句的。
    说不定是真有什么事情没法回复消息,也说不定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呢。
    她暗自伤神地在楼下站了会准备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想着他的态度,她较着劲没发消息。
    “在找我?”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顷刻间,所有的不快好似烟消云散一般。
    她转身看他站在暮色中,眼底蓄着浅淡的笑,脸上揶揄的表情好像是在嘲笑她一样,她忽然忘记自己下来的目的了。
    她绝对不会承认是下来找他的,就算是找他,也是为了算账的。
    她佯装惊讶,语调故作轻松:“你还没走啊,家里洗发水没了,我下来买瓶洗发水。”
    “是吗?”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有种被看穿的窘迫:“当然,爷爷还在等我回家呢,我刚才是想这个点估计超市都关门了,我还是回去吧,你也早点回去。”
    秦暮冬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他说:“我看着你上去。”
    上去你妹啊!挽留她一下会死吗?
    她暗想自己是不是傲娇过头了,转身的瞬间发现他有要走的趋势。
    神特么不是说要等她上去再走的吗?
    数月未见,思念如潮水,在这样的夜色里更为深重。
    顾不得矜持,顾不得傲娇,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你混蛋。”
    他很快伸手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头上,两人拥抱着,叶初晨在组织语言,她想解释此刻的主动。
    半晌,秦暮冬暗哑的嗓音道:“我怎么混蛋了?”
    叶初晨抬眸,鼻子哼了声:“你心知肚明。”
    “还买洗发水吗?”他问。
    叶初晨有段日子没跟秦暮冬腻歪了,这会抱着他,有点舍不得他了,搂着他的劲腰说:“买啊~”
    “去哪里买?”他松开她,牵住她的手问。
    叶初晨弯了弯唇角:“随便~这个点了,估计没有几家店在开着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比市场价要高很多,不划算。”
    她只是在变相地浪费时间。
    “算了,不买了吧,你回去吧。”他不说话,她觉得沉闷,索然无味。
    他紧了紧她的手,手心的温暖让叶初晨心潮涌动,心想若是他哄自己两句,今晚不回去也不是不行的。
    他的目光柔和说:“不急的话我开车带你出去买。”
    叶初晨心中泛蜜,喜悦之色漾在眼角,收敛住欢喜,装作为难道:“太晚回去会不会被我爷爷发现?”
    事实上,她溜出来的时候,连说辞都准备好了。
    她喜欢睡懒觉,日晒叁竿不起也正常,爷爷喜欢晨练,今晚若是回不去,明天早晨回去也不是不行。
    秦暮冬拉着她往临时停车位上走了过去,打开车门:“买完就回来。”
    叶初晨坐上车,系上安全带,打开车窗,任由夏风吹在自己脸上。
    秦暮冬的眼睛落在她放在车窗上的手腕上:“要买哪一种洗发水?”
    叶初晨心想他难道看不出来洗发水只是借口吗,一晚上不洗头又不会死人,问得这么正儿八经,要她怎么回答。
    她悻悻道:“下个路口有个便利店,我去买吧。”
    深夜,马路上的车很少,他伸手抓住她捏在安全带上的手,手背传来的热度,叶初晨怔怔地回望过去,他穿着笔挺,侧颜刚毅,人显得刚正不阿。
    她动了动手:“干嘛握我的手?”
    “想。”他答。
    她耳朵刷的红了:“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