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反派成我师尊后( SC 1v1 仙侠 H) - 取冰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侄,最近身上的妖气为何如此重”
    岑光凝视着池子里很快变浊的水,神色不虞。他记得两个月前,容倾体内的妖气还在可控范围内,如今却像涨了一倍,水池的净化速度都明显变慢了。
    容倾走进水池深处,坐到了平日惯常的位置上,洁净清透的水很快漫上四肢,像丝线一样缠绕上来,将他笼罩在水膜之中。
    水膜分离成一颗颗水珠,在靠近他皮肤的一瞬间,水珠便从晶莹变成了棕黑色,紧接着,熟悉的剔骨般的刺痛涌上来,在他的皮肤上划下无数道痕迹。这次的洗妖气比之前几次还要久和深。容倾睫毛颤了颤,指骨不自觉握紧,移开低垂着的目光。“师兄,我这次前去处理事情时,出了些问题,所以动用了妖力,这才导致妖气失控。”
    岑光还没有听完,脸色就是一变,眉头紧紧地蹙起来,“你为何…你明知…”,“实在是别无他法,师兄可按内门规矩处置,容倾悉听尊便。”“现在处置有什么用,都已经发生了。你这几日多来洗妖池泡泡,看能不能压制住妖气。”
    容倾是半妖身,本就是…被玷污了的修仙者。当年掌门将他领回宗,也是怜惜他被族人抛弃,看中了他年纪尚浅,妖力不多,又有修仙资质,心性坚韧。而容倾这些年来在宗门的控制下,妖性被压制得很好,已经不会与其他力量抗衡,然而妖终归是妖,只要一把小小的火,
    就可以点燃藏匿其中的引子…岑光摇摇头,陷入了遥远记忆中。他第一次见容倾时,他那双血红色眼里的冷漠和藏不住的戾气仍让他背寒。那不像十岁孩童的模样,反倒像是踏遍尸身,狼烟滚地出来的妖。越强大,越让人忌惮。
    岑光说完,也不看容倾,重重叹了口气,很快丢下衣物,急冲冲地挥袖而去。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去除妖气”
    自容倾恢复正常已经过了几日,那日她被折腾得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还是他把自己沐浴后抱回来。但,他这几日一直都在洗妖池里泡着,显然是妖气还重。他也一直…不敢见她。
    许软软将382的身子颠起来抖了抖,382被摇得嘤嘤直叫。
    “有是有,但是你不一定找得到。”
    “在哪里去找。”
    许软软的桌前放着任务表,上面不断刷新着新的任务,每分钟都有新的任务出现,和旧的任务被完成。
    “喏,这个任务,里面可能拿得到去除妖气的晶石。你可以试试”382探出脑袋,指了指任务表上飞速闪过的一栏。
    捉婴兽。善攻击人心弱点。
    这个任务看起来,也较适合于她。
    但现在常远和月姳被万花宗派去执行别的任务,她只能找应莲跟她组队。
    传音花一亮,应莲那边很快回了信。
    许软软和应莲一进入任务空间,便被传送到了妖兽的洞穴里。和婴兽面面相觑。
    眼前的妖兽长着一双蓝色的瞳仁,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许软软,张大了嘴巴勾出一丝笑意,看着格外渗人。没有皮肤的身子上全是阴森白骨,透明的一层膜薄薄包裹着骨头,只有脑袋上的整张脸是完整的。
    “你过来呀”它的声音是稚嫩的少年音,歌唱一般唤着许软软,用手指了指他身旁的座位。见许软软不动,它的嗓音愈发甜腻,像刷了一层蜂蜜的花骨朵“这里很好玩的,你过来和我一起好吗?”
    它撕下脸上的皮,周身银光一闪,座位上的人却变了。一头墨丝散在光裸的后背,勾勒出身上流畅的线条,延伸至劲瘦的腰腹,往下是遮挡住下身光景的薄纱,若隐若现地缠绕在双腿之间。他转过头来,这是一张许软软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容倾浅棕色的眸子带着笑意,凝着霜的眉峰化成一汪碧水,长睫攀附的眼尾也勾起弧度,带着些妖冶的异色。他松垮的白色衣袍半开未开,一半微微敞着,一半湿润着,
    “许软软,到师尊这里来。”
    是容倾的声音,他的眼眸很快变成了水蓝色,牢牢锁住她,许软软怔住一瞬,被力量牵引着往前走,一步步走向他。周围的事物都变得模糊,仿佛一片混乱中,只有面前的人有着光亮。
    “对了,乖孩子,到我这里来。”容倾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覆上面前的冰晶。
    许软软的内境突然一阵刺痛,像被冰锥压着贯入,婴兽找到了她的弱点,正在迅猛攻击着她。她看了眼应莲,应莲抱着头蹲在原地,显然也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
    不是,他不是容倾。
    他在洗妖池,而不在这里。
    许软软聚起灵识,竖起一道屏障,努力用灵力抵挡着强压下来的力量。
    一层,两层。
    她试着将她的灵力累积到一定的高度。
    周围的乌云迅速堆积,像被风吹到了一起,黑沉沉的压着暗涌。雷声划破长空,紫色的雷电朝着她们的上方奔来。
    “许软软,你要突破了”应莲有些慌张,在做任务时突破,她还是头一次遇到,不知道会不会加剧任务的难度。
    许软软没有应她,走向了招呼着她的婴兽。
    “许软软”
    婴兽笑得开怀。
    这个弱小的人,很快就要尝到她甜美的味道了。
    但婴兽的笑僵在了唇边。许软软的剑直指向他的眉梢。
    不长的距离,只要稍一用力,便可以刺穿眉心。也是它最脆弱的位置。
    “没想到,居然被你发现了。真有意思。而且这幅皮囊,我也很喜欢,很漂亮的一个人呢。”他露齿一笑,顷刻间灰烟四起,他又恢复了原本的样貌,孤零零的骨头。
    “你学不像他。”容倾不会,对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是高高在上的尊者,缥缈于凌空之中,不染一尘。
    “是啊,可你的心,倒是不纯粹。你瞒不过我。他很漂亮是真。但你真以为,你能与他长相厮守?”它玩味地凝视着许软软,一双蓝色眼睛半眯成一条缝,舔了舔唇。
    那双不带情绪的眼睛仿佛无声地看着她。
    许软软失神了一秒,局势顷刻间急转直下,它劈开她的剑,将她抵在了冰晶之上,剑贴近着,慢慢划开她的皮肤,它轻轻撩起她的一缕头发,贪婪地嗅着沾染上的一点血气的香味“这血,真香甜,若是置于这冰晶中,定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应莲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手上抓着地上可以攀附的野草,稳住自己的身形。在婴兽巨大的阴影下,她瘦瘦小小的身影仿若一盏孤零零的灯,风一吹就会飘散。
    应莲眼前浮现出过去的一幕幕。在鹅毛大雪中,她挨家挨户的乞食,手掌割破在黏腻湿滑的青苔上,握不住的白馍馍滚落在地上,被稠浊的泥水沾污。在烈阳烧灼时,她口渴地跑遍街巷,寻一口无人用的井或者没人管的水池。这是她的小时候,并不久前的人生。
    她是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也没有什么廉耻心。饿了就随便吃点什么,冷了就捡别人丢弃的外衣,这样的日子应付着也能过。至于别的,她不敢奢求太多。漫长的日子里,她不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凡事学会了衡量取舍。现在她有了师傅,有了朋友,心口常常是暖的。
    应莲转头,目光寻找着许软软。
    她还在撑着,在那个张着大嘴,满脸狰狞,滴着口水的婴兽面前。应莲双腿发软,下意识想调转方向往回跑。这里洞口就在不远处,往回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在试炼时也是如此。也许她应该自私一点。
    但…
    应莲看着许软软的神情。
    她还在撑着,额前的发被汗液打湿,一络络拧在额前。白皙的脖颈处已经有血痕,深红的血滴沁出。那婴兽抓着她,恶心地舔着脖颈处的血滴。舌头伸出一长条。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抛下她的同伴。
    应莲颤抖着手举起刀,缓慢绕行至婴兽身后。
    下一瞬,婴兽轰然倒在了冰晶台上。自己将自己的胸口剖开一截大口子,顿时血流成河。许软软喘着气,用劈成两半的剑撑起身子,最后对准了婴兽的面部,一击而下。
    应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她没有猜错,许软软是用了净化的力量,直接操控住了婴兽的心念,将他彻底沦为一架傀儡。这样恐怖的力量,她只在过去的书册里见过。
    乌云密布的天际,看不见一丝亮光,转瞬之间,许软软的身体上空,便被墨色环绕。
    这是金丹期的雷劫,到来了。
    “软软你怎么样,还承受得住吗”
    应莲跑到许软软身边,查看她的脉络。
    有些虚弱,但还可以承受。传说冰晶可以帮助人蓄积力量,说不定可以帮到许软软。
    应莲将许软软背起,却听见她的声音“就在这破境,不要用冰晶。”
    叁小时的时间里,应莲便守着许软软破境。纵使有净化天赋,高修为的境界仍然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她从面色苍白一直强撑到乌云散尽,阳光破开一丝金线时,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