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5章 石墙黑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说什么?沙鬼?!”听到这个词儿,我心尖儿都跟着颤抖。
    “你知道沙鬼?”赵德标浑浊的眼睛一亮。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看了看沙场的周围情况,突然明悟道:“这里有古墓?!”
    “好小子,你果然是那块料子!你爹告诉我你啥都不懂,看来完全是唬我嘛!”赵德标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满山的金字一般。
    沙鬼这东西,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我清楚,这东西是护墓阴兵!是只有戈壁沙滩的古墓里,才有出现的怪东西!
    根据《地藏宝典》上的记载,任何古墓,随着时间的流逝,阴气的累积,加上墓主人生前的特殊设计,都有可能形成护墓阴兵,也有叫护主阴兵的!
    一般的山地古墓,会形成例如‘阴堠’一般的干尸存在。
    河底下的墓地,会形成‘水猴子’的存在!
    而在沙地古墓这种环境下,就会形成‘沙鬼’的存在!
    沙鬼,据说是一个人形怪物,它全身都是沙子构成的,可以随意变成任何形状。如果有人冒犯古墓威仪,就会把盗墓贼顺着‘沙路’拖到墓主人的棺材旁,算是一种特殊的惩罚手段。
    想到我父亲信里说,他没成功什么的,我心里一颤,对着张德标说道:“你让我爹在这里盗墓?”
    张德标邪邪的笑了笑道:“你还不傻嘛,小子,你真以为老子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圈了这一片沙子,靠倒沙赚钱啊?那种小钱来的太慢了,老子不稀罕!”
    ……
    原来,他之所以在这里圈地,是发现这里有古墓,怀疑是古代侯爷级别的大墓!
    有了这个发现,张德标就想盗墓挖宝!可问题是,古墓找到了,愣是进不去。
    更为怪异的是,张德标派人在古墓周围摸索查看,可是前前后后派去了七八个人,到头来,这些人全都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跟人间蒸发似的,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
    这个怪异的情况使得张德标是又急又怕,想动用炸弹炸古墓,可又怕动静闹的太大,惊动周围的其他军阀,就这么拖了下去。
    后来突然想到我们季家这方面有点能耐,以前我爷爷活着的时候,跟他也有来往,知道我爷爷会点门道,所以这才找上了我父亲!
    自从爷爷死后,我父亲苦日子也是过够了,而且随着我慢慢长大,到了结婚的年纪,没钱可娶不上媳妇,这是父亲的一块儿心病!也为此,我父亲决定赌一把,两人算是一拍即合。
    赵得宝答应,事成之后,额外给我父亲十块儿大洋,古墓里的报复,三七分成!
    可结果,我父亲在张德标的带领下刚来到墓地门口,还没摸清墓口门路的时候,就被什么东西往沙子底下拽。
    这一幕,可把张德标吓傻了!
    张德标和好几个手下,拽都拽不出来,险些自己人也被带进去。
    在父亲的头被埋在沙子里的前一刻,他咬牙挤出了一段话,说自己肯定是被传说中的沙鬼缠住了,死定了!说等到了下月初一,我会来,到时候让张德标告诉我真相,能找到他的尸体找尸体,找不到也就罢了。还说别让我怪张德标,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
    父亲消失后,张德标安排人,在父亲陷下去的地方愣是挖了七八米深下,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才作罢!
    ……
    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我急了。
    虽然按照书上的说明,被沙鬼缠住多半有死无生,可看不见我父亲的尸体,我说什么都不会死心的!
    要知道,这个世上,我就父亲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不想自己孤苦伶仃!
    既然父亲是被沙鬼拖走的,那极可能被带进了古墓里,所以,我决定,死活都要进入古墓一探究竟!
    “古墓在哪?带我去!”
    听到我的要求,张德标喜笑颜开,赶紧招呼了几个手下,带着我来到了沙场最里面一个拐角的地方。
    我发现,这个拐角前方几米远,有一个巨大的石墙。石墙被沙子包裹着,显得很厚重,也很有年头。其中有几块儿石头上,歪歪斜斜的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古文字。
    盯着这个石墙看了一会儿,我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个沙场的后面就是层林叠嶂的青山,面前迎的就是一片汪洋大海!
    这个墓地按照《地藏宝典》上描述的风水学上来说,属于山环水绕、负阴抱阳”的风水格局。
    青山环护,形成了拱卫、环抱、朝揖之势,实为不可多得。就这样的墓地里,肯定是大人物的大墓,里面肯定有重宝!
    我不知道张德标是怎么知道这个墓地的,也不屑得到里面的宝贝,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救我的父亲!
    “小子,这墓地你有法儿进去吗?你只要能进去,老子赏你十个大洋。另外,我做主把咱们村最好看的女娃娃许配给你,这样,你就不怕娶不上媳妇了!”张德标十分大气的对我言道。
    面对他这样的话,我根本就没听进去。
    深吸一口气,我来到的墓地的厚墙前,伸手摸了摸!
    手刚放在上面,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把手缩了回来。
    究其原因,是因为这石墙很凉,摸上去,就跟摸到了冰块儿上一般。可问题是,现在正值夏日,阳光炽热,周围的沙子都被烘烤的很是烫脚,但被沙子包裹的这种石墙却透着刺骨的凉,这说明,这个墓地绝对不简单。
    深吸一口气,我又伸出手,忍着凉意,沿河石墙的一些纹路,研究了起来。
    想要进入一个古墓,首先要做到就是‘望闻问切’,这虽然是中医看病的手段,但同样适用于探墓。
    有道是‘听风闻水判南北,看土望木断西东’!
    这么查看了一番,就在我心里一喜,似有发现的时候,突然间,也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别的原因,我看到,我手触摸的这个位置处,出现了一团黑影!
    这黑影刚开始只是那么一小点,可慢慢的,如同水墨画一般,开始扩散。
    几秒过后,扩散成巴掌大小……
    “张德标,以前这墙上也会出现这样扩散的怪异黑影吗?”我问道。
    “黑影?什么黑影?哪里啊?”张德标被我问的一脸懵逼。
    “就这里啊,你不会没看到吧?”我敲着那个地方皱眉。
    张德标揉了揉眼睛:“小子,你说什么胡话啊?哪里来的黑影啊!”
    “嗯?”
    听到张德标这样的回答,我心头一颤,暗道,这是啥情况!
    下一秒,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脸色煞白,对着张德标大喊:“快……快跑,不然咋俩都没命了!!!”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