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N) - 第4章包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光脑掉在地上“咕咚!”一声,就算是死人也该被震醒了。
    锦坐在椅子上,她看见男人的眼珠动了动,而后掀开眼帘,露出了一双潭水绿的眼珠。
    两人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对视两秒,卡尔·罗杰斯“嗖!”地一声坐了起来,他扶着额头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静默好久之后才放下遮挡双眼的手重新面对锦:“抱歉,我昨晚被……”
    “被下药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锦注视着他那头灿金色的头发,双手微微捏紧,插嘴道:“少将不必担心,蜂巢一向重视保护客人的隐私,您在这里的消费不会再有第叁个人知道。”
    卡尔·罗杰斯顿住了,他那仿佛被八架机甲碾过的大脑这才意识到,这里是“蜂巢”,是妓院,那么在这里住的女性一般就是……
    下意识的道歉被憋回了喉咙里,卡尔看着衣冠不整,眼下挂着乌青的锦,内心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昨晚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从记忆点碎片中,他记得眼前这个女孩并不像是个老油条,倒像是个……像是个雏儿。
    他试图回忆,但过量用药的后遗症还在,半边脑袋像针扎一样痛,他只好暂时放弃,如果对方不追究,不泄密,那自然再好不过了,他下意识地想摸自己的电子表转账:“好,多少钱?昨晚你辛苦了,我给叁倍价格……”
    说到一半他顿住了,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左手手腕,他才一脸空白地抬起头——昨晚任务期间出了意外,他被人敲了一闷棍之后注射了催情药,用最后的毅力坚持着逃出来,逃跑途中用来联络的耳机和电子设备都被他扔了,为了防止被追踪。
    于是,联盟的机甲战神此刻的状态就是一个付不起嫖资的,大写的白嫖的嫖客。
    “……”
    锦看出了他的尴尬,内心的郁结被冲淡些许,甚至有点想笑,但她憋住了,说道:“少将不必多虑,叁年前,达坦人入侵地下城,联盟议会还没讨论出地下城究竟值不值得出兵,少将带着机甲部队就已经到了,是你拯救了地下城,所以我们今天才能坐在这里聊天。”
    气氛突然严肃了起来,卡尔·罗杰斯的面皮有些泛红,他心想就是你口中那个“伟大的联盟少将”现在付不起嫖资啊……于是更加不好意思了,忙说:“不不,一码归一码,那是我职责所在,把你的账户给我,我把钱……”
    “不不不。”锦连忙摆手:“真的不用了!”
    就在两人扯皮之间,卧室的门忽然“嘎吱”一声被拉开了,菲儿揉着眼打了个哈欠:“姐,我——”
    “………………………………”
    菲儿的视线在两人脸上来回扫视了几秒,而后她缓缓地,缓缓地退了回去,并关上了卧室门。
    “!!!”
    刚说完“我们之间的事不会再有第叁个人知道”,就被啪啪打脸,锦脸红了红:“菲儿,看到都看到了,躲什么?出来!”
    小姑娘再次把门打开一条缝,瞪着黑眼珠从里面往外瞄。
    卡尔·罗杰斯挤出了一个比较和善的笑容,他还在思索要不要隐藏身份,菲尔已经怯怯地开口了:“卡尔……罗杰斯。”
    “……”和锦这个半脸盲不同,菲尔从小喜欢画画,看过的人脸基本都不会忘,更何况眼前这个家伙上过新闻。
    锦的语气软了下来,她知道菲儿不能受刺激,所以昨晚被欺负的再狠,她都没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生怕吓到菲儿。她招招手:“出来吧,没事。”
    昨晚她蹲在地上作画,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出,现在站着走出来,并且穿着短款的睡裙,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右腿是人类的腿,但左腿是机械腿。
    锦揽着菲儿细瘦的小肩膀走到了卡尔·罗杰斯面前,微微低着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看到了吗?如果不是你,这孩子在叁年前,就已经死了。”
    卡尔·罗杰斯沉默下来,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如果我再早来一会儿,说不定她不会失去她的左腿。”
    两个大人双双沉默,小孩倒是有点憋不住了,她扯了扯锦的衣角:“姐,饿。”
    “好的好的。”
    锦答应着,点开电子表叫了叁份早餐。在等待早餐的过程中,罗杰斯少将再次意识到,自己不仅白嫖还即将白吃一顿。
    他左右摇摆视线避免对视造成的尴尬,然后视线就凝固在了菲儿打开的房门里——那幅巨型的画上。
    卡尔·罗杰斯在被子里套好裤子,下了床,在他掀开的床单上,有好几滩已经凝固的血迹,大部分是他昨晚被人敲豁了后脑勺流下的血,在被单中央的那几滴血完美混入其中,压根看不出异样。
    锦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几滴血,而后垂下眼帘,这样……再好不过了吧。既不会对他造成困扰,又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卡尔·罗杰斯就应该站在神坛上,带领人类走向更光明的未来,而不是跟一个残次品扯上关系。
    在锦胡思乱想间,卡尔·罗杰斯已经走到了菲儿敞开的房门外,高级基因的人类体质极好,他后脑勺的伤已经止了血,一米九多的身高站起来,差点就能撞到天花板,路过吊灯的时候还歪了歪头避开,完美的倒叁角形身材,人鱼线消失在令人遐想的裤腰里。
    锦赶忙移开即将被黏住的视线。
    卡尔看了一会儿,说道:“很美的画。”
    语毕,无人应答,他回过头来,发现一大一小姐妹俩瞪着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像看硅基生命体一样看着他。
    锦是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菲儿的画好看,至少她看了十年都没办法昧着良心说一句好看。菲儿则是从没听过有人夸她画画好看。
    姐妹俩对视一眼,锦从菲儿的眼神里读出了她的渴望。
    没办法,锦叹息一声,说道:“菲儿,去把你的画挂起来吧。”
    毕竟是被联盟少将亲自盖戳说了“很美”的画,就算半夜看到会做噩梦,也满足一下菲儿的心愿吧。
    小小地雀跃了一下,菲儿跑进屋里,机械腿在她跑动的时候发出“嗡嗡”声,然后卡尔·罗杰斯看到,菲儿走进房间,拾起画布的一角,她的机械腿瞬间伸长,把她拔高了一米,菲儿就像一个女蜘蛛侠一样,以左边的机械腿作为支撑,右腿踩在墙面上蹬了两下,整个人轻松地攀上了墙壁,把画布的一角摁在了墙壁左上角,然后机械腿回缩,落回地面,再用同样的方法挂右上角。
    两个大人站在门口看着她忙活,锦感叹道:“说实话,小孩嘛,我觉得菲儿可能并不可惜她失去的左腿,她一直觉得自己的机械腿很酷炫。”
    卡尔·罗杰斯倒是思考了一会儿,回应道:“很精巧的技术,生物仿生机甲,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能做出来。”
    锦心里一惊,是了,在她身边站的是联盟最负盛名的机甲战士,他不可能不懂机甲制造,每一个机甲战士都必须对自己的机甲了如指掌。
    锦尴尬地笑了一下:“雕虫小技罢了。”
    “这不是雕虫小技。”卡尔·罗杰斯还在观察菲儿的机械腿,肃然道:“重型战斗机甲的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我的操作再精确,也没法做出更加流畅的动作了,到底没法如臂指使,生物仿生机甲的研究,早期因为造价高、战斗力、防御力不如重型机甲,又因为一些特殊的伦理问题被联盟政府叫停,处置了一大批人,技术也逐渐失传,现在看来,他们那条路如果能继续走下去,或许机甲的发展不会是今天这样。”
    说了一长串,他转过头来问锦:“菲儿的机械腿,是谁做的?”
    “………………………………”
    锦颤抖着抬起一根食指,指向自己的鼻子:“好像是……我做的。”
    “……”
    联盟少将愣怔间,锦的电子表发出“叮咚”一声,早餐到了,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锦打开门,从传送带上把早餐拿下来,并邀请卡尔和她们一起吃。
    卡尔·罗杰斯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不尴不尬地坐了下来,他看着桌面上整齐排列的叁杯牛奶,叁个包子,随口问道:“没有咖啡吗?”
    姐妹两个再次齐齐看向他——菲儿长到12岁,就只喝过一次咖啡,那种奢侈品根本不是贫民买得起的。
    卡尔·罗杰斯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咳了一下,而后端起那杯“牛奶”喝了一大口。
    而后他面色急变,“蹬蹬”跑到厕所吐掉了,出来时脸色铁青:“你们别喝,这牛奶变质了,味道很怪。”
    “……”
    “罗杰斯少将。”
    “嗯?”
    “这是豆浆。”
    “……”
    “还没加糖,如果你想再给它一次机会,糖在柜子里。”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种“挑叁拣四又娇滴滴的上层人”,卡尔往那杯可怕的白色液体里连加叁勺糖,仰头一饮而尽。
    在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卡尔品了品甜的发腻的嗓子:“味道……还可以。”
    两个女孩这才放过了他,一人一杯,“咕咕”吸了起来。
    之后,卡尔咬开巴掌大的包子,在厚厚的白面里面咬到了少的可怜的馅,在少的可怜的菜馅里找到了一块比咖啡豆还小的一点肉。
    菲儿吃完了,被锦打发回卧室读书。
    卡尔独自坐在餐桌旁,视线随着菲儿的机械腿消失在卧室里,他感受着吃完了早饭依旧空空如也的肚子,运转着没有摄入生命之源——咖啡因的操蛋大脑,突然语出惊人:“包下你,需要走什么程序?”
    正在收拾餐桌的锦一惊:“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