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帝国志 - 第一章:牛魔王的霸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支,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支一万八百岁。天地之初,一片混沌,无边无沿,无上下,无左右,无东南,无西北,盘古生于其中。过了一万八千年,盘古抡巨斧劈开混沌,阳气上升,变成蓝天,阴气下沉,变成大地。
    当中又有一股元始真气,飘荡于天地之间,冲虚凝远,莫知其极,每受日精月华,化为三清,曰: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盘古死后,躺倒在地上,头、脚、肚腹、两个肩胛化作五座高山,头发汗毛,则变为树木花草。当中又有女娲娘娘抟土造人育化万物,天地之间始发勃勃生气。当时,仙芝灵草遍布宇内,飞禽走兽常年服用,益寿延年成仙得道。三清又化三十二重天供其居住。
    当此之时,天上地下其乐融融,但是仙芝灵草有时而穷,本以为已得长生的神仙们发现,没有了仙芝灵草的滋养,再长的寿命也有尽头。于是,他们四处寻访长生之道,遇到能延年益寿之物,不免大动干戈互相争夺。这其中,有一位紫微大帝寻得三千六百株蟠桃,移于一处种植,号曰“蟠桃园”,各路神仙得闻消息兴师动众前来抢掠。三清厌倦了打打杀杀,便由道德天尊出面平息战乱主持和谈,于九重天起一座凌霄宝殿,紫微大帝居于其中统领三界,每五百年举行一次蟠桃盛会,效忠天庭者均可得享仙桃延年益寿称作神仙,违逆天庭者便任其自生自灭,有那神通广大之属,离开蟠桃竟也能修得数百上千年的寿命,在天庭眼中,他们便成了妖魔鬼怪。
    这之后,又有天庭易主,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分为四大部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东胜神洲最是得天地之精,狼、虫、虎、豹、獐、麂、狐、狸、獾、狢、狮、象、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儿、神獒……各样妖王,共有七十二洞。连年累月,征战不休,最后只剩下六大部落,分别唤作:牛族、鹏族、猿族、蛟龙部落、狮驼部落、禺狨部落。牛族首领牛魔王本领通天,有并吞宇内之志,他胁迫蛟龙、狮驼两大部落,先是消灭了禺狨部落,又把矛头对准了猿族。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暗了下来,乌云翻滚着,挟风带雨怒气冲冲地笼罩着尘世间的万物精灵,旷野之上安静得出奇,没有急匆匆回巢的野兽,也没有慌张张飞过的禽鸟。远远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但那不是雷声,而是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一支部队浩浩荡荡地开拔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牛首人身的巨怪,通体白毛,头上顶着两个硕大的牛角,牛角尖泛着冷光,仿佛一双削铁如泥的利刃,一双眼睛迸出摄人的寒意,两道眉毛则是红艳如血。他不是别人,正是东胜神洲傲来国赫赫有名的魔头牛魔王,他本是一头白牛,后来入深山修道,因天资聪颖,竟自行得悟,习得一身通天彻地的本领。
    他坐下的怪兽乃早年间在东海之滨收服的一只避水金睛兽,可上天下海,无所不能达。那兽通体碧绿,长得也甚是奇特,貌似麒麟,龙口、狮头、鱼鳞、牛尾、虎爪、鹿角,它张开嘴露出满嘴獠牙,打了一个响嚏,继续埋头向前走去。
    牛魔王轻轻拍了拍坐骑,避水金睛兽立即勒住了脚步,牛魔王回转身去,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铜板似的牙齿,大喝一声:“快点,跟上。”在他身后,约有数千牛头怪,手持各色兵刃,齐声发一声吼,端的是地动山摇。
    在牛魔王大军的后面,又跟着一支庞杂的队伍,有狮子、老虎之属,也有浑身鳞甲之物,分别由两人率领,其中一人,脑袋上顶着一对短小的角,脸膛发红,仿佛随时就要暴跳如雷。从下巴以下,颜色渐渐转淡,呈现出白色的条纹。他浑身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甲,胸口呈现出赭色,背部则隐隐透出蓝色的花纹。细看去,却是一只蛟龙幻化作人形。听到牛魔王一声大喝,蛟龙哂笑道:“狮驼兄啊,我们的牛大哥又在抖威风了。”
    被唤作狮驼兄的,却是狮面人身,浑身上下被蓝色的皮毛覆盖,露出锋利雪白的牙齿,眼珠子红彤彤的,似乎要滴出血来,尖尖的指甲藏在掌心。他肌肉虬结有力,似乎随时都会迸发出移山倒海的力量。听了蛟龙的话,也是嘿嘿一声冷笑:“没有鹏族的帮忙,且看他如何攻下那座猴山吧。”
    蛟龙说道:“狮驼兄,你不是有移山之能吗?你以为老牛叫你来看马戏的吗?”
    狮驼叹道:“能移山又如何,还不是要仰人鼻息吗?话说回来,蛟兄也是龙族之子,怎么也甘居人后呢?”
    蛟龙哼了一声,说道:“狮驼兄别取笑我了,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啊。”
    “我早前听人说龙这种东西特别***跟猪交配生下大象,跟马交配生下龙驹,就连老大囚牛,也是跟牛交配的。可有此事?”
    蛟龙白了他一眼,说道:“狮驼兄是想说龙跟鸡交配生下蛟龙吧?”
    “岂敢岂敢,蛟兄不要见怪。”
    蛟龙嘿然道:“我的母亲还真就是白雉,而我爹却不知道是哪只淫龙。”
    狮驼王说道:“英雄不问出处,我对蛟兄一向是很敬佩的,蛟兄的为人,总比某些咋咋呼呼吆五喝六的人强多了。”说着话,看了看远处的牛魔王。
    蛟龙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乱说话。”
    狮驼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为首的牛魔王大喝一声:“停!”
    近万人的大军齐刷刷停了下来,眼前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壁立千仞绝难攀登,山峰顶上古树参天郁郁苍苍,无数的藤蔓沿着崖壁蔓延而下。悬崖下是一片树林,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传说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唤作花果山。
    蛟龙低声道:“此处险要,易守难攻。”
    狮驼说道:“一处险地,要他何用?”
    蛟龙说道:“大抵不过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打的是猿族,警告的却是我们。”
    前方,牛魔王回头道:“左都尉。”
    一只牛头怪应声而前,拱手道:“末将在!”
    “喊话!”
    这名左都尉名叫破奴,英勇善战,是牛魔王的得力干将,他声音洪亮可传千里,此刻他仰起头,扯开破锣嗓子,朝着山峰最高处喊道:“通臂老猿,滚下来乖乖受死,牛魔王保证善待你的猴子猴孙们。”
    话音传了上去,竟被山壁回荡过来,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声息。
    破奴都尉说道:“大王,猴子们不会是跑了吧?”
    右都尉稽粥立即喊道:“牛魔大王,威名远播,蕞尔猿族,望风披靡。”这一喊不要紧,众怪跟着鼓噪起来,喊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蛟龙微笑道:“他很受用啊。”
    狮驼讥笑道:“只怕骄兵必败。”
    突然,花果山上传来一串笑声,那笑声碎山裂石,硬生生将众人的歌唱之声斩断,继而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牛皮大王,你现在只会吹牛皮了吗?”
    牛魔王道:“通臂老猿,废话少说,快快下来受死吧!”
    通臂老猿笑道:“牛魔王,你嚣张跋扈穷兵黩武,兼并诸侯作威作福,只因前番你率兵攻打禺狨部落命我做策应,我念禺狨与我系出同源同气连枝拒绝为你出兵作战,所以你便怀恨于我,是也不是?”
    “哈哈哈,通臂老猿,你把俺老牛看得也忒小了,你虽然拒绝出兵禺狨部落,但我依然轻轻松松灭了他们而不费吹灰之力,我又何必跟你一般见识呢?”
    通臂老猿说道:“我知道了,你曾经跟蛟龙、狮驼等部落各要一百里的土地,他们都乖乖地奉上了,但是当你跟我们猿族索要土地时却被我拒绝了,于是你便怀恨在心了是吗?”牛魔王刚想接话,却听通臂老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对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你根本就不是怀恨在心,而是早就觊觎这座花果山了,你想得到的是整个东胜神洲,我给你一百里土地也好、不给你也罢,你都会兼并我们的,是也不是?禺狨部落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哈哈哈哈,”牛魔王纵声大笑,“算你识相。”
    狮驼和蛟龙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对方,但是谁都没有言语。
    牛魔王继续说道:“通臂老猿,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啦!等我打到你老巢活捉了你的猴子猴孙,我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牛魔王说罢,从背后抽出一根金黄色的混铁棍,朝着峰顶一指,叫一声:“攻!”
    左右都尉立即率领众牛怪乌泱泱一片涌到悬崖脚下,抓住一根根藤蔓耸身而上,猿族竟然毫无防御。蛟龙和狮驼来到牛魔王跟前,说道:“小心有诈。”
    牛魔王大手一挥,说道:“就凭那几只臭猴子就来跟我使诈?还嫩了点儿。”
    蛟龙和狮驼只好退后,眼睁睁看着成群的牛怪攀援到悬崖峭壁之上,一忽儿的功夫竟然看不到峭壁原来石头的颜色,其行动之速,足见牛魔王练兵之精。
    突然,山峰之巅传来轰轰的擂鼓之声,一群猴子突然出现在峭壁上方,每只猴子都手持利斧,猛烈地砍向悬崖边缘,山脚下的牛魔王看呆了,不知道猴子们在干什么,不过他也仅仅疑惑了瞬间的功夫便明白了猴子们的阴毒,原来,攀附在悬崖上的藤蔓都是从崖顶垂下来的,猴子们砍断了藤蔓,牛怪们便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跌落,饶是牛怪们皮糙肉厚,个个也是摔得不轻,有头破血流的,有断胳膊断腿的,一个个唉声叹气叫苦连天。
    蛟龙和狮驼相视而笑,牛魔王愤恨地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很得意吗?”
    狮驼怯声道:“岂敢,岂敢。”
    牛魔王说道:“狮驼兄,你看这座山峰该如何攻克呀?”
    “此处易守难攻,小弟实在不知呀。”
    “蛟兄,你呢?”
    “恕弟浅陋,我也不知。”
    “那我们便退兵如何?”
    狮驼说道:“也好,我们给通臂老猿修书一封,让他负荆请罪。”
    “请罪个屁!”牛魔王咆哮道:“他根本就没把本王放在眼里,不除此獠,我枉为魔界霸主!”
    狮驼蛟龙又是面面相觑。
    牛魔王道:“狮驼兄,久闻你有移山之能,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狮驼说道:“我只会移山,对大王并无帮助啊。”
    牛魔王手指左侧,说道:“那座小山,你给我移到这座花果山上面,我要把他们统统压死!”
    “这……那……”
    “怎么吞吞吐吐的?你们狮驼部落难道有了异心?”
    “岂敢岂敢。”
    “你以为我请你们,是来看猴戏的吗?”
    事已至此,狮驼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面朝左侧小山,手里掐着一个诀,嘴里念念有声,只见小山山根处起了一阵烟尘,然后天地间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响声,群怪吆五喝六地鼓噪起来,而花果山上的猿族们个个人心惶惶,纷纷围拢在通臂老猿身边,眼睁睁看着远处那座小山渐渐地离开了地面,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然后缓缓地向自己的头顶移动过来。
    通臂老猿自知不保,说道:“孩儿们,猿族劫数已到,大家各自逃命去吧。”
    赤尻马猴跳将出来说道:“大王,我们誓与家园共存亡。”赤尻马猴可以说是通臂猿猴的军师、智囊,如今连他也说出了如此壮怀激烈的话,说明真的是一点转圜之地都没有了。
    “这又是何必呢?”通臂老猿哽咽道,“想我先祖世代居住于此,繁衍生息至今数万之众,没想到一夕之间尽毁我手。”
    小山越来越近了,每只猴子的眼中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们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等待着最后的厄运。牛魔王大喜过望,狂放地笑了起来,边笑边道:“通臂老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你可知道你们错在哪里吗?你们错就错在不该拥有这片锦绣河山!俺老牛别的不喜欢,就喜欢搜罗天底下的名山大川神仙洞府!”
    身旁的蛟龙心中一凛,他的部落不也是居住在风景如画之所吗?有朝一日,牛魔王会不会也要尽数夺走?
    小山已经移动到花果山之巅了,黑压压坠落下来,不见一丝天光。
    牛魔王大叫:“狮驼,落,落,落!”
    狮驼大叫一声:“着!”
    小山直直地落了下去,这是一场灭顶之灾,整个猿族将无一遗类,绝望中,通臂老猿大喊一声:“狮驼,你真的要助纣为虐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狮驼心中一丝灵光乍现,他大叫一声“咄”,双手猛地一甩,只见那座小山挟着万钧之力掠过众猴的头顶,平平地摔了出去,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小山落在花果山脚下,顿时烟尘漫天。
    猿族得救了,他们惊魂未定,站在山巅看着山下众怪四散奔逃,因为小山摔得四分五裂,巨石向牛魔王的大军砸将过去,猴子们乐得嗷嗷直叫,时不时地把红屁股露出来朝着山下摇摆。
    牛魔王抽出混铁棍,猛力朝地上一砸,刹那间风平浪静,飞沙走石化为乌有,天地间一片澄明,只见山脚下到处都是丢弃的兵器以及牛怪的尸首。
    牛魔王火冒三丈,对狮驼喊道:“你在干什么?”
    “我……我已经尽力了!”
    “你以为我眼瞎了吗?”
    “大王,山上可是数万生灵啊!”
    “妇人之仁!来人,军法伺候!”
    话音刚落,四个牛怪拥上前来,要将狮驼绑了,蛟龙一见这阵仗,立即抱拳拱手,说道:“大王息怒,大战刚起,正是用人之时,还请大王恕罪,让狮驼戴罪立功以赎前愆。”
    牛魔王半晌不语,最后哼了一声,说道:“你的命我给你记下了,明天如果拿不下花果山,我唯你是问。”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