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2章 惊天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伴随着这样声音的响起,小房间里那股子怪味儿,居然更加浓厚了!
    当时看到这一幕,我懵了,直觉告诉我,父亲这个时候在里面吃着什么,而且他吃的东西绝对不简单,没准儿跟蛇笔袋里的东西有直接的关系!
    正瞪大了眼睛细看的时候,父亲似乎发现了我,猛的回头大喝一声。
    “谁?谁在外面!”
    他脸色狰狞,怒目圆睁!让我心颤的是,在他的嘴角上,明显多出了一丝血糊糊的油渍!
    感觉自己被发现了,我正准备承认的时候,突听院子当中,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
    “老季,是我啊!你在哪儿呢?”
    “啊!是赵军爷啊!你……你等下,我马上出来!”
    父亲口中的赵军爷名叫赵德标,我们村军阀头目,嚣张的很,村里没人不怕他的。给他惹急了,一枪崩死你,你都不带敢放个屁的。
    在父亲开口回应的档口,我麻溜躲到一旁的一个阴暗的拐角处。
    没多久,父亲手里拿着一块儿抹布走了出来。
    两人院子里见了面,不知为何,一起离开了我家院子,去了别处。
    趁着这个机会,我直接跑进了这个小套间里。我实在太好奇了,太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父亲大半夜的来这里干什么!
    可是看完了,我真后悔这样的一个决定!
    我发现,小房间一旁的蛇皮袋子里,有……有一具死尸!
    死尸有些发干,身上油腻腻的,如同裹了一层油,整体感觉跟被烧烤了一般。
    想到父亲刚才在里面好似吃着什么,嘴巴里还有血糊糊的油渍,我就不寒而栗!
    我再想,父亲大半夜的才回来,不会是杀了人,然后把人用火烧烤并抹了油,现在开吃吧?
    要说在现在这个看不见荤腥的年头,吃人肉的变态确实存在,据我所知,我们村的一户人家,就吃过死人肉!
    想到了这个可能,我的脑子是嗡嗡作响!
    除了死尸,我还看到了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破木箱子。
    箱子是打开的,里面有一些铁制工具,还有一个极为显眼的稻草人。
    稻草人在箱子里的最中间位置,前面还摆着一个香炉,在稻草人的各个关节都盯着几个钉子,胸前还挂着一张黄纸,黄纸上写着的,是的我名字!
    仔细看,这钉子长七寸!
    在我们村,七寸长的钉子,往往都是用来钉棺材的!
    “把棺材钉钉在写着我名字的稻草人上,然后烧香祭拜?这明显是把我当成死人来祭拜啊!”
    看到这一幕,我更是头皮发麻!
    我再想,我这个父亲,到底要干什么!
    想害我?
    不能啊!虎毒还不食子!况且我俩相依为命,我了解他,对我还算宝贝!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搞不懂的我最终只能作罢,再看了一眼旁边的尸体,突生一种熟悉感,使得我心尖儿一颤,转身便走!
    好巧不巧,刚来到门口,我就跟从外面走进来的父亲撞了个满怀!
    “你……你小子怎么在这里?”父亲看着我,眼神变得尤为的惶恐。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将视线对准了那具尸体,随即又看了看箱子里的稻草人。
    父亲不是一个糊涂人,立刻就知道我有想法。
    “走!跟我回正屋,我有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必须跟你说道说道!”
    转身,父亲就出了这个小套间。
    我红着眼看着他宽大的后背,也跟着出去……
    来到正屋,我父亲往炕沿儿上一坐,拿出一个旱烟杆子,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也不知道抽了多久,直到有一口烟没抽匀,呛得咳嗽连连,才放下烟杆子,跟我搭话。
    “知道刚才里面的尸体是谁吗?”
    “谁?”
    “你…爷爷!”父亲语速缓慢的说道。
    “什么?我爷爷?怎么可能?我爷爷都死多少年了?尸体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我不信道。
    “小崽子,你爷爷可不简单,继承了咱们季家老祖宗的一些左道的本事,调配了一些东西,让我在他死后涂抹在他的尸体上,这才让他的尸体变成了多年不腐烂的湿尸!”
    “湿尸?”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词儿。
    不过,如果这尸体是我爷爷,那就更恐怖了!
    我父亲吃我爷爷的尸体?这特么得多吓人?
    “你……你把我爷爷的尸体弄来干什么?”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嘴。
    “你觉着呢?”我父亲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表情!
    “该不会是……是吃吧?爹,你可别吓我,就算你饿疯了?也不能这么干的!”
    “呵呵,小崽子,你就这么想你老子的?”我父亲像是气急了似的,发出两声冷笑。
    “不然呢!”我气呼呼的看着他。
    “小子,这里面的水浑着呢!很多事情,我没法跟你解释,只能告诉你,我所做的,都是你爷爷想让我做的,以后你就明白了!”他似乎不想过多解释。
    “那稻草人为什么上面有我的名字?为什么要用棺材钉钉上,还用香炉祭拜?”我转而又问道。
    “这都是为你好!”
    “你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棺材七寸钉,要人命三分!你说你这么做为了我好?!”
    “信你老子的,我说为你好就是为你好!你特么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父亲突然声音提的老高,吓得我一哆嗦,也就不敢反驳什么了。
    深吸一口,他从怀里拿出了那个长方形盒子。
    “这东西拿着收好,千万不要打开。”
    “哼!这盒子里不就是一本书吗?我早就打开了,里面的内容都背的滚瓜烂熟!”我多少有些较真的意思。
    “什么?你打开看了!你个兔崽子,我让你打……”
    “等等……”父亲刚想发火,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说,书里面的内容,你都背的滚瓜烂熟了?!”我父亲看着我,就像是看怪物似的!
    “对啊!”
    “怎么可能!”他眼睛瞪的贼大。
    下一秒,他打开盒子,拿出了这本泛黄的老书,随便翻开一页,指着上面的这一段字问我:“这上面写的啥?”
    “玄武吐舌,朱雀破头,交路深坑,倒挂棕搁!”
    “表达的是啥意思知道吗?”
    “风水学上忌讳的无用之地!”我轻松回答。
    “那这一行字的!”我父亲又比划道。
    “这是八路砂法解说,八砂分别为逼砂、凹砂、尖砂、直砂、冲砂、破砂、斜砂、飞砂!后面的红字是八路水法解说,分别是仰局、反局、牵局、潜眉、激局、冲局、割局、射局。他们代表的意思分别是……”
    等我噼里啪啦的解说完这些后,我父亲双眼突然失神,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炕上,人显得一下子颓废了不少!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