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722章 无比压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过这样的想法我是一闪即逝,我必须要镇定。
    为了能把持住自己,我接了这杯茶水,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昂脖就喝了个底朝天!话说这茶水喝起来感觉有点臭,还有点腥味……
    一股脑的喝完了这茶水之后,我就故意将身子向后退了退,强逼着自己不去看人家的领口,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似乎这个我相信看出了我的窘态,我越是往后退,她越是靠近我,在靠近我的时候,她还故意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杯芝麻糊给喝了,喝的时候,她那舌头故意灵巧的吸舔着,感觉就像故意挑逗我似的。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心想,妹的!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很开放,比之天墓里的女人也不遑多让,我现在是上还是不上?
    很快的,我便被逼的坐在了床上。
    见我再挪无可挪,我面前的丁玲突然捂嘴娇笑一声道:“季汉,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么样?!”
    “这个……”
    “非常好!”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回答她。
    “那我好在哪里?”
    丁玲又对着我笑盈盈的问道,在问起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不经意的还是怎么样,她故意撩起了自己的右腿,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像是一道闪电般划过我的眼睛。
    看着她的大长腿,我忍不住的又吞咽了下口水,然后从头到尾将她夸赞了一番。其实我这也算是实话实说,我说她人长的漂亮,皮肤白,笑起来特别好看,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诸如此类的话。
    见我这么夸她,她那小脸一红,又是轻声一说:“哪有啊!”
    但从她的表现上来看,她应该心里美的很,那笑的比花儿还要灿烂,我想,哪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夸她漂亮呢?
    接下来,我们便相互又更加细致的了解了起来。她问了我的家庭背景,像是正式想要了解我一样。而我都全部如实相告,并没有隐瞒分毫。可是在我问起她的时候,她总是含糊带过。
    不过这点我并没有在意,我现在想的是,怎么能上了她。
    在我们交流的这个过程中,丁玲还跟我说了一些我特别感兴趣的话。
    丁玲跟我说,她是在一个名叫’989局’的特殊单位就职的一个员工,说未来我也是这个989局的一员。在我深问她这个989局具体是做什么的时候,丁玲没有具体透露,只是含糊其辞的说,那是一个养大爷的地方,说我要是去了那儿工作,保证不会后悔啥的,说陈百川目前也是该局的一员。
    除此之外,丁玲还跟我说,工厂最近闹出的惊悚之事儿她已经知道了,她说她最近会跟陈百川帮忙解决工厂的事儿,并一举灭杀了那个后卿的僵尸。丁玲还告诉我,她的本领比陈百川还要厉害。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丁玲居然直言告诉我,让我离一个叫赵芸的女阴邪远点,说她跟宿管员殷九叔是一伙儿的,都是对我图谋不轨的坏家伙!
    听到丁玲叫出了赵芸这个名字,我完全是惊住了,因为自始自终,我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赵芸这个名字,跟陈百川都没有提过,但跟我只见过这一片的丁玲却能叫出这么个名字,这怎么能叫我不震惊?
    就在我陷入震惊的时候,丁玲话锋一转,然后就一脸媚笑的开始勾我了。
    “不说这些没用的了,在这个寂寞的夜晚,在只有咱俩的房间里,我想郑重的问你一句,跟我在一起、让我做你的女人,做你未来的老婆,你可不要后悔!”
    听她说出了这话,我一激动赶忙道:“怎么可能后悔?那是我季汉十世修来的福分呢!”当时脑子里啥都不想,憋的太久,热血冲头。
    见我这么说,丁玲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像是闪动着什么光亮,而后她突然对我说道。
    “那…那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丁玲的声音特别的小,苍白的脸上也升起了两道红晕,表现出一副羞答答的模样,时不时还向着我坐着的那张灰黑色的床榻上瞥去。
    丁玲说了这样的话,又表现出这么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我心一横,直接上去就急不可耐的准备将她抱起来,然后打算将她狠狠的丢到大床之上。
    让我吃惊的是,当我把丁玲抱在怀里的时候,我一下懵了。
    我怀里抱着的这个丁玲不仅没有任何的体温,反倒是从她身体里不断的向着我身体传递着一股股阴冷的气流!
    这什么情况?
    感觉到不对的我赶忙松开了双手,然后我整个人忙向后退了半步。
    “你的身上怎么没体温?”我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见我这么问,丁玲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没有体温了?不可能啊,不相信你再摸摸看!”
    这话说完之后,丁玲就冲着我扭动着她那水蛇腰,对我发出了诱人的邀请。
    听她这么说,我先是好好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慢靠近她,跟着朝着她的身体又摸了过去。
    这一次,在我的双手触碰到她身体上的时候,那种阴冷的感觉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摸上去,并不热乎,但也还算正常。
    见这次摸上去的感觉没有什么异样,我这才放下了心来。下一刻,我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体上不停的游走着,然后慢慢将她压在了床上。
    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很软,也很光滑,这极大的刺激了我的神经,使得我对她的占有念想更加的强烈了。
    就在我刚把她按在床上的时候,突然之间,我听到床底下发出了一阵阵窸窸窣窣奇怪的声响,就好像有什么在磨牙一般。
    “什么动静?”我立刻警觉了起来。
    “可能是老鼠吧,前段时间,我房间里跑进来了几只老鼠,可我就是一直抓不到,我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人怎么这么扫兴啊?快点,姐姐难受着呢!”丁玲在我的身下扭动着,时不时的摩擦着我的下面,搞得我异常的难受,这让我很快就忽略了这样的声响。
    可是就在我准备专心跟她搞的时候,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羞于启齿,甚至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特么那个起不来了!
    卧槽!身为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子汉,我那个起不来了!!!
    发生了这种事儿,这让我异常的恼火,按理说我不应该这么怂啊!在天墓,我可是厉害非常的,怎么关键时刻,我的二哥不给力呢?
    就在我无比压抑的时候,我身下的丁玲脸上透着一抹不高兴的表情对我道:“你是怎么搞得?还能不能继续了?”
    见她有些生气,我赶忙回道:“那个姐姐,可能最近工厂发生了太多事儿,导致我精神不振,身体也跟着疲劳导致的,你再等等,再等等哈!”低头看着我那不争气的二哥,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男人啊,我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啊!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