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与公主 - 疯狗与公主 第9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心疼她,却也更想将她撕扯,想将她拆吃入腹,想一口口吃下她。
    对她,他总是欲望难忍,但却又生生地被他压了下去。
    他怕会弄坏她,也怕会吓到她。
    谢珏松开了抚摩她脸颊的手。
    他松开后低眸,看到那被他磨得红艳欲滴的肌肤一阵懊恼,剑眉皱着,薄唇翕张着吐出沉哑的字。
    “对不起,小公主……”
    “对不起……”
    他又和她道歉,说的极是真诚,睫毛垂着拓下阴影,沙哑的嗓音里透着满满的后悔,眼睛湿湿红红的。
    岁安不自在地挠了挠脑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说起来也没这么疼,她只是习惯性喊了句,他就又是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他现在怎么这么脆弱了,比她还爱哭。
    岁安不明白,但还是很好心地安慰着他:“没,没事啦,其实也没那么呜……”
    后面那个“疼”字还未说出口,岁安便被脸颊传来的潮湿粘腻感惊到浑身酥麻骨头发软,呜了一声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谢珏一手轻掐着她的腰,不轻不重地揉着捏着,小姑娘腰肢发软站立不住,他便趁机往自己怀里又带了去,另一只手牢牢按着她后颈,似有若无地抚摩着,指尖在她雪白肌肤处带起阵阵火焰,而他略略低下头,唇靠近,甚至是贴着小姑娘白腻如玉的脸颊后,小心翼翼地探出鲜艳舌尖,竟是一点点舔舐着那处被他磨出来的红痕。
    柔软又湿润的唇舌贴着她肌肤一下下地轻吻着,抚慰着,舔舐着,男人那浓密纤长的睫毛一下下扫过她肌肤,四肢百骸里生起阵阵令人难以忍受的痒。
    太痒了,也太烫了。
    岁安脸颊发烫耳朵也发烫,眼睛被水雾浸湿,模模糊糊间她茫然张眼,看到男人洇红眼尾溢出的水光,看他俊美脸上痴迷病态的神情,看他那被欲望浸湿浸红的眼,岁安忽然之间就生出了种错觉。
    他这样也太,太……
    好似他舔舐着的不是脸颊,而是其他什么令她难以启齿的地方。
    想到这,岁安脑子里一阵白光闪过,阵阵难以言说的旖旎画面掠过脑海,岁安眼眸睁大,里面的水雾凝结成水,摇摇晃晃着就要流下,耳朵是更红更烫了。
    “呜,别,别舔了,谢珏,别……”
    只是小姑娘这低声哼的几句落在谢珏耳边不似拒绝,倒更像是催/情迷/药。
    她天真懵懂毫无所知,但谢珏却呼吸粗重,那双桃花眼浸着浓稠的雾,怎么都散不去。
    “小公主,小公主……”他低沉又急促地喊着她,唇齿间热息灼灼,烫得她面上都起了一层层的汗。
    汗沿着少女的芙蓉玉面蜿蜒而下,后又被男人鲜艳的唇辗转吃下。
    身体里潮涌阵阵,似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筋脉骨髓。
    很难受。
    这种难受的感觉熟悉又陌生,面对他时,他刻意地引诱她时,岁安总会有这种感受。
    她根本受不住他的抚慰和撩拨,次次皆是被他带着往下跌去。
    就比如此时此刻,岁安只觉自己被他裹挟着往下沉去,似是根本无法掌控自己,也控制不了身体在他撩拨下的反应。
    小姑娘此时无助又惶恐怯怯,竟是直接哭了出来。
    唇舌间混进她的眼泪,苦涩弥漫开,谢珏渐渐停了下来。
    被欲望迷失的理智和意识逐渐回笼,小姑娘僵硬呆住,一张小脸被泪沾湿,望去楚楚无依,可怜得要人命。
    “别哭了,小公主,我不亲你了,不亲你了……”谢珏轻哄她,唇一下下的,似有若无地碰她耳垂,轻柔细语道,“是哥哥的错,哥哥不亲你了……”
    见他没有再亲自己,身体里那种奇怪的感受总算退去,岁安那混乱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她懵懵眨眼,长睫毛上还挂着晶莹泪珠,看他的眼神格外委屈。
    谢珏那坚硬的心霎时软得一塌糊涂,桃花眼湿润迷蒙,那些因她而生的爱欲更深了。
    浓稠得怎么都化不开。
    “哥哥只是亲亲你,怎么岁安就怕得流眼泪了。”谢珏抵着她额头轻语,手轻轻拨弄了下她唇,话里透着几分混账的笑。
    “还疼吗?”谢珏轻声问。
    身体里那种奇怪的感受消失,岁安也渐渐回了神。她怕他又会做出什么病态之事,怕他舔的不仅仅是脸颊了,便拨浪鼓似地疯狂摇头。
    “没,没有了!”
    她还被他抱在怀里,两人距离实在过近,她全身都被他气息染了透,岁安觉得不舒服,下意识想推开他,他却先一步放开了她,转而蹲下身去,近乎于半跪在她面前。
    岁安的脸还是红扑扑的,经方才一事后,她脑袋还一片混沌,不明白谢珏为什么突然就蹲在了她面前。
    她茫然看他,直到他的手轻覆在她小腹,岁安迷蒙的眼眸逐渐放大。
    孩子。
    他和她的孩子。
    他,他想做什么?
    感受到男人温柔的抚摸,岁安后背发凉,反而瑟瑟发抖起来。
    以前那个疯狂而恐怖的男人始终让她恐惧害怕。
    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谢珏修长的手覆在少女渐渐隆起的小腹,呢喃轻语,颤抖不已。
    这里面孕育着他和她的孩子。
    流淌着他和她血液的孩子。
    他的手覆在上面,甚至能感受她和他孩子的跳动。
    这个拥有他和她血脉的孩子,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孩子,这个他曾经也期盼着出生的孩子……谢珏似是感受到了孩子的心跳,在他手心下一下一下的跳动。
    他手指微动,只瞬间之后,他便收回了手。
    他问了她一句话。
    “岁安,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他忽然问,岁安一怔。
    “想要这个孩子吗……”
    岁安愣愣重复着这句话。
    想要这个孩子吗,该要这个孩子吗。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她几乎要忘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曾经她想杀了这个孩子,但每次却又下不去手,不了了之。
    事到如今,她竟也可以感知这个孩子的心跳。
    岁安低下头,透过模糊的眼睫,看谢珏当真像个孩子的父亲那样感受孩子的心跳。
    不知不觉中,她也抬起了手,想要触摸那孩子。
    “岁安,你想要这个孩子吗?”他又问了她一遍,岁安一愣回过神,手垂了下去,眼神黯淡。
    “哥哥绝不会用这个孩子来要挟你。”谢珏轻声细语,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和。
    “哥哥尊重岁安,若你不要这个孩子,我一样会救你皇兄。”
    谢珏站起。
    月色被遮掩,高大的身影覆下,将少女整个拢在其中。
    他抬手,将少女绵软细白的手握在掌心,然后,覆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岁安似是没想到谢珏会如此做,她先是怔了下,下意识想要抽回手,但感受到腹中胎儿的心跳后,岁安抽手的动作止住,又舍不得了。
    这也是她的孩子。
    察觉到掌心小手的微小变化,谢珏唇角扬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
    “要或不要,我都会救你皇兄,但是……”谢珏继续说着,大手包裹着她小手,感受着这腹中属于他和她的孩子。
    他此时的动作是如此温柔,但接下来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却冰冷至极,宛若尖刀利刃,狠狠扎在了少女心上。
    “若岁安不想要这个有我血液的孽种,这个孽种……”
    “杀死也可以。”
    “哥哥尊重你,绝对不会逼你,更不会用这个孩子来要挟你。”
    他这话说的轻飘飘的,语气漫不经心,就好似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的确,这孩子一开始不过是他用来绑住她的物品,而如今,为了他和她之间感情的一线生机,他自然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这个孩子。
    他冷血而残忍,这世间他在乎的不过萧岁安一人。
    以前为了让岁安留在身边,他期盼这个孩子的出生。
    如今也是为了让她留在身边,他照样可以杀死这个孩子。
    谢珏语调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令人毫不怀疑他当真会杀死这个孩子。
    但岁安的心最是柔软,她做不到。
    当谢珏仿若无事地说出这话后,她的心脏好似被狠狠插了一刀。
    岁安猛地抬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那双水润杏眸渐渐发红,瞳孔都在震颤。
    “不要!”
    似是怕谢珏当真会丧心病狂到杀死自己孩子,岁安冷汗涔涔,害怕恐惧之下大声喊了出来,双手死死拽着他衣袖不放。
    “谢珏,你别杀我们的孩子!”
    岁安细弱的声音发着抖,声音拔高到近乎刺耳,无比清晰地映在两人耳边,在两人耳边回荡着,久久不散。
    谢珏听清楚了,唇角似有若无的弧度更深了,漂亮脸上晃着的笑怎么都藏不住。
    她说的是——我们的孩子。
    她承认了,是她和他的孩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