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败给了小皇后 - 暴君败给了小皇后 第15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夏又?被他抱着?亲了会儿,戚延都在克制,终于停下,喘着?粗气拉好她衣襟。
    他深目攻击十足的野性,但薄唇又?泛着?病态的白。
    牵动腹部伤口了。
    温夏嗔视他一眼,捡起地上的披风与奏疏挂回去,唤了胡顺传太医来。
    太医为?戚延重新包扎了伤口,医术高明得很,把个脉便探出这凶猛的肾气,也不看帝后,只垂首叮嘱勿再有动作,先规矩静养。
    戚延的视线穿过太医落在温夏脸上,那?别有深意的眼神与薄唇恣意的笑,都让温夏面颊滚烫,似嗔似怪地瞪他一眼。
    都伤成这样了,哪里行??
    ……
    温夏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小?麦粉上,请教了制作火.药的道士,可还是在失败。
    云匿一直陪着?她折腾这些,每次都做足准备要在那?麦粉爆炸前?抱走她,但每次都同她傻站在营帐外?。
    别说爆炸了,连点火苗都没有。
    倒是戚延那?里传来喜讯,道士已炼制出如石弹大小?的火.药弹,将?领们在空地用霹雳车试验,那?火.药弹除了比预期早爆一些,威力倒如预期的大。再延迟一下的时?间,等硫与硝到了便可大批炼制。
    温夏同戚延看完这爆炸,戚延很是高兴,她高兴之余有些失意,她怎么就不能成功?
    她回营中翻阅着?温斯行?为?她找来的古籍,看了两卷,也没在古籍上发现这问题。胡乱试了一通,时?间已经到夜晚,灌进?的风吹拂起满地小?麦粉,温夏被呛到咳嗽,却?忽然愣住。
    风?
    望着?这被吹浮在半空的麦粉,她有些惊喜:“云匿!”
    她命云匿点燃草绳,远远守在外?头,只是等了许久都未见异常。
    温夏失望极了,今夜风吹得格外?烈,她拢紧了披风,黯然地立在夜色下。
    “皇后娘娘!”
    胡顺远远跑来,脸色大变,声音也全是紧张。
    而温夏在胡顺还未说完时?便听到远处号角震彻夜空,是军中集结的号令。
    “燕军突袭我?军营!将?我?们包围了!”
    温夏大惊:“怎会如此?”
    军营要地,不仅有第一道十二个时?辰不休轮岗值守的士兵作为?防线,还建有防御工事与瞭望台,怎么可能致使敌军包围。
    除非军中有叛徒。
    “皇上说军中恐有燕军耳目,燕军是皇帝御驾亲征,攻破了左堡峰,他挑衅皇上出去,皇上已经披甲上战场了!”
    这是计。
    温夏焦急奔跑向瞭望台的方向,胡顺跟在她后头:“皇后娘娘不能去!皇上命奴才转告您,要您待在军营!”
    云匿已带着?温夏施展轻功飞去瞭望台。
    尚未抵达地方,便见夜空下无数的火光。
    厮杀声此起彼伏,战鼓激烈,远处浓烟弥漫,被今夜的狂风吹散过来。
    云匿暗道不妙,未再带温夏过去,折身将?她护送回营帐。
    温夏急迫问:“那?是毒烟?”
    “属下去查探,皇后娘娘在此勿动!”云匿飞快出去。
    帅营外?围满了士兵保护温夏。
    温夏遥望着?远处夜幕的红光,恐惧到极点。
    不管那?是不是毒烟,都足矣乱了盛军的阵脚。
    霍止舟选择今夜突袭,恐怕是白日知?晓了戚延在研制新武器,而今夜又?恰好有狂风助他。
    这风向便是从燕军营地吹向盛军的。
    小?半个时?辰后,云匿回到帅营。
    原来霍止舟在城中早设下了埋伏。
    戚延可以打通暗道,他也早早步好了暗道。
    那?日温夏前?去求他,霍止舟说一切都是他故意的,故意引戚延入城,故意把半座城送给戚延。
    这片盛军驻扎之地,正是霍止舟一步一步引戚延至此……
    营地外?十里便有燕军的暗道,这才让他们包围了营地。如果不是之前?戚延执意改了方向扎营,现在暗道通向的便直接就是营地内。
    温夏眼底的恐惧越来越浓,脸色惨白:“让皇上回来!”
    “属下劝过了,没有用。”
    云匿方才前?去戚延身边,戚延坐在马背上,眼前?便是冲锋上阵的一批又?一批兵马。火光之中浓雾不散,依稀可辨穿着?银甲的盛军一个接一个倒下。
    那?烟雾有软筋之效,燕军服过解药根本不怕,可时?间匆匆,盛军来不及喝下解药,只能硬攻,哪可能退守。
    云匿说这是霍止舟的计,就是要引戚延现身。
    戚延怎能不知?。
    他紧绷着?薄唇,眉目严肃而沉厉,望着?满天火光完全不敢疏忽眨眼,只沉声吩咐云匿:“回去保护皇后。”
    温夏红了眼眶,这一刻却?不敢哭。
    之前?戚延分出兵力去攻燕国东面三大关头,分散霍止舟的兵力,可如今也分散了此处盛军的兵力。
    营中不过十万大军,今日传来的奏疏上,温斯立说援军还要三日才可抵达。
    狂风吹得营帐布幔振响,战鼓声很远,可也是第一次这么近。
    温夏一夜未眠,去研制火.药弹的营帐催促道士们,可他们没有物料,硫磺与硝石一日不来,再急也做不东西啊。
    而且霍止舟已经知?晓戚延的做这火.药弹,怎么可能再让士兵有路把物料送来。
    温夏一直听着?前?线传来的战报。
    盛军倒了约有四万人,全败在毒烟下。
    ……
    天明时?,狂风依旧大作,但戚延终于回来了。
    他一双深眸发红,坚硬的铠甲上也没有伤痕血迹,明明是大步走向帅营,那?步伐却?透着?深深的无力。
    他远远见到温夏,深目微凛,喉结滚动着?。
    温夏冲到他身前?,见到他平安回来总算落下一颗心,可并不敢放松。
    仅仅一夜便损失了近半数兵力,盛军丝毫没有退势。
    大盛这一仗会败吗?
    戚延停在她身前?,滚动的喉结一时?没有说出话来,他大掌覆上她额头与鼻尖,摸到一片凉意,便知?温夏站在这冷风里太久。
    戚延揽着?温夏回营,待胡顺落下帐帘,他才紧紧抱住温夏,深深埋在她颈项中。
    温夏忍不住眼眶一热。
    “如果你父亲在,他会做什?么?”
    温夏愣住,如果温立璋在,面对四面埋伏、没有援军也没有退路的战争,他会把残兵分成两支。年轻的、生命还长的士兵为?一支,跟随他的老兵为?一支,带着?老兵护送年轻残兵去夺一线生机。
    温立璋便是这样战死的。
    温夏忽然很恐惧,紧紧抱住戚延。
    铠甲坚硬又?冷,这冷意窜到了心尖上,让她浑身都止不住颤抖。
    戚延紧紧埋在她肩头,嗓音嘶哑:“我?好像悟得太迟了。”
    登基这么多年,到现在才醒悟要勤政爱民,可惜好像已经迟了。
    “不会的,道士们今日便能做出几个炸.药来,把燕军的暗道炸了!东面的士兵便可以分出部分去前?线,大盛的兵一向训练有素,不会的!”
    戚延苦笑地弯起薄唇,却?不敢让温夏看见他的沮丧。
    “我?想睡一会儿。”
    温夏陪伴戚延躺在床榻上。
    连夜没有合眼,戚延枕在她肩头很快便睡过去了。
    温夏却?不敢入睡,随时?听着?外?头的声音,果真又?听见集结的号角,燕军退又?复返。
    戚延眉心微皱,仍在睡梦中。
    没有人来请示他,那?便是温斯行?在安排一切。
    温夏也没有叫醒戚延。
    他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醒来望着?温夏担忧的双眼,狠狠亲吻她脸颊,指腹摩挲着?她下颔。
    “什?么时?辰了?”
    “还未到一个时?辰,你再睡会儿吧。”
    戚延只摩挲着?她下颔,粗粝的指腹又?落在她红唇上。他指腹的硬茧摩过时?,让她有微微的痛意。
    “夏夏,我?送你出去吧。”
    温夏深深望着?戚延。
    这么近的距离,他眼底的血丝清晰可数,薄唇的欲言又?止在无声道着?他的恐惧。
    帐外?忽然惊起连天的号角声,是更紧急的集结令。
    温夏清楚地明白,这一天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这场仗大盛好像打不赢了。
    不管如何战败,大盛军营中唯有她可以活下来。
    戚延和她都知?道,霍止舟不会伤害她。
    温夏在戚延涌上雾气的注视下说:“我?不会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