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725章 五个血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之后,由于俄尼镇是个小岛,可用地方很小,为了物尽其用,这里被改动填平,时至今日,才拔起了这样的大工厂,掩盖住了他过去所不为人知的一面,时至今日,这事儿也少有人知。
    这无人区最后的一个房间所在的地方,我看了后是特别的熟悉,因为我当初就是被那种渗人的脚步声和淹死阴邪逼到这里的,这房门就是我被逼的绝境。
    到了房间门口,我明显的看的出来,这封条没有了,锁住门的锁头也被打开了,相信陈百川他们事先应该是有进去过才对。
    推开门,我就跟着走了进去。走进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很潮湿,很冰冷,而且很空旷,空旷的有点不像是个房间,而是一个广场大厅。轻轻喊一嗓子,声音就能传荡的很远。
    整个房间大到感觉一眼都有些望不到头的架势。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大房间,却没有一根梁柱或者是承重墙顶着,真点让我惊叹不已。话说我从来没想过,无人区的房间里,会有这么一个空旷的大房间。
    向着里面走了几步,目视前方我定睛一看,在这个大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锈迹斑斑的石台。等我们靠近这个石台后,我看到石台的表皮上刻着一些看不懂的纹路,还有一些奇怪的文字。石台的上面供奉着一些木牌,那供奉的牌子多的数也数不清。
    在我看来,这木牌有点像我们农村老家祠堂上供奉逝去先祖的木牌,因为这些木牌上刻有人名。
    但是在这供奉的牌子上,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最上面把头的那一块儿木牌像是被人故意用刀被削了一层,导致木牌上的字被削到而看不见了。
    “陈叔,这些木牌……”
    像是听出了我的意思,陈百川解释说:“哦!经过我们的调查,这些木牌是当年死去的一些逝者,都是封印僵尸后卿的有功之人,他们死后也决定把自己的灵位供奉在这里,已达到镇压后卿的目的。”
    离开了这边,我又跟陈百川在这个大房间里转了好半天,最终我并没有在发现其他奇怪的东西。忍不住的我就对他问了起来。
    “陈叔,你说冥……不对,是僵尸后卿被封印在这里?那具体是封印在这个房间里的某个地方?”
    “这个我要是知道就告诉你了,我只是知道他被封印在这里,但具体位置却无法查到。小子,在这里待这么久,是不是感觉有些不舒服了?”陈百川突然话锋一转。
    “我确实感觉到不大好受,觉得这里很冷,而且待在这里心情都变的有些压抑。”
    “这是正常的,要不是你这个护藏人的灵魂体特殊,身体本来阴气就重,能够起到抵御的作用,估计早就受不了了。行了,在这里也看不出什么来,咱们走吧。”
    他的话我也没什么异议,就决定即可跟他走了。
    在我走回到了那个摆着木牌上的石台前,我不经意的朝着石台上的木牌又扫了一眼后,但就是这么一眼,使得我整个人都变的不好了!
    我发现,那个唯一没有名字的木牌上,此刻上面突然出现了红色的液体,且这种红色的液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木牌周围蔓延着。在蔓延了一定程度后,木牌上赫然出现了五个猩红的大字,那就是——护藏人季汉!
    供奉死人的木牌上出现了我自己的职位和名字,这瞬间就让我害怕了,后脑勺的冷汗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亲爱的,你咋了?”一直挽着我的丁玲发现了我的异样,不由的也顺着我的视线向着石台上的木牌看了过去。
    “呀!陈叔,你看那个没刻字的木牌上,怎么出现了季汉的名字?”发现了变化的丁玲连忙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离我们两米间隔的陈百川。
    “我也看到了,这些木牌都是供奉死去英灵的,好端端的,一块儿没字儿的牌子上突然出现了季汉的名字?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死人之物出现活人姓名,在我们道学上来讲,可谓九死一生之象啊!”
    沉声说完这话,陈百川已经走到了那木牌前,然后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也就过了三两分钟左右,我发现木牌上原本写着护藏人季汉五个猩红大字一点点的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字呢?”我问道。
    “谁知道呢,说没就没,这真有点怪啊!行了小子,先别去想这些了,将来兵挡,水来土掩,有我陈百川在,多大要命的事儿,我都会挡在你的面前,要死也是我先死!”
    话说当时我听了这话,心里还真就有点小感动来着。
    大义凛然的说完这话,陈百川又道:“咱们先出去吧,咱这里待时间久了,森森阴气对身体没好处。”
    就这样,顺从陈百川的意思,我们一行三人从这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刚走出门,我就看见殷九叔在距离门口两三米的墙根儿下的一个小马扎上坐着,这会儿嘴巴里叼着旱烟杆子,把这片区域搞得是烟雾缭绕的很是呛人。
    “出来了?”看到我们后,殷九叔眼神迷离的打量着我们每一个人。
    “你倒是挺有闲心啊,居然坐在外面等着我们?跟你说,今晚可是会出大事儿的,再不走,你明天可就看不到升起的太阳咯!”陈百川嘴角微抖道。
    “走不走看不看的到那是我的事儿,这还轮不到你替我做主。再说了,我可不是故意等着你的。”对陈百川说了这么一句,殷九叔就站起来对我道:“小子,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殷九叔这话刚说完,陈百川站出一步摆手说:“不方便,有事儿就在这是说,要不然别碍眼!就你那点害人的伎俩可别在我面前卖弄了。”
    “呦呦,心虚了吧?怕我告诉这小子点什么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劝你们好自为之吧!”
    话落,殷九叔对我友好的笑了笑,跟着就转身离开了……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