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娇[先离后爱] - 望烟娇[先离后爱] 第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望烟娇[先离后爱]
    作者:草笙日笠
    简介
    【强取豪夺+破镜重圆+非典型性追妻火葬场】
    席烟嫁给薄望京的时候,他的眼底是片荒芜旷野。
    他总是淡淡的,淡淡地和她完成人生必经流程。
    四个字形容他们的婚姻再贴切不过——
    貌合神离。
    但席烟不在乎。
    再后来,薄望京身边出现与他同进同出的故人。
    她收拾好破破烂烂的心,义无反顾舍了他。
    薄氏集团掌舵人薄望京,生就豪门太子,矜骄冷情,却在少年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痛。
    对他而言,和席烟的相处,不过一段普普通通失败的婚姻。
    后来薄望京方知,原来她就是他遍寻不得的旧时药引,曾于狼藉废墟中施舍他生的绮念。
    离婚后,席烟将人忘得很干净,生活步入正轨。
    然而一纸讼书,全家不得安宁。
    她被迫弯下脊梁骨,去求位高权重的那人,眼底空荡已无他,“我以为即使我们没走到白头,好聚好散也算圆满。”
    薄望京半张脸浸润在黑暗中,躬身擦去她的泪痕,强势抬起她下巴,“一辈子这么长,现在就讨厌我了可怎么好?”
    【我在试图打动你,用无常,用危险,用失败。——博尔赫斯】
    *占有欲强到b.t的集团掌舵人x人间清醒富贵花,1v1 sc,身心彼此唯一。
    *男主中后期高能,非传统意义上好人。
    *不接受写文指导,好文千千万,不行咱就换~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轻松 暗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烟,薄望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是前夫真插翅难飞的白月光。
    立意:爱意融化人间风雪。
    第1章 影子与沼泽
    《新锦绣》新刊要做一期围绕家庭的时尚专题,它的主刊是业内大名鼎鼎的《新经济》。近几年《新锦绣》线上线下卖得都比主刊好,每出一期都能上一次热搜,堪称纸醉金迷后花园。
    毕竟这本杂志几乎是公众了解富豪生活的唯一权威来源。
    这次主人公姓薄,薄公子向来神秘低调,便是狗仔有幸拍到也不敢发,怕担事儿。
    席烟收到旧友想来拜访的消息时正插花,二话没说便应了。
    老同学以前在她功课落下时帮过忙,只要采访不涉及商业机密,她倒是很情愿还人情。
    今日外面日头毒辣,人坐到沙发上还背着摄影器材,像怕碰脏了他们的羊毛毯,两只腿紧紧并着,拘谨身子不敢乱晃。
    陈姨倒了杯冰水,玻璃杯里浸了几片花瓣,笑盈盈地同人说:“这地儿不好找吧,恰好今天司机不在,不然冲您是太太好友的身份,也得去接一接。”
    女人忙点头,惊讶的闻了闻:“这是玫瑰?”
    陈姨笑着解释:“是啊,我们太太是个有情调的。”
    女人用纸巾压了压额头上的汗,喝了一口,苦笑道:“这里安保也太多了,三道关卡,硬是查了我三次。”
    陈姨扫了一眼她的包,不紧不慢地回,“寻常是不会,您带的东西比较敏感,是做采访的吧?”
    女人喝水掩饰尴尬的表情,点了点头。
    陈姨咕哝道:“只要不是狗仔就行。”
    旋转楼梯传来端庄轻缓的脚步声,伴随浅浅的哈欠声。
    客厅里两人一同望去,暗红色的红木雕花处出现一片雪白的绣纹裙角,过了几秒,女人柔软的腰肢沿着扶手袅娜而下,她的手腕上垂着一只碧绿通透的翡翠镯,将她的肤质衬得更加高贵白皙。
    她的脸很小,不过巴掌大,眼睛圆而大,眼尾微微上挑,压住了娇憨气,薄红的唇瓣饱满如红茶花,笑起来明媚跳脱却不失女人味。
    她发尾别了一支时下流行的素簪,穿着旗袍站在光前,竟有几分旧时烟雨的古意。
    “来了?”她懒懒地往沙发一倚,耷拉双眼哈气连天,满脸写着没睡饱。
    “冰糖燕窝帮您端来么?”陈姨恭敬地问。
    席烟抬了抬睫,对坐在沙发边缘的人说:“来一碗?”
    女人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从来没吃过,吃不来。”
    席烟冲陈姨点点头,“就端两碗。”
    陈姨应了声“好”便走了。
    席烟清醒了些,脱了鞋毫不避讳地侧躺在沙发上,两眼好奇地看着学生时期的好友,眨巴眨巴,“钱诗我们多少年没见了,我记得你不是说想自己开一家服装店的么?怎么去了杂志社。”
    钱诗推了推眼镜,低下头,双手揉着纸巾团,“大学毕业以后我是创过业,亏了四百万,家底都快败没了,怎么敢继续做。”
    “本科学的汉语言学,我想着投杂志社试试要不要我,还好碰上我现在的师父。”
    席烟边听边点头,随口搭了一句:“四百多万,还好,四千多万就难办了。”
    钱诗一噎,倒也没说什么,笑道:“席烟,这几年你瞒得这么好,难怪同学会你也不吱声,就怕我们这些老同学借你的名头为难薄老板,求这个世界五百强企业董事长提携是吧?”
    陈姨端来了燕窝。
    席烟斜坐起来,端起水晶碗,银勺漫不经心地搅动,“我前些年同他在国外,所以才没参加同学会。”
    她抬头忽地一笑,“下次大家喊我,我一定去。”
    钱诗好似被她大方的态度羞得有些尴尬,挠挠头说了句“抱歉”。
    两人聊了会儿闲话,采访是下午三点正式开始的。
    若说《新经济》走高端路线,《新锦绣》就是接地气的。
    钱诗采访的内容多围绕着婚姻里的琐事,譬如两人平时会一起做些什么,结婚几年有没有给对方制造过惊喜,薄老板送过最贵重的礼物价值多少钱,等等。
    席烟一一作答。
    结婚四年,薄望京实在是一个很好的丈夫。
    或者说,他有一个很称职的助理。
    情人节,周年庆,生日,礼物样样不落,甚至于商场在他们结婚纪念日还会推出特价折扣活动,圈内外的女人无一不羡艳。
    连拿下某一城市地王也用的是——“我太太喜欢这座城。”
    这句话,一度使当地成为网红爱情福地,给薄氏集团的产业链创造百亿级收入。
    “薄老板这么爱您,可以给我们的读者留一些爱情保鲜小技巧吗?”
    席烟的思绪因钱诗的话慢慢回笼,唇角带起一丝笑,却不达眼底:“这个啊,这个你最好去问他,他做的比较多。”
    -
    采访过半,席烟接到一个电话。
    “旅游?”她疑惑地挑眉。
    对面油腔滑调的性子和十来年前一模一样,“自从你跟了姓薄的,都多少年没出来玩了,再者说了,人家风流的时候,也不见带你啊。”
    席烟笑了笑,忍不住替人解释:“薄望京冷情归冷情,和风流却搭不上边,被他听了去,你又要讨饶。”
    “好姐姐,你来呗,我派车去接你了,什么都不用带,睡一觉的功夫就到了。”
    说完,立即将电话挂了,就怕她想出什么理由拒绝。
    紧接着微信进来一条消息,写了出发时间和车牌号。
    席烟为难地看向钱诗,还未开口,钱诗便急匆匆收拾起东西。
    混了职场的就没一个不精的,钱诗讨好道:“您去忙就行,我大概知道怎么发第一期报道了,发之前会再给您审一遍,如果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细节,我会给您微信留言,等您空的时候看一眼就成。”
    近几年,薄家大公子薄望京在金融圈炙手可热,媒体自然众星捧月,旁人只能出一期的版面,生生给他空出三期。
    席烟没什么表现欲,无所谓报道上有没有她的照片,对钱诗提出的方案很赞成,便点点头礼貌性微笑,“后续要什么需要配合的,请告诉我。”
    她说完这一句话的瞬间,钱诗居然红了眼圈,笑道:“我们虽然是同学,但这么多年没见,和陌生人也差不多。你真是我采访过最亲和的圈内人,没架子,不为难,如果社会上都是这样的人,能少许多折腾。”
    席烟没进过职场,共鸣不深,猜测她过得不容易,伸手抱了抱她,轻声安慰“会越来越好的”。
    钱诗和她又说了些话,她离开没几分钟,接席烟的车就到了。
    是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suv。
    席烟看到熟悉的海王鱼叉标笑了声,倒是很有那人的风格,玛莎车型和别的顶级牌子没可比性,但他的车标却很有特点,那人说长情也长情,一个牌子爱了十来年。
    学生时期,席烟也冲动实行过说走就走的旅行。
    只呆了两天就灰溜溜回来了,因为身上钱没带够,那会儿还只能用现金或者刷卡,不像现在一支手机行遍天下。
    陪她去的正是钟情玛莎拉蒂十几年的梁慎川。
    -
    他们走的高速,席烟还真在车上睡了一觉,等司机轻声提醒她到了的时候,迷迷糊糊睁开眼,已经是黑夜。
    司机起码开了五个多小时,往远处看是层叠山峦,近处岩石搭建的台阶蜿蜒向上,台阶外倾斜的山墙由粉色的芍药铺盖,凸出来两个大字——“懈枷”。
    正东边隔着栅栏有一个大泳池,草坪被雕塑分割成几块,再往里是几栋错落有致的原木别墅。
    这应该是刚开发完的度假村,还没对外开放。
    有人在门口候着,等她进来立马迎上来引路,应该是梁慎川安排的。
    有一段路没灯,路很平整不至于摔了,只是看不清人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