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10章 拦路棺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向着石阶下走了不知道多久,眼前豁然开朗,我们看到了一个石室!
    这个石室里摆放着几口腐蚀的棺材,棺材盖子不知所踪,里面有散乱发黑的骸骨,角落里有一些破碎的瓶瓶罐罐。看周围的情况,这里好像被盗墓者动过!
    “看结构,这应该是古墓的外墓室,葬的可能都是墓主人的随从,被破坏的挺严重的。据我推测,这个墓室,少说也得被盗个三五次!”我分析道。
    “没盗过?还这么多……多次?”赵德标脸色黑的吓人。
    他本来是要来这里找宝贝的,但如果自己辛辛苦苦守着的古墓被盗了,里面啥宝贝都没有,他估计都得疯!
    “那当然,越是有身份的墓,盗墓者就越多。你不知道吧,在古代,连项羽曹操这种帝王,都被盗过多次呢!”
    “那是不是说,这里可能没宝贝了?”这是赵德标最为关心的问题。
    “不一定,这得咱们到了主墓室才知道!”
    回答完赵德标,我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向着应该是通往主墓室的地道方向走去。
    “提醒你们一下,到了主墓室可得格外小心,大多主墓室阴邪死气极盛,可能沉睡着护主阴兵,例如咱们打过招呼的沙鬼,万一惊动了它们,咱们都会出事儿的!”
    “放心,老子……老子戎马一生,怕个毛蛋!之前的沙鬼太阴险,我看不见其存在,要不然,分分钟弄死它!现在遇到它,我顶在前面,就怕它不敢出来!”赵德标依旧嘴硬。
    也不知道是赵德标嘴巴开个光开始其他原因,从前面无尽的黑暗之中,传来了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好似一阵阵风声,但又不是风声,偶尔伴随着几声沙沙的声响,让人极为不舒服。
    “这……这什么动静?”赵德标身子一抖,赶忙紧了紧手里的枪支,向着黑暗的尽头慌张望去。
    “古墓有音,必引邪崇!”
    面对这个情况,我立刻从布包里拿出了一个黑驴蹄子,横在自己的胸前,身子微微拱着,挪着步子向前探着路。
    黑驴蹄子,专门用来对付粽子尸蟞的东西,但凡遇到那种东西,把黑驴蹄子塞进这种东西的嘴巴里,就会阻绝他们外散的阴气,使其失去行动能力。
    手拿黑驴蹄子没走几步,从正前方掀起了一阵怪风,这风一下子就把我手里的马灯吹灭了。
    这就是典型的‘空穴来风’,危险的信号!
    伴着这股怪风的袭来,我隐约感觉到,有一道黑中泛着白线条的影子也向着这边极速窜来。
    不过这影子也就出现了不到一秒钟,就从我的眼前消失不见。
    这道影子闪身消失之后,之前袭来的那道风也骤然而止,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我当时心里怕极了,再想,该不会真遇到脏东西了吧?虽然古典上有记载克制的方法,但我也怕啊!毕竟也是大姑娘出门,头一遭啊!
    刚重新点燃马灯,只觉眼前一花,那道黑中泛着白线条的影子猛的向着我扑来。同时,那道怪风也是接踵而至,虽没再次吹灭马灯,但吹的我的头发如随风摆动的茅草一般。
    眼瞅着这影子就要扑到我的身上来了,我虽然心里怕急了,但没慌,全神贯注,随时准备动用黑驴蹄子招呼上去。
    不过这之后,这影子又闪身蹿走,转瞬间消失的无踪无迹……
    这什么情况?
    玩我?
    我心里刚这么合计,就从四面八方,突然响起了一道很冷、很邪性、听上去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古墓威仪,岂容践踏!入古墓者,有死无生!”
    “古墓威仪,岂容践踏!入古墓者,有死无生!”
    ……
    这声音凭空响起,听的我浑身一紧。凭音色判断,这是一个男人!声音阴阳怪气,如此的邪性,我担保这一定不是人,弄不好还真就是躲在暗处的脏东西!
    “我靠!鬼啊!”跟着赵德标来的其中两个士兵当时就被吓住了,掉头想往外面跑!
    “跑尼玛啊!”
    “啪啪——”
    赵德标照着他俩就开了两枪,不过不是对冲人,崩的是两侧的石壁。
    枪响之后,跑的两个人顿时站住了。
    “战场要命的事儿都不怕,几声怪叫就把你们吓住了?老子告诉你们,这都是为了防备一盗墓贼前来,建墓时设计好的机关,你们怕个毛线?你们还想不想跟着老子发财了?想不想了?不想的话,老子现在送你们去西天当和尚!”
    赵德标这一嗓子喊出去,两个跑路的士兵相互看了看,随后艰难的转过身,打消了逃走的念头。
    “大侄子,是不是啥机关发出来的声音?”见自己的手下不跑路了,赵德标这才看向我。
    “我还不清楚具体愿意!”我声音有些发抖,别说是两个士兵,我特么也怕!要不是为了找我的父亲,打死我都不带进这种阴气森森的鬼地方。
    让我意外的是,这个是时候,反而是那个赵冉表现的很淡定,甚至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期盼。
    就这么又走了不知道多远,猛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东西,阻止了我们前进的路!
    这个东西出现的很突兀,它是一口棺材。
    按正常情况下来说,棺材都是放在各个墓室里面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拦在半路,但眼下就是这样的呈现在我面前了!
    借着我手里亮着的马灯看一眼面前的这口棺材,赵德标双眼直放光!
    “发财了!发大财了!”
    “老大,怎么了?”其他的士兵一脸的迷茫。
    “你们看眼前出现的这口棺材,多么多难居然没有腐蚀!单看外表,凭我这份眼力见,我相信,这棺材是用金丝楠木做的!金丝楠木啊!比黄金都贵,你说咱们发财不?”
    “真的吗?那要是换成了大洋,我欠的那些饥荒,岂不是有着落了!”刚才差点跑路的一个士兵激动的浑身直哆嗦。
    “别说还饥荒,老子让你娶上两个老婆都不成问题!这墓主人果然是财大气粗,做口棺材用的都是金丝楠木,相信棺材里的陪葬品一准儿更值钱!你们几个别愣着,想跟着老子发大财,赶紧拿工具去起棺!没准儿这棺材里,有更值钱的陪葬品。”
    “不行!”我大喊一声。
    “行路现棺,必有阴邪!你还敢打起棺材的主意,不想活了?”我大喊道。
    可让我无奈的是,面对我这样的一番劝阻,赵德标根本听不见去,他完全被眼前的这口金丝楠木给迷住了,依旧我行无素。
    也就是他这样的决定,惹上大麻烦了!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