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726章 冲封而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殷九叔离开,陈百川松了口气对我身边的丁玲道:“你从此刻起,寸步不离季汉,别让这巫老头有机可乘害了他。巫邪一家亲,都没一个好东西!”
    “陈叔,季汉是我的男人,你就放心吧!”丁玲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出了男生宿舍,我们就去了工厂外面的餐厅里吃了点东西。等夜幕降临之后,陈百川从丁玲的车里拿出了一个装满法器的包裹,顺便取出了一把桃木剑递给我说:“剑你拿着,要是突发危险啥的,你用桃木剑引道法进行抵御。”
    当时我觉得他这话在理,就接过了桃木剑。
    再次返回工厂里,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眼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我看到,在已经暗下来的天空上,出现了一团诺大的红色云团,偶尔从红色的云团里向外释放着一些闪光,有点雷暴的感觉,看起来显得特别的骇人。除此之外,满月也已经出现在天空之中,而且这满月也是血红色的。满月紧挨着那红色的云团,两厢相互映衬,使得整个工厂都被笼罩在一层血红色的光幕之中。
    “陈叔,这月亮,怎么感觉很可怕啊!”我语气微颤的问道。
    “普通人是看不到这种可怕的现象的,但因为你作为护藏人不同,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这一切。”
    叹了口气,他又说:“今晚是鬼节,鬼节在道家被认为是中元节,佛家则是视为孟兰节,佛道两家对这个节日都有特别注明,可见其不简单之处。相传,每年从七月一日起,地府阎王就下令打开地狱之门,让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
    “因此,民间便盛行在这段时间对死去的亲人进行拜祭招魂,烧冥钱元宝、纸衣蜡烛,放河灯,做法事,以祈求祖宗保佑,消灾增福,或超度亡魂,化解怨气。”
    转身抬头看了看天空,他背着手道:“今晚是阴气最终的一天,僵尸后卿在这一天破封而出,可见其居心啊!咱们必须小心应对,如果能消灭他就消灭了他,不能则是再将它封印。”
    “再将它封印?是封印在那个冷飕飕的房间里吗?你能做到?”我好奇的问道。
    “有五分把握吧,视情况而定吧!如果不能,那就……小子,有些话你现在还不方便知道,这样,你先跟我去干点其他的事儿。”
    话落,陈百川就带着我和丁玲再次折返到那个房门前,跟着他从布包里拿出墨斗,倒上朱砂,让我配合他用墨斗弹出朱砂线,使得朱砂线将这个门密密麻麻的覆盖成为一个蜘蛛网的样子。
    完成这一切,他就对我和道:“你俩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宿舍各个位置和院外布置一些东西,半个小时就回来。记住了,在我没回来的这段时间,你俩可不能乎乱走动。”
    “陈叔放心吧,我们听你的。”丁玲乖巧的回道,跟着还给我递了个眼神。看她给我递来的眼神,我连忙也点头示意说我不会乱走。
    等陈百川拿着个像是罗盘的东西走了之后,我就跟丁玲挨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就在我俩聊得正热乎的时候,忽然之间,一股邪风冲着我俩扑面扫来,跟着我就看见一个紫衣女人一脸凶相的站在了我俩的面前。
    仔细一看我发现,这女人应该就是赵芸!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的赵芸,我居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愧疚感,然后我不由自主的挣脱了被赵芸挽着的胳膊,抬眼细瞧了瞧面前的赵芸。
    我瞧向她,但她却没有去看我,这会儿的她眼神直勾的看着赵芸,看了一会儿,她突然大吼道:“该死的女人,我才是护藏人未来的老婆,你冒名顶替不说,还给他喂了不该喂的东西,甚至想要毁了他,这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的存在的,我要杀了你!”
    面对赵芸的话,我身边的丁玲显得相当的淡定:“一个阴魂罢了,还敢在我的面前逞威风?据我所知,之前的一个混混头子是被你害死的吧?像你这种害人性命的阴魂就留不得,看我怎么收了你!”
    当这段话说完了,就看丁玲跟脚下有风似的,噌的一下就蹿到了赵芸的面前。然后我就看到两个女人缠斗在一起。缠斗的画面一点都不逊色于电影里的武林高手。
    缠斗了不一会儿,他们就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野前。
    看到她们俩都消失了,我就打算去找他们,但这个时候,殷九叔的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其实对于这个殷九叔,我最初并不是认定他就是想害我的坏人,只是最近跟陈百川混的时间久了,被他的一些话洗脑,然后就越来越觉得他是个坏人了。
    “哎!跟你小子单独见一次面,单独说两句话,现在都这么难了吗?”
    听殷九叔说出这样的话,想起刚才发生的情节,我立刻就有所明悟。
    “你跟女阴魂赵芸是一伙儿的?”
    “怎么?跟一个对你很重要的女魂是一起的,你就觉得我俩有问题?是想要害死你的人吗?你啊!眼睛不瞎,心却瞎了!”
    待殷九叔走到了我的面前之后,他又对我道:“记得在你最开始遇到怪事儿的第二天早上我去看你的时候,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吗?我说,遇见你,是她的福萌还是她的灾祸呢?我口中的这个她指的就是赵芸!事实上,赵芸的存在就是为了等待你这个护藏人出现的,另外,赵芸这个名字对你意味着什么,你自己不清楚?”
    “呃……”这番话,让我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见我不开口,殷九叔又道:“解释太多你也听不懂,时间有限,赵芸估计也吸引不了多久那个丁玲的,到此,我跟你长话短说。我且问你,我给你的那串红线之前出现在那个陈百川的手里,现在他有还给你吗?”
    “没有,他说那红线你给我带着是意图控制我,说那红线被他给毁掉了吗,免得在出现害人!”我直言不讳。
    “毁掉?那不可能,那东西脏是脏了点,但不妨碍它是个宝贝。肯定是被他给藏起来了。也罢!我说你小子大祸临头你还不自知,你难道就没发现你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不对劲儿的地方?我怎么了?”我问道。
    “你啊!离成为别人的嫁衣不远了!”
    “啥?你说啥?你说我离成为别人的嫁衣不远了?”我皱眉问道。
    “没错,我就是这么说的。”
    “你啥意思?”
    “你不信也得信,信也得信。你要是听我的,今晚你就……”
    就在殷九叔刚想对我说些什么,只听‘嗖’的一声,一道银光闪过,随着殷九叔的身子瞬间一矮,一把锃亮的小飞刀直接就钉在了我们身后的墙壁上。
    “滚!”一道嘶哑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怒火从远处的楼道口传了过来。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