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11章 粽子出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赵德标让他们去起开棺材,几个士兵相互看了看,齐声道:“这个……老大,我们有点…有点不敢!”
    “棺材里的就特么是一个死人,相信烂的就剩下一堆白骨,又不会真的出现粽子、起尸什么的,你们有什么不敢的?”
    “可万一真出了呢?刚才的声音你也听见了,可是够渗人的。”其中一个士兵心里没底,总觉得自己的右眼皮老跳!
    “你个没出息的怂货,也就是我老胳膊老腿了,活动起来不方便,加上你们是我最忠心的部下。要不然这种发财的事儿,我能捎带上你?都别墨迹!想跟着老子发财的九麻溜点!”
    被赵德标这么一再催促,几个士兵最终一咬牙,不去管顾我的阻止,甚至直接毫不客气的抢走了我手里用来照明的马灯,跑去起棺材。
    棺材钉子全部拔出,士兵们深吸一口气,慢慢推开棺材盖儿。
    此刻的他们,紧张与兴奋并存,他们期待着,里面会惊现什么超级值钱的古董。而一旁的赵德标,眼睛也是瞪得贼亮。
    唯独我,这个时候危机感越来越强,甚至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几个士兵借着油灯探头向着棺材里看的时候,顿时吓得都脸色煞白!
    “老……老大!这啥情况?”
    “咋了?”
    看到自己手下脸色大变,赵德标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第一时间凑了过去。
    等他低头这么一看,那冷汗瞬间从鼻尖儿渗出。
    “妈蛋,尸体怎么是新的?没腐烂,难道真遇到传说中的粽子?大侄子!大侄子你特么快过来看看是咋回事儿!”赵德标对我喊道。
    我虽然心里也怕,但遇到事儿,我知道我必须要上,而且我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我要继续往里面走,找到我的父亲,所以,在匪夷所思的事儿,我都要经历一番!
    小心翼翼的靠近,低头这么一看,我的心也是跳到了嗓子眼。
    只见棺材里,一个穿着一身中山装的年轻男子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男子面色红润,肌肤饱满且富有阳刚之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死人,反而像是一个沉睡在这里似的……
    按照这座墓地的构造情况和我对我家乡的了解,我坚信,这绝对是一坐无人知晓的古墓,距今起码几百年了!几百年的光景,死去的人不腐烂,反而如此这般,按照古典上的记载,这就是成为粽子的表现!
    可是……
    这明明是一坐古墓,墓主人绝对都是古时候的人,应该穿复古的衣服,怎么会穿这身民国期间的中山装?
    退一步讲,就算穿衣服,这么多年过去了,衣服也早就腐蚀不存在了!
    有没有可能说,棺材里的原主人早已经被人清走了,躺在棺材里的是另有其人?
    “赵德标,你探探这人有呼吸没!”我自己不大敢,便指使起赵德标来。
    “你!别傻看,说的就是你,探探这人有呼吸没?”赵德标转而指着一个士兵命令道。
    “长官,我……我可不敢啊!”被点名的士兵认怂道。
    “废物!”
    瞪了那士兵一眼,赵德标还想指使其他人。但我看不下去了,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怪不得赵德标对其他村子的军阀头目毕恭毕敬,不敢得罪……
    大着胆子,我主动颤颤巍巍的伸出三根手指,放在棺材里的青年鼻子前。
    足足十秒的时间,我轻吐一口气。
    “没呼吸,这说明这人死了,应该是另有其人无疑。这应该不是原墓主人,不然不会穿中山装的!”我分析道。
    “要我看,没准儿是其他盗墓贼呢!跑进这里,宝贝没搞到,倒是把自己搭在这口棺材里了!妈蛋,既然里面没宝贝,就把这死人清出去,想办法把这口黄花梨棺材先带出去也是血赚!”现在的赵德标,眼睛里只有钱。
    我摇了摇头,懒得去管他,打算绕过这口拦路棺材,继续往里面走!
    可当我的手刚准备离开这死人的鼻尖,突然间,一股温润的鼻息直扑向他的手指,搞的他浑身一激灵。
    三秒过后,棺材里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在我的注意下,竟然坐了起来。
    “妈啊!起尸了?!”
    “粽子出现了!”
    “粽子出现了!”
    “我凑你吗!”
    围观的几个士兵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儿,一股子骚气从某位士兵的裆部传来!
    这位士兵被吓得膀胱一紧,然后尿了……
    “尼玛币!你鬼叫什么?粽……粽子个毛线啊!”
    赵德标再不济也是军阀头目,遇事儿还算稳得住,他紧握着自己手里手枪,一脸警惕的表情。
    “喂!小……小兄弟,你谁啊?你该不会也是先我们进来的同行吧,故意躺在里面装粽子吓唬人的吧?”赵德标大着胆子对其问道。
    棺材里坐起来的这个青年人没回话,他目光冰冷。当扫在我身上的时候,尤其是看到我脖子上带着的红色吊坠儿,眼睛一亮,像是有了什么了不得的发现。
    “呃……”被这样盯着,不知道为何,我感觉自己特别的压抑,有种浑身无力之感。
    “你是谁?有……有本事出来说话!”赵德标拿出手枪,指着这人。与此同时,其他士兵也都拿起步枪,对准了棺材里的人。
    棺材里的人不为所动,就好像没听到似的。
    “我……我说,你到底是谁?是不是盗墓贼?”赵德标手死死的攥着手里的手枪,鼓起勇气又问了这么一嘴。
    “盗墓贼?呵呵,说的是你们吧!”这人声音有些嘶哑,听在我的耳朵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熟悉,仿佛我在哪里听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小子,别装了!我知道了你跟我们肯定是同行,故意这么说想独吞对吧?你也不用装神弄鬼的,这样,咱们见面分一半,我……”
    “聒噪!”
    棺材里的人受不了赵德标的‘长篇大论’,双目圆瞪,周身气势突变,竟往外窜出了股股的黑气。
    “那是……那是阴气?!我靠!难道真是粽子?”
    根据‘宝典’经验,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色吓得铁青!
    虽然被吓到了,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我可不怂!
    “脏东西,你特么给我受死吧!”
    青筋爆出,我拿着手里的黑驴蹄子,就往棺材中人的嘴巴里怼了过去!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