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3章 有客来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良久,我父亲低吼道:“天意啊!谁都看不懂的一本经书,我这没娘要的儿子却能看懂,并完全明白各中意思,这不是天意,还会是什么?!”
    “看不懂的经书?爹,你再胡说什么呢?”我纳闷的看着我父亲。
    “胡说?小崽子,我告诉你,这本书在我和你爷爷眼里,写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经文!”
    “啥?经文?怎么可能!这明明是正八经的文字啊!”我不解!
    “所以我说天意啊,我们看不懂的,你却能看懂,呵呵,或许你命该如此吧!”
    从炕上下了地,我父亲又丢给我了两块儿大洋。
    “哇!哪来的?!”
    要知道,这年头,大洋虽不是稀罕玩意,但也不是我们平民老百姓能有的,一枚大洋能换来很多好东西!
    “那个赵德标给我的!”
    “他为啥给你?”我不解道。
    “沾了你爷爷的光呗!不说了,小子,我要出门一段时间,短期可能不会回来,你自己在家好好待着,别给我整事儿,否则,我回来打断你的狗腿儿!”
    “出门?出门做什么?”
    “当然是继承了你爷爷的衣钵,出去收破烂呗!”我父亲苦笑道。
    “你不是不愿意干这个活当吗?”
    “不干?不干活不起啊!而且你也大了,总得攒钱为你娶媳妇吧?你老子但凡有一条指的上的路,也不带干这种折寿行当的!”
    满是大茧的手用力拍下了一下我瘦弱的肩膀,我父亲又把脖子上他带着的那个红色的玉坠儿带在了我的脖子上。
    “这个你戴在脖子上,从今以后,无论出现任何事儿,都不要拿下来。”
    “这是啥?”我看着这个玉坠问道。
    “保你平安的东西,玉有灵,可养人,还能驱邪。我跟你说,这东西还是一个古物件,是我从……咳咳,总之是值不少钱呢,好生保管,没准儿日后娶媳妇,它能换不少钱呢!”
    对我说完这番话,我父亲直接出了正房,随后去厢房拎着那个装着尸体、也可以说是装着我爷爷的蛇笔袋,就离开了……
    父亲这一走,就是半个月的光景。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用父亲给我的其中一枚大洋,换来了好多吃的,日子过的倒也无忧无虑的,很是惬意。
    半个月后的某天中午,我家突然有客来访。
    这是一个老头子,说和我父亲是至交,是我父亲委托他,来给我送消息的。
    当我看到我这个老头子后,我差点没被吓尿,第一印象我就觉得,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老头子穿着一身黑乎乎的衣服,手拄着一个黑不溜秋的烧火棍,乍一看没觉的怎么样,可是当我看向他右眼时,就会发现,他的右眼球跟别人太不一样了!
    他右侧的眼球向外鼓的很厉害,眼球周围是血丝密布。而最为恐怖的是,这颗外鼓眼球的眼仁居然是琥珀色,琥珀色的眼仁中间飞舞着金色的丝线,像极了猫的眼睛,当时那眼睛的状态给我的感觉就如同...如同死亡的窗口一般。
    当时看到他,我就跟看到鬼似的!
    老头子很热情,见了面,对我说了好多暖心的话,让我不再对他的外貌那么抵触。
    随后,他递来了一封信给我,说我父亲一早就送给他的,送的时候告诉他,半个月后,让他把这封信给我,但现在不准我打开,需要在下月初一才能打开看。
    当我接手这封信之后,老头子突然盯上了我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儿,表情变的不对了。
    “孩子,爷爷问你,这玉坠谁给你的?”
    “我爹啊,说戴着这个玉坠,能保我平安的!”
    “你父亲?怎么可能!”
    深吸一口气,老头子又问道:“小子,你跟你父亲到底有啥仇怨,至于让他搞来这个玉坠祸害你?!”
    “有仇?”老头子的话给我造的一愣:“我说爷爷。我跟我爹能有啥仇的,还祸害我,你没事儿吧?”
    “没仇?”老头子脸一黑,从我脖子上强行摘下来这块儿玉坠冷声道:“没仇的话,他就不可能这么干了。小子,你知道这玉坠是干啥用的吗?”
    “说了保平安保平安,你到底几个意思啊?!”我有些不耐。
    “胡说八道,我告诉你,若没戴这块儿玉坠儿,兴许你啥事儿都没有,这玉坠儿戴上了,我就要倒大霉、出大事儿了!”
    “你才倒霉呢!你全家都倒霉!快把东西还我!”我急了。
    他没有理我,依旧我行我素的道:“这玉我一眼就瞧出来不对劲儿了!你看看,我用手一搓,这玉坠还掉红颜色。”
    听了老头子的话,我向着他的手上一瞅,可不是嘛,他拇指上有红颜色,似乎这玉坠儿真掉色。
    见我看到了,他跟着又说:“掉色还不算,你再用鼻子闻闻,似乎这上面有一股血腥味儿,要是我看的没错,这玉坠上的红颜色都是用血染成的!”
    “啊?不能吧!?”
    我听了吓了一大跳,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站立了起来。等我凑近冲着这玉坠用力一闻,还真有股子刺鼻的血腥味儿!
    此刻,我脸色大变。这好端端的一块儿玉,要是染了血,然后再戴在我的脖子上,这就很有问题了。
    其实打从一开始,我都认为,这块玉片儿是一块儿天然形成的红色玉片儿的,可没想过是用血染的!
    这会儿我已经有些心里没谱了,偏偏这个时候,老头子又跟我和我说了一个让我极为胆寒的事情。
    “你不懂得这玄学里的门道,虽然玉这东西有灵,可养人,但关于玉的邪门事儿也不少。据我所知,有些人为了害别人,特意将一些玉石上混着人的鲜血,然后装模作样好心送给被害人,说什么有抵御邪崇保平安的能耐。但就是这种玉,却往往都带着某种邪恶的诅咒,会让得玉人一辈子闹不安生的。”
    “啊?真……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此刻的我彻底凌乱了!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