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枪皇帝 - 第三百章 【大明殿枪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刻,
    大殿上所有怯薛卫、宫使、侍宦、杂役都惊住了。他们都认出眼前这宫女就是那个死犟不喝酒,为此宁愿吃鞭子的人,怎么突然就转性了?嗯,是了,这小娘皮娇肉嫩的,吃了几顿打,终于顶不住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真是自讨苦吃,大殿上所有眼神都带着轻蔑与不屑。
    忽必烈也愣了一下,这么快就屈服了?真是无趣。
    环娘饮尽,颊飞双霞,举袖轻轻抹去嘴边酒渍,再拜“谢大汗赐酒。”
    环娘之事,对忽必烈而言,就是一个连放松都谈不上的小小调剂,因环娘出乎意料的对抗,这才引起他的一点兴趣。如今环娘老老实实喝了酒,忽必烈顿觉索然无味,挥挥手“把她赶出去。”
    一旁侍宦立即高声道“殿前滥饮,目无大汗,快拉出去……”
    侍酒的宫女们心惊肉跳,这样被遂出,接下来必有一系列的残酷惩罚。这个叫环娘的宫女,从明日起,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侍宦的叫唤“大汗,请再赐一碗。”
    侍宦声音戛然而止,就像被捏住脖子的鸡。
    殿内诸班直都惊了,为这宫女的大胆、不知死活吓住了。以至于他们都忽略了环娘说话的声音不再是一向的温顺低语,而是高亢响亮。
    原本觉得无趣的忽必烈眼睛一亮——有意思,看样子是要换个玩法了。
    “大胆……”侍宦刚指着环娘跳脚想说什么就被忽必烈淡淡打断“准。”
    “谢大汗。”
    环娘知道她这个要求看似惊人但这鞑子皇帝一定会同意,从她前些时日三次拒饮三次受笞可以看出来,对方有折磨人的天性——这并不奇怪,所有掌控一些人命运的大人物,都有这样的,只看自我修养能否克制而已。很显然,对性情暴虐的鞑子皇帝而言,对蝼蚁般的宫女谈修养克制何等可笑。像猫玩耗子一样的玩弄或玩死这小蝼蚁,才是他想做的。
    环娘从容趋步走向酒瓮,缓缓举碗——如果是平常状态下,她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心理素质做到这样出色的表现,但那是未饮酒之前的她,而现在,是酒后的她!
    酒注入银碗,却洒了少许出来。不过这次可不是环娘的锅,而是那执长勺的宫女。能够掌勺注酒的宫女,哪个不是经过严格训练,有七八分卖油翁的水准?出现这样的状况,可想而知环娘的表现对宫女所造成的心理冲击。
    第二碗烈酒毫不犹豫再度灌进红唇,酒水入腹,仿佛化为水雾渗入环娘双眸,水汪汪、亮莹莹。也许是急了点,喝了小半就呛出。环娘憋红着脸,边咳边用衣袖抹去下巴酒渍,然后像个多日滴酒未入的酒鬼一样不管不顾再度仰脖,将余下半碗一饮而尽。
    忽必烈眼睛眯起,这种酒的烈度他知道,就算是他这样喝了大半辈子的酗酒者,也很少有这么样猛灌的。须知酒喝得越急醉得越快,这小宫女想喝醉?想在沉醉中逃过刑罚或是在醉梦中受刑死去?如果是这样,那么,她注定打错算盘。
    忽必烈嘴角勾起一弧讥讽笑意,以至于当那小宫女边呛咳边再次请求“请大汗再赐酒”时,忽必烈淡淡吐出一字“准!”
    再倒第三碗,由于执勺宫女莫名害怕,酒溅出更多,最后只得大半碗。
    环娘似不在意,先向执勺宫女至谢,再转身走向御榻,一直走到五十步丹墀禁区仍未停,每走一步,便说一字,十步之后,句子完整“宋、女、文、环、娘,敬、大、汗、一、杯。”
    环娘越走越近,已过四十步,两边侍宦都有些不安,丹墀下左右怯薛卫官也变色按刀,齐喝“止步。”
    环娘停下脚步,双手持碗,平稳如磐,就那样静静看着御榻上的那荼毒天下的庞大阴影。
    无声、平静,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轻蔑,令忽必烈产生一种如果阻止她过来,简直就是在害怕一个小小宫女的荒唐感。
    忽必烈哈哈大笑“你们什么时候见过狮子会怕绵羊?让她走来。”
    当环娘走到距忽必烈二十步时,半生戎马的马上皇帝因多年养尊处优而几乎丧失的警觉,在这一刻蓦然涌上心头,令忽必烈没由来心头一寒,汗毛倒竖,目光如刀般锋利,厉声道“停下……这酒,你喝下去!”
    环娘眼里闪过一丝讥笑,毫不犹豫举碗饮尽,双眼一抬,闪出一抹血色“三碗,刚刚好!”
    银碗坠地,无声落在厚毯。
    环娘双手一撕,裂帛声响,宫裙一分为二,如蝶翻飞,一双雪白晃眼的修长出现在大殿众目睽睽之下。更令人瞩目的,是右大腿根部一圈黑色皮带紧绑着一个凸起的奇怪物件。
    环娘右手飞快扯开皮扣,飒然拔出一样大殿诸人从未见过的银白色物件,对准七宝云龙御榻上那个将近有两个人体型大小的胖大目标。
    忽必烈瞳孔骤缩如针,推案欲起。
    “狗鞑子!受死!”
    在环娘厉声中,大明殿内砰砰砰砰砰,连响五声,经殿内扩音建筑数倍放大,声如惊雷。
    响声骤停,余音绕梁,大殿死寂,足足三息之后,整个大殿轰然雷动,沸反盈天。
    就在一片混乱中,突然响第六声“砰——”
    ……
    大都第一青楼“碧烟阁”,十二红牌之一,红云姑娘绣阁内。
    柳娘双眼红肿,声音沙哑“那把枪,是你给她的吧?”
    红云默默跪坐在她对面,轻轻颔首“是的,那把枪叫‘掌心雷’,袖珍小巧,本是陛下随身之物,后赐给了小伊。上次大都刺杀任务之后,小伊交给我防身……”
    柳娘激动道“为什么不给我,我可以代环娘去死!”
    红云静静看着柳娘,一字一顿“如果我能站在她的位置,我也愿替她死。”
    柳娘牙齿深深陷入嘴唇。
    红云深吸一口气,道“车马已经安排好了,你明日就南下,回江南。”
    柳娘坚定摇头“不!我不走!要走,就跟环娘一起走!”
    这时一阵扑楞楞响声,一只白鸽投窗而入。
    红云抬手,从鸽脚取下一卷小纸卷,然后用茶水沾湿,只看了一眼就默默把纸条推到柳娘面前。
    柳娘似是猜到什么,浑身颤抖,竟不敢看……良久,再三吸气,终于慢慢伸出发抖的手展开字条,上面写着五个字“大明殿,枪声。”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