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论坛回古代 - 第215章 计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一阵抖动之下,桌上的笔筒,砚台全都落到了地上,并起清脆的响声,桌子也因此而嘎吱嘎吱地摇晃着。
    门口的雪雁,她此刻恰贴着房门在偷听,待听见房里传出的响动,心里不禁扑通扑通的直跳,她在给自己家小姐打气,“小姐啊,长点心吧,为何姑爷会在京城拈花惹草,还不是因为你不能给他想要的吗,所以,要努力啊,别再矜持了,矜持是没好结果的。”
    然而,雪雁想错了,秦余把素儿压在身下,并不是想做那等会被404的事。
    他秦余是什么人,是早已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才不是那种见女人就上的大肿马呢。
    啊呸……
    其实啊,还是因为太久没见到素儿了,而刚才在门口的一望,发现小素儿近一年不见,憔悴了许多,不免生出一些爱怜之心。
    所以激动了下,疼爱是有的,说开车,那便差远了,他秦余,可不是什么老司机。
    “素儿,你变瘦了。”
    秦余压着曹素,在她脸上呵气。
    曹素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可不管身体怎么扭动,都无济于事。
    “秦哥哥,放开我,我……快被顶得喘不过气了。”
    曹素她闭紧双眼,侧着脸,面红耳赤,屁股下面传来桌角的硬度。
    “哈哈,刚刚激动了,素儿我扶你起来。”
    秦余本已站起身,可没想,突然脚抽筋了,一个不稳,又重新压了下去。
    ……
    片刻之后,秦余扶着腰,从房间出来。
    门口的雪雁见到秦余,好奇问道“姑爷,你怎么这么快?”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
    秦余点了一下雪雁的鼻子,跟她说,把屋子收拾一下和小姐一起搬去韩府,过几天,他会在京城找栋新房子。
    雪雁吐了吐舌头,见人走远了,才进屋看看自家的小姐有没有被姑爷给欺负坏。
    “小姐,你怎么样了?”
    雪雁见曹素一脸满足地睡在床上,秦余已经给她盖好了被子。
    房间有些乱,本来放在窗户边的桌子,此刻已经被推到了对面的墙上,而且地面被划出四道很深的痕迹。
    椅子坏了一个,床上的被子有点脏。
    她此刻正脑补着刚刚在房间里有可能发生的一场战斗。
    她又重新看着自家小姐,在想,刚刚小姐和姑爷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
    秦余出了酒楼,一路走,一路想,他没想到素儿会来京城,这样子虽说没打乱未来的计划,可是就不能再没皮没脸地在韩江家住下去了,他必须找一个新住处。
    等回到韩府,曼儿姑娘正在院子里练武,她看见秦余回来,便高兴地迎过去,问道“是主母来京城了吗?”
    她刚刚从小六那了解到,曹素是秦余的未来娘子,也就是说是她的主母。
    可秦余不习惯主母这个称呼,感觉叫老了,但一时也没想好叫什么,于是先任她去叫了。
    还好曼儿是母亲那边过来的,就算素儿问起,他也有借口回答,自己和曼儿,除了主仆关系外,什么都没有。
    啊呸……
    韩江从宫里回来了,刘不懂和他的母亲一起拜见了他,韩溪更是说明原因。
    正堂里,韩江凝重地看着这对母子,他在思考,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套路,这对母子有没有什么嫌疑,会不会是某个大人物派来的,不过,片刻后,还是觉得太多心了,于是笑道“好好好,既然溪儿喜欢,我也看这孩子机灵,留下倒也无妨啊。”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谭姑跪在地上,用力地碰头,刘不懂跟着磕头,可韩江却立即扶起他们,笑道“磕啥头,二弟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
    谭姑不经意地弯起嘴角,她本以为没人发现,可不想,一直看着这有意思的场面的秦余却全程用千度论坛拍了下来。
    这个谭姑怎么回事?
    秦余奇怪,谭姑刚才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好像在嘲笑什么,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吧。
    谭姑在这时候趁机说着,“我也不给你们添麻烦,府里有什么脏活累活,我都会干。”
    韩溪笑了笑,“怎么能劳烦你,只要照顾好不懂就可以了。”
    韩江也是点了点头,不论对方是什么身份,来着是客自然不能亏待人家。
    待刘不懂母子走后,秦余才把自己的事情和韩江他们说了。
    “诶,秦兄弟你太生分了,把弟妹接进韩府又有什么呢?难道我韩府还差了她一双筷子不成?如果你执意要走,那就是看不起韩某。”
    韩溪却和他的大哥意见不同,他非常明白秦余的心思,秦兄在京城碰到了苏娴,而曹素呢,也在苏娴走的后一脚,就来了京城,这里面很有问题,说明曹素已经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了,是来抓奸的,所以秦兄必须哄好她啊。
    不哄好,还怎么上她的床,日后啊,恐怕连床都睡不了,只能睡书房了。
    于是,他劝正在气头上的韩溪道“大哥,你想岔了,秦兄哪里是那样的人呢,曹姑娘千里迢迢的来,当然是想和秦兄过二人生活了,住在我们这,到晚上,两人又如何施展得开?”
    秦余刚刚正在喝茶,听完韩溪的话,一口便喷了出来,奇怪地看着韩溪,他想这家伙该不会和韩江换了台词吧?
    “哦,原来还有这一层。”
    韩江摆出一副嘲弄的表情。
    ……
    买房子的事,没那么容易,长安米贵,居大不易,汴京城也是这个道理。
    在早前,就时不时地打听过京城的房价,差一点的地方,一平米都要一两银子,还不包括装修和买家具,所以想在京城住,真的没那么容易。
    回到卧室,秦余拿出身上的银票,不多,也就一万一千两,其中一千两是一年半以来写小说赚得的。
    有句恒古不变的话,叫做写小说死路一条。
    现在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还好,和蔡显谈了笔生意,于是变从他那赚来了一万两,其实也是人家看在朋友的份上,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银子。
    若放在以前,他肯定不会在京城买房,可如今不同了,他不能让曹素住差的地方。
    心里打定了主意,秦余躺在床上,先睡个好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