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论坛回古代 - 第五章 束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到了后天,曹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车上装满了曹老爷给秦余准备的东西,床褥、被子、各式各样的新衣服、四书五经、文房四宝等等等等。
    家丁曹六经曹老爷分派,成为秦余的书童,正站在车边上搓着手,走来走去。
    因为早上在他七舅老爷那里多喝了一碗水,到现在便感觉下面憋得慌,可是如果私自离开,一会儿秦公子出来,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那不是六儿吗?”
    这时,身后不远的地方,走来一个人,向他打招呼。
    “原来是二老爷,怎么大清早的不在家歇息?”
    来者竟是曹二爷,只见他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走到曹六身边,笑呵呵说道“听说今天是秦贤侄出门读书的日子,前日我说了些不好听的话,略微有点不好意思,现在看他要走,正好送件礼物给他,作为关心爱护子侄的意思……诶?曹六,你干嘛缩着身子,像个猴子似的。”
    曹六憋着肚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呦,我的曹二爷,今天小的多喝了碗水,现在下面涨得要命,已经到火烧眉毛的地步了。”
    “那还不赶紧的,憋坏了身子,还怎么跟秦贤侄远行。”曹二爷面露关切之色,对曹六说,“你现在快去罢,我替你守着就是。”
    曹六听曹二爷说得有理,不疑有他,连口称谢,一溜烟就往茅房跑去。
    等完事回来,见曹二爷还站在那,只是两手空空的,方才手里的盒子已经不见,想来是把礼物放进车里了。
    心中感激不尽,曹六走到曹二爷身前作揖道“多谢二爷……以后但凡有差遣的,小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你办到。”
    曹二爷摆摆手,接着就要离开,走前对曹六说道“东西已经给你放在车上了,待会儿跟秦贤侄说一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曹六目送他走远,才往车里看看,见除曹二爷刚才的盒子外,其他都如原来那样,便放下心,坐在车前,安心的等待出发。
    秦余一大早就被曹老爷叫到书房,曹老爷像慈父一样,向他嘱咐许多事情,并给了一封信,让他交给鹿山学院的山长陆墨林。
    又是送信,秦余觉得自己好像跟这两个字特别有缘。
    跟着曹老伯一起走到曹府门口,秦余向他告别,随后就朝车子而去。
    曹六在车上已经等了半天,当望见秦余来时,立马高声喊道“公子,快上车,不然要迟到了。”
    秦余点了点头,待进车后,又掀起帘子对站在门口送他的曹老伯挥挥手。
    ……
    马车从曹府离开,一路向西,用了半天时间,便到达鹿山学院。
    秦余从车上下来,一座形如鹿身的山横亘眼前。
    满眼望去,整座山被绿树环绕,中间是用青石铺就的台阶,它如同一条白龙般在林间盘旋。
    今天是鹿山学院开学的日子,因为来这读书的大多是富家子弟,所以山下的空地上停满了他们的马车。
    行礼从车上一件件往下搬,秦余帮车里的曹六把它们分类存放在两个比较大的箱子里。
    “哎呀,装束脩的盒子怎么这么轻?”
    忽然,车内传来曹六的诧异声。
    秦余赶紧上车问道“怎么?什么束脩?”
    昨晚上坛子问了,秦余知道所谓的束脩和现代学校的学费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比现代学校好,古人不收钱。
    而他也已经让曹六给他准备好了莲子、红豆、红枣、桂圆、干瘦的腊肉,这些东西方才已经收进那两个大箱子里了,怎么还会有其他的束脩?
    “公子,你昨天叫我买东西都没有用,鹿山的束脩不一样。”
    曹六一席话把秦余弄得一脸懵逼,“那他们要什么束脩?”
    “他们要的束脩,是十两金。”
    十两金子,虽然各朝代的兑换比例不同,但折合成毛爷爷,差不多是十多万张的毛爷爷。
    “‘‘”
    就跟读三本线的大学一个样,秦余感觉这样读书好败家。
    “啊,可那盒子里不止十两金,有一百两金,一百两金啊,哎呦!”
    曹小六说完话,一屁股坐在车上,嗷嗷大哭,就好像听到自己的七舅姥爷突然病逝了一样。
    “小六,先别着急,你想想今天都有谁接近过这辆马车?”
    曹六顺着秦余的话张嘴望天,把思绪往回拨。
    “啊,是二老爷干的,难怪今天他走的时候,步子那么沉。”
    说完,一下子跳起来,弄得马车摇摇晃晃。
    “你是说曹二老爷?”
    秦余单手托腮,面露思索之色。
    曹六点点头,把早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给秦余听。
    “公子,一定是他趁我上茅房的时候偷的,唉,可恨我当时怎么就没憋住呢。”
    见曹六一脸悔恨的样子,秦余安慰道“别想太多了,不管你有没有尿急,他都会想办法支开你的,金子已经被偷,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交上这个束脩。”
    一百两金子,折合成毛爷爷就是百万张大团结,那是他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
    车上曾有一百万,现如今却与自己失之交臂,此时此刻,秦余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
    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捂着胸口说“小六,先上去吧,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收留我们,我这还有一封信要交给山长,总之须得上了山再说。”
    曹六挑着扁担,秦余背着用来装文房四宝的箱笼,两人就这样一脸迷茫的往山上走。
    ……
    “江州司马湿,束脩二十金。”
    “灵州唐静,束脩十五金。”
    “安州苏闲,束脩三十金。”
    鹿山学院一座面对大门的高台上,夫子方继长正端坐其上,身后是他的两个弟子。
    他们一面收取新生所交出的束脩,一面记下金额,并念出来让其他人知道。
    曹六蹲在大门口等着消息,而秦余已经排进队伍里,眼看就轮到他了。
    “宁州秦余,束脩,束脩老腊肉一条……”
    “这?”
    方夫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书生,“你是什么意思,束脩呢?一条腊肉,就想进学院读书?”
    其他已经交完未离开的,和还没交排在秦余身后的所有书生们,都无不惊奇的伸长脖子,往高台处看。
    他们觉得这位来自宁州名为秦余的书生,有可能是鹿山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用腊肉作束脩的学子。
    “此人竟用腊肉作礼,当真恐怖如斯。”
    “也不知是何方神圣,那吝啬鬼一样的夫子会让他入学吗?”
    “这样的人如果能进山,我就退学,不读了。”
    就在众学子议论纷纷的时候,作为关注交点的秦余,却表现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此刻的他正不慌不忙地整理衣冠,并郑重其事的说道“是,这就是我的束脩,夫子。”
    方夫子气急,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指着秦余道“你,竖……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