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郎贤妻(种田文) -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打短工去啦。”王红英答。
    罗巧云往堂屋瞧了两眼:“不是说三个月回吗?再说,晌午我还听见他声音了哩。”
    “就回来吃了顿饭,雇主找他还有事儿。”王红英看罗巧云脸色不对,将篓子里的最后一些菜叶倒到鸡舍里,掸着篓子上的灰问:“咋感觉你话里有话呢。”
    罗巧云压低声音:“我听说你家木青是……是赌钱被衙门的人逮了,这三个月在县里吃牢饭,红英,你可别连我都瞒,真有这种事你说出来,我们能帮就帮。”
    “哪个挨千刀的乱嚼舌头!没谱的事。”王红英当即火大:“再说,真赌钱被逮也不至于关三个月呀。”
    罗巧云琢磨一会儿点头:“说得是。”
    “你从哪儿听来的,我找她去,不撕烂她这张臭嘴我今天名字倒过来写。”王红英气哄哄的。
    罗巧云犹豫了一会没开口,王红英哎呦了两声:“你放心吧,我不会卖了你。”
    “刚在河边洗衣裳时听高凤莲说了一嘴。”罗巧云道。
    王红英拍了拍大腿:“我猜就是她!”说罢把袖子一撸,院门一关就奔高凤莲家里去,罗巧云跟在她背后也一块儿去了。
    远远的,还没到高凤莲家门前,她们就听见了叫骂声,高凤莲的几户邻居和一些个村民围在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瞧热闹。
    王红英扒开人群走进一瞧,原来是许大河他娘马淑慧在骂人,在传闻中许大河也被逮走了,而许大河家和高凤莲家就隔了几户,马淑慧听到谣言后迅速冲罪魁祸首高凤莲家,一顿臭骂。
    本来,高凤莲和马淑慧还能对骂一阵,随着王红英的到来,高凤莲的声势一下就弱了,王红英指着她的鼻子说:“我儿子好端端的,你黑了心肝给他泼污水,不怕天打雷劈啊你。”
    “整天的胡说八道,造口业,死了要下地狱的!”
    高凤莲讪讪的没吭声,真吵得急了,马淑慧和王红英一起冲上来给她几个耳刮子也不是没可能,她一句话都不敢说了,骂过了瘾王红英没忘澄清,对围观的乡亲邻里说。
    “我家木青和她家大河前阵子去渡桥村的桑园打短工了,如今大河已经回家,木青还有些事儿没做完,再过十天半个月的也会回家,别听这婆娘乱说话。”
    马淑慧接茬道:“毒心肝,她就是见不得别人家的好!”
    等她们走远,高凤莲才敢小声的嘟哝两句:“呸,谁羡慕你家的日子,穷的叮当响,一个儿子娶不上媳妇一个娶的不是好货色,我羡慕个屁。”
    这话儿说得难听,走在后面的罗巧云听着了,想想为好姐妹气不过,怼了一句:“你管别人家的事呢,先管好自己的嘴,不然迟早要挨打。”
    罗巧云和王红英是邻居,关系又好,高凤莲动了动嘴皮到底不敢说什么,转身进屋将门砰的给关上了。
    “红英啊,多亏了你家木青带大河去干活,养了他快二十年,第一回 给我往家里拿钱啦。”马淑慧和王红英并排走着,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王红英是不喜欢孙木青和许大河耍在一块的,许大河那小子懒憨傻,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喝玩,是个没上进心的人,她怕孙木青和许大河呆多了也染上那些毛病,但就是奇了个怪,这俩人打小就好,王红英虽说对许大河不满,但人前人后对许大河没亏待过,经过最近的这些事儿,她对许大河也改观不少,虽然他性格上有不好的地方,对他家孙木青没得说,木青没有亲兄弟,和许大河做异性兄弟互相扶持挺好。
    “你家大河是稳重的,往后还会往家拿更多的钱。”王红英笑说。
    马淑慧笑得合不拢嘴:“也不期望他有多大出息,就盼着早些说上一门亲事,我就安心了。”
    “多找媒人多相看,能找到的。”王红英安慰道。
    两人说说笑笑,不快的心情一扫而空,王红英怕去文家村来不及,连家都没回,直接奔了文老五家,结果在半道上竟然遇见了提着东西的许大河,一喊一问,原来也是去文老五家的。
    “提着啥呀?”王红英问。
    许大河把手中提着的东西举了举:“酒、肉、还有一壶黄豆酱,这不老蹭人家的饭嘛,挣钱了也还人家一顿。”
    “是呢。”王红英笑笑,心想许大河这傻孩子也懂礼尚往来了,转念又觉不对,要说蹭饭,这些年他蹭自家的还少吗,要还人情首要的是还自己家,文老五他才认识几个月,哪里来那么厚的恩情。
    等到了文老五家,见文春丽搬张凳子在门口做绣活儿,见许大河来以后笑着去接他手里的东西时,王红英啥都明白了,心里透亮。
    马淑慧怕不是娶儿媳了,要嫁儿子呀。
    ……
    秦小喜从桑园回家后,李桂花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往常秦小喜是会忍着的,因为她要在家里小心翼翼的活下去,现在不同了,日子有了盼头,她见李桂花那张苦瓜脸就和见一棵青菜似的,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半个月里,她把自己陪嫁的新衣裳、褥子浆洗的干干净净,晒过太阳干爽后才放到樟木箱里,还绣了好些鞋垫,做了两双新鞋,而她娘留下的那对银耳环,李桂花本来说卖了,在秦庄说要重打一对贴上后又“意外”的找到了,其中猫腻大家心知肚明,秦小喜把耳环和新打的银镯收在一起,很是心安。
    收庄稼的时节到了,秦小喜在家帮忙做饭、送水,还喂猪喂鸡,做的活儿不算少,但是李桂花还嫌不够,大中午烈日炎炎也要秦小喜下地。
    秦小喜没顺她的意,对秦庄说:“爹,过些日子我就要嫁人了,晒得像块黑炭似的多丢你的脸,地里的活我就不去做了。”
    秦庄最好的就是面子,秦小喜的话打在他的命门上,当即开口:“好,你留家里煮饭吧。”
    “好啊,以前都在装呢,原来你鬼主意这么多。”李桂花怒火冲天,但她拿秦小喜实在没办法,只能认。
    ……
    一晃,大喜的日子就要到了。
    听孙木青的话在桑园挖沟排水后,桑树的长势一日比一日好,桑叶绿油油的很肥沃,健康得不得了,管事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到肚子里,他拍着孙木青的肩膀说:“你小子真有两把刷子!”
    说完喊自家婆娘过来,晚上要杀鸡请孙木青吃。
    这半个月把心思全花在桑园的树上,孙木青没回家,心里惦记着秦小喜,担心她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也记挂着他娘,怕家里的庄稼收的不好,没有心思多留了。
    “给你把鸡捆上,自己拿回去杀!”管事的心里高兴,按照约定把三两银子给孙木青后说道。
    孙木青挠头笑笑:“这多不好意思,连吃带拿的。”这半个月里为了让孙木青好好的给桑树治病,管事的两口子没少给他做好菜。
    “要不算了?”管事的笑着打趣。
    孙木青:“那不成,拒绝你的好意就失了礼数,我自己去逮。”
    说罢两人哈哈哈大笑起来,管事的很喜欢孙木青这种真实不做作的性子,想要就要,穷客气倒别扭的很。那些鸡是在桑园里散养的,满山遍野的跑,吃蚯蚓长大,肉质很鲜美,就是野得很难抓,孙木青一开始想抓只最大的,没成,后来想着随便捉一只算了,那最大的母鸡却自己奔了来,被孙木青一把揪住翅膀提起。
    他用草搓成的绳子将鸡捆好,乐呵呵的和管事的道谢。
    管事的送孙木青走了一截路,路上说:“过段时间我才上县里去,有赏钱我绝不会忘了你,你放心。”
    孙木青点头:“我信得过你,就送到这吧,再走就到我家哩。”
    管事的拍拍孙木青的肩膀说好,又目送了他一会儿,在心里直可惜自己之前没发现这么好的后生,不然就说给自家小妹做丈夫了,又可惜自己的女儿今年七八岁,若等孙木青有了儿子做亲家,年岁差太多,思来想去,只能和孙木青做兄弟了。
    “这小子,往后一定有出息。”
    ……
    孙木青一手提包袱,一手提着大肥鸡,兴高采烈地往家里赶,大老远就见王红英在村口等他。
    “娘。”孙木青笑嘻嘻的加快脚步奔过去。
    王红英迎上来接过儿子手上的包袱:“哟,这鸡哪来的?”
    “管事的送的。”孙木青说完迫不及待的问:“咱家庄稼收的咋样?娘你这些日子吃喝好不?”
    王红英笑着:“放心,都好,文老五瞧着不靠谱,做事很心细很厚道,帮我雇了个勤快的人,收庄稼可快了,人也老实,而且咱打的家具都做好了,前日已经叫许大河还有你巧云婶的儿子帮忙抬回了家,正在堂屋晾着散味道,回去看看吧。”
    孙木青听了心里欢喜,脚步不由的更快了。
    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迎小喜过门了。
    第13章 013
    回到家中,王红英赶紧拿掸子给儿子拍灰尘,见孙木青放下东西准备喝井水,她奔灶房里把早就晾凉的绿豆汤端出来:“喝这个。”
    绿豆汤早上就熬好了,王红英提前泡过水,用文火将绿豆煮了又煮,加上一些白糖,喝起来绵密解暑。
    孙木青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抹抹嘴,对他娘说:“这鸡今儿就杀了吧。”
    家里养的鸡一年到尾也动不了两次,都是留着下蛋的,家里上次杀鸡吃是过年了,王红英吞了吞口水,满口应下:“杀,我这就烧水去。”
    她家木青辛苦这几个月,也该补一补。
    孙木青趁这会空闲,回屋躺着小睡了一会,等他睡醒时,王红英已经把那鸡收拾好,剁成块,和姜片、红枣、桂圆、枸杞等炖煮起来,锅已经开了,汤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儿,阵阵香味往孙木青鼻子里面钻,让他满心满肺都闻到了鸡汤的油香,口水都流了出来。
    既然杀鸡吃,那就不能抠抠搜搜的,王红英拿出过年节才吃的红薯粉,用开水泡软了烫在鸡汤里,还烫了一块嫩豆腐在里头,最后撒上一些葱丝,一锅鲜美的鸡汤就做好了,没有加太多的调味料,吃的就是鸡肉原本的鲜美滋味儿。
    远亲不如近邻,自家熬鸡汤隔壁罗巧云早闻见了,王红英舀了一碗汤夹了两块肉叫孙木青送了去:“她家两个小娃儿两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鸡汤有营养,叫你巧云婶给娃吃。”
    接着王红英取了两个小碗,装了鸡肉和汤,用小篮子装了给孙木青两个大伯送去,这些年王红英与孙家大伯二伯吵也吵过,闹也闹过,也得过他们的帮助,虽然日常中往来不亲密,到底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该走动还是要走动着的。
    孙木青留家里啃了个鸡爪,想着光喝汤吃肉会腻,去菜园里摘了一大把青菜,洗干净后炒了一盘添菜,炒青菜刚出锅王红英回来了,带回来一包地瓜干和几个丝瓜,是孙家大嫂二嫂给的。
    “娘,你吃个鸡腿。”孙木青往王红英夹了个油汪汪的大鸡腿,自己却没动筷子。
    王红英多瞟了他几眼就懂了儿子的心思,麻利的去找了个砂罐,装了满满一罐鸡肉鸡汤,然后将砂罐放到篮子里,又给塞了两副碗筷:“去吧,找小喜一块吃。”
    “嘿嘿。”孙木青挠挠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凳子上一动未动。
    王红英拿起碗中的鸡腿毫不客气的啃了一口,吃得满口油香,鸡腿吃在嘴里,儿子要陪谁就陪谁,再说她留也留不住,管太多倒招人厌烦:“快去,我一个人吃还自在些,小喜那后妈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只怕这些日子小喜在家受委屈了,你去宽慰她一下也好。”
    孙木青嗯了一声,提着装鸡汤的篮子愉快的出了家门。
    儿子一走,王红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心里空落落的,想起一句古话——娶了媳妇忘了娘。
    不过低头喝了几口鲜美的鸡汤后,她的心情又迅速的好起来,管他三七二十一,想那么多没用的做甚,有吃有喝日子越过越好才是正经。
    孙木青家传出来的鸡汤香味不仅邻居罗巧云闻得到,香味儿顺风飘,半个村都闻得到,把村里的小娃儿们馋的哇哇大哭,都问家长讨肉吃,但往往肉没讨着,屁股上狠狠挨了两下。
    “不年不节的,又没来客人,咋杀鸡吃呢?”有人蹲在家门口,一边嗅鸡汤的香味一边琢磨。
    边上有人接茬:“可不是嘛,王红英平日里不是败家的人呐。”
    闲着也是闲着,众人一边馋鸡汤的滋味儿一边猜测。
    “我知道了。”突然有人斩钉截铁地说:“他家新媳妇不是要过门了嘛,趁着媳妇还没到家里来,他们母子先吃点好的,往后家里添了新人,有啥好吃的不得分别人一口?”
    说话的是村里出了名的抠门老汉,叫做许二福,是个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三瓣花的主,村里人都知道他小气,因此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就笑着打趣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许二福啊。”
    许二福的婆娘刘秀芹哼哼两声,这两口子是一样的小气,刘秀芹自然赞成自家男人的看法:“媳妇虽然娶进门,但到底是外人,一个外人要吃的和自家一样好,谁甘心呐,至少要等外人把儿子生下来,她才有资格吃一口好的。”
    许二福刘秀芹的儿媳妇冯彩霞就坐在不远处缝衣裳,公公婆婆说的每一个字都落在她的耳朵里,过门三年,冯彩霞一直没怀上,去年好不容易有动静,生下的还是个闺女,因此刘秀芹这话有指桑骂槐的味道,冯彩霞抿了抿嘴,却没吭声,抱着破衣裳回屋去了。
    刚才她在,周围的人说话还有些顾忌,一走就放开了说,这一撮人大多数都是做婆婆的,婆媳天生是冤家,凑在一起自然要倾诉埋怨自家儿媳妇的不是,埋怨过后还要说别人家的儿媳妇秦小喜的不好。
    “那样的丧门星,克亲克夫的,我家万万不敢娶。”
    “王红英也是猪油蒙心想儿媳妇想疯了,竟然也敢要。”
    另有人笑了声:“你们咋知道是王红英想疯了?孙木青今年也二十了,少年郎火气壮,肯定是他熬不住哩。”说完是一阵哄笑。
    “欸,话不能那样说,熬不住也正常,谁愿打一辈子光棍。”有人为孙木青说话了,孙木青长得端正,性格好,不似村里其他后生不是憨就是凶,有不少婶子婆母瞧着他喜欢,就是家里实在穷的过分。
    罗巧云家的母鸡跑了,她正满村找,把那些闲话听了个七八分,过了会去找王红英,王红英已经吃罢了饭,在打扫院子,罗巧云倚靠着堂屋门口的柱子将那些酸化讲给王红英听。
    “呵,一群闲出屁的人,今日我心情好,不想管他们。”王红英说。
    罗巧云点点头,笑着说:“晌午你给的那碗鸡汤可鲜了,我给娃做了鸡汤面条,一人吃了一大碗。”
    “可不是,那鸡很肥,鸡油我都抠出了三两,对喽,你来得正好,刚好有事儿要请你帮忙。”说着王红英放下手里的扫帚,拉着罗巧云的袖子将她往堂屋扯。
    罗巧云边走边问:“啥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