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6章 不是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小子闹哪样啊?咋地都没咋地,你跑个锤子啊?”赵德标被我搞的是一头雾水。
    赵德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我眼前的一幕代表着什么。
    《地藏宝典》有云:古墓脉气,瞬息万变!穴有金斑,散则成祥!穴有黑点,散则生难!
    这人有人脉,山有山脉,古墓,自然也有自己的气脉!
    古墓的气脉分金黑两色,如果古墓出现金斑外散,说明墓中有祥瑞之气,这是好事儿的预兆。但如果是黑气外显,则表示古墓引来阴气外散,会遭难的。
    这里的难可不是单单灾难的难而已,而是遇难的难!
    也就是说,很可能顷刻间没命!
    所以,我才会这么的紧张的往外跑。
    也正应了我的猜测,在我跑出了十几米开外,而赵德标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的时候,突见他的身子一个趔趄,随即,他的双脚像被地下的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开始下沉!
    “尼玛?沙……沙鬼?!小子快来救我!救我!这是当初把你父亲拖下去的沙鬼!妈蛋!快来救我!”
    发现这个情况,赵德标快要吓死了,他一边对我大喊大叫,一边手脚并用的不停挣扎。
    可他越是挣扎,下沉的速度就越快!没多长时间,自己的下半身已经陷入了沙子里。
    面对这个情况,赵德标一发狠,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沙地就砰砰的开了好几枪!
    可几枪开出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快救我!来人啊!快来人啊!”
    赵德标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扯着嗓子拼命的大喊了起来。
    沙场外毕竟围了他很多的手下,瞬间就把他们惊动,纷纷踏至。
    当大家伙看到自己的老大陷入沙子里,只露出了前胸以上的地方,都急了,纷纷前去拉扯,但完全没用,赵德标该下沉还是下沉!
    “小子,救我!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快救我!只要你救出了我,我给你10块儿大洋!不!我给你20块儿大洋!”
    看着赵德标害怕的眼神,我心里也急。虽然说赵德标不是什么好人,自他来了以后,把我们村搅的是翻天覆地的。但再怎么不济,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总不能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吧?
    可是眼下,我确实也没什么方法啊!
    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我双眼一亮,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从我的脑海中浮现。
    “赵德标,我有一个法子能试一试,但会让你遭点罪,你得忍着!”
    “草!都什么时候了,沙子都埋脖子了,怕什么罪?赶紧救我!”
    得到他的同意,我站在他的面前,开解裤腰带……
    “喂!你…你干嘛?”赵德标有点慌!
    “撒尿啊!这种沙鬼是由于古墓常年形成累积的阴气而形成的特殊怪物,咱得用至阳东西予以克制。可以用鸡冠血,也可以用午时的坟头土。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泡至阳至烈的童子尿,你要是嫌弃,那就算了!”
    “尼……尼玛!那用!快用啊!别墨迹!”赵德标一脸的猪肝色,但为了活命,只能‘忍辱负重’。
    话说,能把尿撒在赵德标的身上,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替村里人解气了。
    “呲溜——”
    “哎!卧槽!别往我头上尿啊!”
    “喂喂!尿到我嘴里了!这个味儿,妈了个草的!”
    ……
    还别说,我这一泡尿浇在了赵德标的身上,真就起到了效果。
    只见赵德标身下的沙层里,突然传来了如同烤肉的嗞嗞声,间接,有一缕缕黑气沿着沙层钻了出来,散发着股股恶臭。
    几秒钟过后,随着拉扯赵德标的那些士兵一用力,他跟个罗卜似的,被扒了出来。
    出来的赵德标带着所有人,愣是向外跑了好几十米,才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妈蛋!吓死老子了!吓……吓死老子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举起手枪对着我,声嘶力竭道:“小王八羔子,居然敢对我撒尿,我特么……我特么毙了你!”
    我当时也不慌,昂起头对他顶撞:“赵德标,你别不识好人心,我可是为了救你!再说了,我尿的时候,可是经过你同意的。”
    “我……我……”赵德标我了好几声,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最终收枪,对着身边的其他手下喊道:“今天发生的事儿,谁特么都不准说出去,谁要说出去,让我被人笑话了,我特么就毙了谁!”
    “遵命!”所有士兵都赶紧答应了下来,不过我看到,有那么几个人,明显是憋着笑的……
    让人哪来一个抹布擦了擦脸,赵德标这才站起身,嘴巴里叼着烟枪,吞云吐雾的对我问道:“小子,我知道你比你老子强,有能耐。明着告诉你,古墓里的宝贝我是势在必得的,只要你能帮我,咱们四六开!”
    “赵德标,盗墓取宝,丧尽天良,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我皱眉。
    “杀人还特么遭报应呢,可老子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谁活的比我自在?再说了,盗墓这种事儿,古来有之,强如曹操,不也为了军饷安排手下盗墓敛财吗?我没准儿盗几年墓,也能成为曹操那种段位的大能者!”他大言不惭道。
    这话说完,赵德标又开口:“小子,快告诉我,怎么进入古墓?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沙鬼差点要了你的命,你就一点不发怵?还这么急?”
    “呵呵!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老子有今天,就是这么富贵险中求,只要老子不死,就不带放弃的!”
    看着赵德标一脸欠揍的表情,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我抬头看着远处的古墓,自语道:“怪不得我爹让我初一来,我大概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什么意思?对了,我也纳闷后,你老子为啥告诉我,你初一定会来呢?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赵德标对我问道。
    没有接他的话,我对他道:“我先回家了!”
    “咋地?不进古墓了?你不是要救你老子吗?”赵德标急了。
    “救是肯定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