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观察日记 - 青梅观察日记 第7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0章
    ◎文案情节:“我的。”◎
    10月22日多云
    陶幼心, 我的。
    高三毕业聚会,陶幼心醉酒那晚,许嘉时在提醒陶幼心远离周澈言的同时,也看到了陶幼心对“追求者”的态度。
    她曾经把周澈言当朋友, 得知这位朋友的心思, 第一表现是排斥, 其次是回避。
    第二天他无意间路过卧室, 听到陶幼心生气地告诫对方:“周澈言,请你不要再说这些话, 我既然把你当做朋友, 说明对你没有其他感情。”
    既然当做朋友, 就说明没有其他感情。
    陶幼心的种种反应让他把毕业后表明心思的想法重新压回去。
    他能够熟读生僻的文字, 能够解决国际赛上的物理难题, 唯独喜欢陶幼心这件事, 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 不敢轻易推理。
    直到今日,他发现了陶幼心的小秘密。
    从进门起, 许嘉时就无比确定, 赴傅云港之约的女生之中没有陶幼心。虽然心生疑惑, 但当时并没注意到伪装在后方的女孩。
    不过她的演技实在拙劣, 扯谎都按照傅云港的行为一比一复刻, 洞察力也很弱, 连他在前台站了半天都没发现。
    陶幼心骗他必然不是因为好玩。
    她的小脑袋瓜那么简单,非黑即白, 用谈恋爱的事情诈他, 只能说明……
    “咚、咚。”
    许嘉时径直走到她旁边, 屈指扣响桌面。
    正把手机举在耳边悄悄听语音的陶幼心猛地抬头, 吓得往后一仰,帽子直接飞落到地上。
    “许,许,许……”喉咙卡带似的,半天没能喊出他名字。
    “怎么,两个星期不见,连我名字都忘了?”许嘉时俯身挡在她面前,也遮住了其他人探究的视线。
    距离一下子拉进,陶幼心又闻到熟悉的柑橘香,结结巴巴喊出一声:“嘉,嘉时哥。”
    两人动静不大,但足以引起前方那桌的注意。
    许嘉时捡起帽子重新扣在她头顶,抓起手腕离开桌位,最后来到室长面前:“随意点餐,回来报销。”
    室长看看外面,又看看里面,一时搞不清什么状况。
    傅云港站起来:“室长,你怎么来了?”
    “许嘉时说请我吃饭,结果牵着个妹子就跑了。”不过,蹭到这顿饭他就不亏。
    游戏哥探头:“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室长无辜摆手:“不知道啊。”
    傅云港招呼室长拼桌,在旁边添了把椅子:“许嘉时开学以来跟异性都保持社交距离,刚才却主动牵了那女生的手,肯定有问题。”
    游戏哥反应敏捷:“难道,那就是他喜欢的人?”
    室长:“有可能!”
    苏沫跟鹿西娇听三个男生讨论半天,理出一些头绪:“等等,你们口中的许嘉时是刚刚那个男生吗?”
    傅云港点头:“对。”
    苏沫不确定地问:“你们说他喜欢谁?”
    傅云港解释道:“他有个喜欢的女生,不知道是谁,我们猜测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
    苏沫跟鹿西娇对视一眼,心里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电视剧都不敢编这么狗血的,她们的室友跟傅云港的室友居然认识?那陶幼心的事迟早败露。
    幸好,已经在饭桌上跟傅云港解释清楚,“女神”心有所属,想跟他们交朋友的是鹿西娇。
    苏沫抽空给陶幼心发了条消息:你那边什么情况?
    陶幼心腾不出时间回复。
    被许嘉时从店里拽出来这一路,她在想,难道许嘉时发现她撒谎,恼羞成怒?
    “陶……”许嘉时刚要出声就被打断。
    “我承认撒谎不对,并已经在心里谴责自己一万字,请你速速忘记这件事!”趁他不备,陶幼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回手,从他身边逃离。
    街道口正好路过一辆空出租车,她一溜烟坐进去,马不停蹄发布指令:“师傅,开!”
    抬起的手还僵在半空中,许嘉时已经闻到飘散在空中的汽车尾气,慢慢勾回手指,咬牙道:“行。”
    这只呆鹅,可真行!
    陶幼心坐在车上,双手扒着座椅朝后望。
    “小姑娘,跟男朋友吵架了?”司机师傅长得一脸慈爱,平时就喜欢跟车上的乘客唠唠嗑,“你们这种情侣我见多了,今天吵完明天和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不是我男朋友。”如果是,她刚才就不用逃跑了。
    撒谎被撞个正着,真的好尴尬啊啊啊啊!恨不得当场打个地洞钻进去。
    “不是?”司机师傅想起刚才女孩挣脱男生的画面,猜测问,“那他是你的追求者?”
    陶幼心掰着手指:“我才是那个追求者。”
    司机:“那你跑什么?”
    “对啊……我跑什么。”她不就是要让许嘉时察觉自己的心意,以此暗示他赶紧行动吗?
    陶幼心迟钝地反应过来:“师傅,开回去。”
    司机目视前方:“小姑娘,这是单行道,要一直往前开段距离才能掉头,现在回去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那算了,可能就是没缘分吧。”陶幼心垂下脑袋,声音也越来越没劲儿。
    司机师傅一听,生怕把孩子给搞忧郁了:“开回去碰碰运气也行,万一他在原地等你呢。”
    陶幼心歪着脑袋思索片刻:“今天没准备好,等我重新部署一下战略再去找他。”
    丢脸的窘迫时刻,就让它随风散去吧。
    下午,傅云港三人回到宿舍,见许嘉时坐在书桌旁捣鼓着电池、天线之类的东西。
    游戏哥最爱八卦,率先冲到他旁边:“快说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那个穿黑衣服的女生是谁?”
    “就你们看到那样。”许嘉时目不转睛盯着桌上的零件,嘴巴动,手没停。
    “我们就看到你把陌生妹子牵走了,难道她就是你那个谁~”
    “嗯。”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游戏哥右手背拍向左手心,“啪”的一声响:“瞧,我没猜错吧。”
    “人都到跟前了,也不让我们见见,不够义气。”
    “以后会见到的。”他声音平淡,却已经稳操胜券。
    甚至兴致颇好地询问其他们的情况:“你们今天如何?”
    傅云港摆手摇头:“别提了,女神有喜欢的男生,根本没来。”
    “哦。”许嘉时抽出桌上那瓶黑色定型喷雾,精准抛到傅云港怀里,大方道:“送你了。”
    文艺汇演代表着对这场军训的总结,周末假期一过,大一新生们开始正式上课。
    各部门和社团开始招新,陶幼心跟苏沫一起面试文娱部,又跟鹿西娇一起加入了英语社。
    凭借优越的外形条件和才艺表演,两人顺利进入文艺部:“因为大一军训缘故,学校将在10月22号举行新生开学典礼暨迎新舞会,各系各年级都要准备一个节目报到校团委进行筛选。”
    他们这是舞蹈学院,除了分舞种的系别,还有舞蹈编导、教育、舞台设计、服装设计等多个专业分类。
    他们芭蕾舞系的,怎么也得选上一支。
    对于舞蹈专业的学生来说,排练一支舞团并不难,国庆节后开始筛选,半月时间绰绰有余。
    这种大型活动可以加学分,陶幼心还蛮感兴趣,跟苏沫一起报了名。
    两人在食堂帮舍友带饭,回寝室的路上,苏沫顺口问起:“陶陶,你跟许嘉时进展如何?”
    “你们怎么都在问。”上回从轻食餐厅回来,陶幼心已经跟舍友们交代自己跟许嘉时的关系,于是关心此事的人又多了几名。
    苏沫问:“还有谁?”
    “我高中朋友。”曲七七和江书妤她们,把她的感情进度当连续剧追。
    说曹操,曹操到。
    饭还没送回寝室,曲七七就弹来语音电话,两三句亲切地“姐妹”之后,切入真正的主题:“能不能,再多来点资助?”
    曲七七的创业计划也不太顺利,陶幼心只当她在玩,没把这笔钱当回事:“你回去跟你爸妈撒个娇,比我这点钱好使。”
    “不行!”曲七七铿锵有力道,“我是独立自强人设,我要悄悄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
    “难道不是因为零花钱被限额,你要奋起反抗?”陶幼心毫不留情戳破她的借口。
    “好吧,确实如此。”上大学那会儿,他们父母跟商量好似的,怕她们养成大手大脚的坏习惯,每个月限额零花钱,就给五千,如有正常大额支出可以向家里申请报销。
    “心心,你信我,我是潜力股。”
    陶幼心点开账户余额,表示不舍:“最近出了款限定皮肤的游戏机,我还想买来着……”
    “等我赚了钱,给你买两个,不,十个!”
    “可是……”
    见她犹豫不决,曲七七决定使出大招:“这样吧,我用一个秘密跟你交换。”
    “我不听。”曲七七能有什么好秘密,家里十八代恩怨情仇的故事她都能背得滚瓜烂熟。
    “关于许嘉时的秘密。”
    “……”ok,被拿捏。
    计谋得逞,曲七七嘿嘿笑:“你猜我是什么时候知道许嘉时喜欢你的?”
    “再问撤资。”这句威胁颇有投资大佬的风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