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帝国志 - 第八章:太上老君的阴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银角离开兜率宫后,金角便涎着脸说道:“师傅,你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老君乜斜了他一眼,笑道:“这你也能看出来?”
    “看老青牛的背上都有拂尘拍打的痕迹了。”
    老君叹口气,看看青牛,心生愧疚,摸了摸青牛的头,说道:“老牛老牛,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金角说道:“师傅,您乃万仙之祖,还有谁有胆子惹您生气啊?”
    “休得胡说,此话再也不要说起,原始天尊、灵宝天尊在我之上,切不可造次。”
    “话是这么说,但是两位天尊数千年前就不理俗务潜心静修了,谁不知道现在的天庭就是师傅您的天下,就连那玉帝老儿不也是您一手扶持的吗?”
    老君沉吟不语,金角见他并没有生气,索性大起胆子继续说道:“我听说,玉帝最近跟托塔天王李靖走得很近,经常请李天王饮酒品茗。”
    老君说道:“托塔天王是天宫的卫戍司令,玉帝召见他不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吗?”
    “李靖是天宫的卫戍司令,不是凌霄宝殿的卫戍司令,他掌管十万神将天兵,如果他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玉帝结党,我担心对师傅不利。”
    老君指着金角说道:“你这童儿倒是机灵,但是这些话万万不可对外人说起。”
    “孩儿知道了。”
    老君又说道:“这李靖本来家住陈塘关,后来修道成仙,晋升仙班。早年与三子哪吒反目成仇,哪吒一直要取他性名报仇雪恨,后来幸亏如来佛祖赐他一座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化解了父子前仇。所以,这李靖虽是天宫的卫戍司令,但其实却是如来的走狗,我担心万一有一天如来率众打到天宫,这李靖到底会帮谁?而张百忍那厮却又事事迁就如来,对眼前的危机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如今又跟托塔天王打得火热,难道他要把天宫拱手送给如来不成?”
    金角说道:“师傅高瞻远瞩,玉帝鼠目寸光。他未必要把天宫送给如来,因为他不像师傅这么瞧得起如来。我看他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对付师傅。”
    老君点头称是。最近数百年来,玉皇大帝越来越不受太上老君节制了,想当年紫微大帝统制天庭,气焰熏天浑不把老君放在眼里,老君隐忍多年,暗中培植佛派势力,削弱紫微大帝的影响,最后联合众仙,并取得元始天尊、灵宝天尊的默许,终于废了紫微大帝的玉帝之职,将其赶回老家,而迎立张百忍为玉皇大帝。当年之所以迎立张百忍,老君是经过了全盘算计的,满天诸仙派系复杂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整套的集团势力,不管提拔了谁,天庭都会被某个集团把持。而张百忍则毫无根基,做了玉帝只会对老君言听计从。最初,一切的确如老君所愿,张百忍对老君的启奏无有不遵,可是最近数百年来,张百忍越来越脱离了老君的掌控,时常驳回老君的意见。不但如此,他还培植党羽,拉拢人心。就说那卫戍司令吧,天宫本无此职,一干神仙无忧无虑与世无争,虽说有十万天兵天将,但是偶尔用兵下界,只要随便点拨几员大将带兵剿灭即可。张百忍却在站稳脚跟之后,设了卫戍司令一职,并提拔托塔李天王为首任天宫卫戍司令,从此之后,李家父子几乎成了玉皇大帝的私人武装。之所以提拔李靖而非他人,盖因李家与西牛贺洲的灵山佛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人间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今玉帝提拔李靖,自然是意在老君了。
    但是老君也知道,天庭并非铁桶一块,李家自然也不是毫无裂隙,否则的话,托塔天王在哪吒面前为什么从来不敢放下手中的如意黄金塔?
    老君站起身来说道:“我也想到了,我倒要看看那张百忍有什么本事。”说罢,他跨上青牛,悠哉游哉地往凌霄宝殿而去,却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不在,王母娘娘不停地陪着笑脸说自己也找不到他。老君的满肚子怒火不知道何处发泄,在凌霄宝殿等了半天也不见玉帝回来,只好气冲冲回到了兜率宫,此时,银角童子已经回来了,老君问道:“你干娘可好?”
    银角说道:“干娘很好,还是像天仙一样美,只是干娘不高兴。”
    “嗯?有什么不高兴的?”
    “她怪你不去看她。”
    “哎,麻烦!不理她便罢。”
    “还有一事。”
    “什么事?”
    “舅公想请师傅帮忙在天庭谋个闲职,他说他在下界待得腻烦了。”
    老君忍不住骂道:“荒唐!他以为天庭有那么多闲职吗?一个位子有那么多人排队等着呢,怎么能轮到他呢?”
    银角胡诌道:“我也是这么跟舅公说的,可是干娘说,师傅在天庭说一不二,每个人都得听师傅的,给舅公谋个闲职易如反掌。”
    “这……这……真是幼稚!天庭的官职有限,而神仙们都是长生不老,霸着一个位子数千数万年,神仙不死,位子就空不下来,如何有闲职安排!”
    太上老君有口难言,他曾经为此事向玉帝启奏过,希望为下界的一位道长谋个闲职,但是玉帝却问:“此人是谁,老君为何如此上心?”他当然不能大大咧咧地跟玉帝说“这是我在下界一个小姘头的弟弟”,只能吱吱唔唔地说:“但得道心,人人皆可成仙。”结果玉帝却说:“那就还在下界做个散仙吧,天庭里哪还有什么空缺啊。”一个小小的人事安排,就这样被驳回了,太上老君只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难道他要全天下地宣扬自己的无能吗?
    只听金角笑道:“师傅,如果玉帝用兵,势必会有伤亡,到时候舅公的事就很容易了。”
    太上老君嗔道:“你这昧了心的夯货,难道要为了你们舅公发起战争吗?”
    金角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我只是觉得最近的情势着实不妙。”
    银角说道:“师傅有天河八万水兵,难道就敌不过托塔天王的十万精兵?”
    金角说道:“那天蓬元帅是个酒色之徒,如何是李靖的对手?”
    老君打断二人的争论,说道:“此事就此打住再也休提,不到万不得已切莫用兵。我需得去找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商量一下此事,看他二位有何高见。你们两个留下来看守家门,不要怠慢了。”
    交代完毕,老君骑青牛离开三十三重天“太清境大赤天”,飘飘袅袅地向上界飞去,片刻功夫来到了三十四重天“上清境禹余天”,这里居住着上清高圣太上玉晨大道君,也就是灵宝天尊。这灵宝天尊度人有如尘沙之众,不可胜量,凡遇有缘好学之人,请问疑难,灵宝天尊即不吝教诲。三十四重天上,有金童玉女各三十万侍卫。见到老君,侍卫长迎上前去,揖道:“请问天尊有何见教?”
    老君说道:“烦请通报灵宝天尊,就说我有要事相告。”
    侍卫长说道:“家师到三十五重天玉清境清微天跟元始天尊论道讲法去了。”
    老君说道:“这样也好,我们老哥仨正好坐一起好好聊聊。”
    原来这天分为三十六重天,其中欲界、色界、无色界等三界有二十八重天,还有四梵天和圣境四天。圣境四天又分为三十三重天太清境大赤天,老君所住;三十四重天上清境禹余天,灵宝天尊所住;最上一层三十六重天,名为大罗天,大罗天有座仙府名为“玄都玉京”,正是元始天尊的府邸。元始天尊,又名“玉清元始天尊”,在天宫备受尊重享尽荣华。
    没人去过大罗天的“玄都玉京”,因为在三十六重天和三十四重天之间的三十五重天,为玉清境清微天,这里无人居住,是专门用来给元始天尊会、讲道用的。
    老君离开三十四重天,来到三十五重天,只见元始天尊顶负圆光,身披七十二色,左手虚拈,右手虚捧,面向灵宝天尊侃侃而谈:“虚无之里寂寞无表,无晶无光无经无维。阴阳五行造化其形,万神始生无极之中。浩漫太虚,物化盈亏相生相克,若浮若况,五行分更倘恍渺忽……”
    看到老君飘然而来,元始天尊停住了话头,问道:“道德天尊今天怎么有空来讲道了?”
    老君呵呵一笑:“天尊就不要取笑我了,我是为那张百忍而来。”
    元始天尊笑道:“怎么,几千年过去,张百忍你也不中意了?”
    老君被噎了一下,说道:“天尊,上次罢黜紫微大帝,你也是同意的。”
    元始天尊说道:“老君呀,你已经贵为三清,何不与我二人一起论道讲法,岂不比深陷天庭琐事快乐?”
    老君说道:“终日论道讲法,又不去传授善男信女,又有何用?两位天尊有所不知,张百忍已经跟西方佛老勾结在一起,将对我道法不利。”
    灵宝天尊啊的轻呼一声,元始天尊笑道:“怎么,你也跟老君一样定不住心了吗?”灵宝天尊忙收摄心神,赧然一笑。
    元始天尊继续说道:“老君啊,既然你执迷于天庭事务,那你就自行处理了吧,不要再扰我二人清修了。”
    太上老君只得作揖告退,心中却是充满了喜悦。他来之前就没打算让两位天尊支持他,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只需要元始天尊一句话。现在,天尊已经明说了,他不会插手天庭事务,所以如今的天庭,就是他太上老君一人的天下了。这一切就像上次罢黜紫微大帝一样顺利。
    回到兜率宫,金银两童子立即看出了师傅满面红光定有喜事,凑上前来问:“师傅见到元始天尊了吗?”
    老君笑而不答,只是说道:“金角,你去把张百忍给我叫来,难不成他还没回来?”
    金角去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回来了,脸色惨白眼角挂泪,银角忙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金角说道:“王母娘娘突然变成一只怪兽要吃了我。”
    银角说道:“啊,她难道是妖怪吗?”
    太上老君说道:“一定是你言语冲撞了她,害她现出了本相。”
    却听门外一人朗声说道:“还是老君通透事理。”正是玉皇大帝的声音。
    太上老君笑吟吟地迎出门去,拱手道:“玉帝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玉帝也是一拱手,说道:“岂敢岂敢,我刚到家热茶也没喝上一口,就被金角大王带来了。”
    “这小厮颇是无礼,陛下勿怪,请进。”
    “百忍不敢,老君请。”
    二人相携着走进屋,在四方桌前坐下,老君道:“上茶。”
    一个小丫鬟端着一壶热茶款款而来盈盈下拜,给二人各斟了一杯,玉帝赞不绝口,说道:“好茶好茶,难怪满天神佛都说稀世之珍天下至宝无出老君兜率宫之右者。”
    “哈哈,别听那些小毛贼胡唚。”
    “老君相招,不知有何见教啊?”
    老君乜斜了他一眼,说道:“实不相瞒,老朽对西方佛老颇是忌惮,生怕他有朝一日坐大威胁天庭。”
    玉帝又啜了一口茶,将茶杯缓缓放下,这才抬起眼睛看了看老君,说道:“老君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啊。”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玉帝却笑道:“还记得我当年学道时,一直奉老君的教诲为圭臬至宝,老君说大道元妙出于自然,生于无生,先于无先,挺于空洞,陶育干坤,清静无为,以游无穷。老君啊,我们还是顺势而为吧,岂不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老君心中烦恼,强压怒火,说道:“老臣只是担心,还请陛下三思。”
    玉帝站起身来,说道:“老君的拥戴之功,百忍没齿难忘,只是天庭事务繁杂,牵一动百,还请老君怜惜玉体万万珍重。如果老君没有别的教诲,百忍就先告辞了。”
    老君站起身来,却没想到起立一半,却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回了太师椅里,他尴尬地说道:“老了老了,腿脚不中用了,坐得久了,起身时便很吃力。”
    玉帝说道:“老君老当益壮,何出此言。”
    老君坚持着站起来,说道:“玉帝就别安慰老朽了,我看以后我还是跟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坐而论道去吧。”
    玉帝打个哈哈,告辞而去,老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天没说出话来。金角凑上前来,说道:“师傅,这张百忍越来越猖狂了。”
    银角说道:“不如联合众仙把他除了。”
    老君喝道:“休得胡说!”他压低声音,左右张望,说道:“今昔不同往日,张百忍羽翼已成耳目众多,满朝文武多是他的心腹,要除掉他没那么容易。”
    银角说道:“调集天河八万水兵打上凌霄宝殿,还怕他不乖乖就范?”
    金角驳斥道:“你以为李靖那十万天兵天将都是吃素的吗?”
    银角咕哝道:“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难道都拿不下区区一个李靖?”
    老君笑道:“你个银角真是不学无术,罗列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仙佛来,你可知道他们的来历?”
    银角羞道:“不知道,我总以为师傅是万仙之祖,凡是神仙都该受师傅节制才对。”
    “哈哈哈,如果真是如此,那张百忍岂不应该对我言听计从?”老君哈哈笑道。
    银角摸摸头,说道:“师傅教训的是。”
    老君问道:“你可知道十二元辰是什么?”
    银角说道:“就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十二生肖。”
    “那你可知道为什么是这些动物成了生肖元辰吗?”
    “这个……这个……不知。”
    老君说道:“金角,你知道吗?”
    金角说道:“这也是玉皇大帝张百忍册封的。”
    银角叫道:“啊?他们也是玉皇大帝的人?那二十八宿呢?”
    “二十八宿鱼龙混杂,非道非佛亦道亦佛,这些人即便不是玉帝的人,也不堪大用,”老君说道,“还有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等十殿阎君,他们还有几人能听我调度,也难说得紧。”
    银角急道:“那……那还有五方五老,南斗六司,北斗七星呢?”
    “你可知道这五方五老中排在首位的是谁?”
    “徒儿不知。”
    “是如来的得力干将观音菩萨啊。”
    “那肯定不能为我所用了。”
    老君深深地叹口气:“怪只怪我对张百忍掉以轻心,让他趁机坐大了。”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老君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如来今天是不是去过东胜神洲了?”
    “是,他说是奉玉帝旨意去平乱。”
    “这种鬼话只有张百忍那种蠢蛋才信,”老君说道,“你们随我去下界走一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