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霜(futa百合、高h) - ℮yⓊsℍⓊωⓊ.м℮ 她们(剧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
    楚霜坐在妆台前,珠儿在一边为她挽发髻,描妆容,待她涂好口脂,琉儿已抱着薰过香的绛色盛装立在一旁。
    “这是?”
    琉儿掩唇一笑,“主子莫不是忘了,玉漱公主莅临,阍者来报,车驾过午便能入城。”
    “是了。”楚霜肉肉眉心,“楚霄那也遣人去说,免得也忘了。”
    琉儿给她系着腰带,笑道:“王爷一早就令丫头给他绞面,上心着呢。”
    楚霜垂眸看她,没有接话。
    午膳过后,果然得知玉漱公主一行已由南定门入城,约莫半个时辰便能到邺王府。
    楚霜冷眼瞧着激动的脸都红了的楚霄,兴致缺缺的想到,午后的小憩怕是泡汤了。
    “王爷,郡主,玉漱公主的车驾已入永宁巷。”
    楚霄更显激动了,“姐,咱们快去迎接公主殿下吧!”
    楚霜站起身来,双手交叠在腹前,道:“开中门,迎凤驾。
    看着一波接着一波踏入王府的随从,楚霜心想,这位殿下倒是把派头摆的足足的,摆明了是想给邺王府一个下马威了。
    一炷香后,才终于见到正主的车驾出现在门口,仆人跪了一地,楚霄楚霜二人也垂首站立。
    楚霜余光看到一抹月白色身影自四驾鸾车上下来,片刻后,便闻到一股清甜的幽香。
    “邺王臣霄,拜见玉漱公主殿下。”
    “永嘉郡主臣霜,拜见玉漱公主殿下。”
    “快快免礼。”
    玉漱公主故作亲热的拉住楚霜的手,拍了拍道:“原是我叨扰了,还望两位莫要见怪才是。”
    楚霄赶忙道:“臣不敢。”
    玉漱公主细细的瞧了瞧楚霜,夸道:“霜儿真乃天人之资,与你一比较,本宫倒是无颜见人了。”
    “臣惶恐。公主舟车劳顿,现下已备好佳肴美酒,好为殿下洗尘。”楚霜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把手撤了回来。
    玉漱公主目光一凝,道:“也罢,佳肴美酒何时都能享用,只是本宫现下只想沐浴,也省的一身尘土惹人嫌弃。”
    楚霜:“……”
    “你看这邺王如何?”玉漱公主拨弄着水面的花瓣,问道。
    侍女闻言红着小脸:“面目俊朗,唇红齿白,温和有礼。”
    玉漱公主扑哧一笑,“你这丫头,莫不是看上他了?主子将你许给他做侧妃可好?”
    侍女慌忙道:“仆,仆身份低微,不敢肖想。”再者说,陛下有意让邺王尚公主的。
    玉漱公主不在意的笑笑,脑海中出现的是另一个人的身影。
    晚膳时分,楚霜二人为公主设宴,许是真的累着了,玉漱没用多少就离席了。
    楚霄面露不安:“姐,公主她……”
    “早些歇息。”楚霜看不惯这便宜弟弟懦弱的样子,淡淡瞥他一眼,翩然离席。
    初秋的晚风已有了一丝凉意,楚霜漫步到花园的湖心亭,她的心并不似表面看起来那样平静。初见玉漱,她就暗叹于她的美貌,越相处,越被她吸引,她的声音,她的味道,还有不容侵犯的高贵感觉,燥热,一股无名的燥热。
    沐浴过后,琉儿在璃儿嫉恨的目光中被留了下来。
    琉儿拿着布帛动作轻柔的给楚霜着头发,见她面露疲惫,轻声道:“主子,是否就寝?”
    “嗯……”
    给她掖好被角,琉儿就要蹲身告退,楚霜出声道:“上来。”
    琉儿身子一僵,艰难道:“主子……”
    楚霜掀开锦被一角,无奈道:“只是睡觉罢了,不做其他的。”琉儿这才褪去外衫躺了进去,楚霜一把把她箍在怀里,不满道:“暖床也是侍婢应尽的本分,你倒好,还得主子哄着。”
    琉儿安慰似的嘴唇碰碰她的嘴角,笑道:“知道主子心疼我,仆不甚感激。”
    楚霜白她一眼,“睡觉。”琉儿乖乖的闭嘴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琉儿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楚霜说了一句话,令她瞬间清醒过来。
    楚霜说:“近日时常想起在葳蕤殿的日子。”
    琉儿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她心疼的捧着楚霜的脸,喑哑道:“主子……”
    两人的位置颠倒了过来,楚霜缩进琉儿怀里,喃喃道:“我该下炼狱的……我的生身父母,我……亲手杀了他们。”
    是了,过两日便是老王爷和老王妃的忌日,难怪主子这些天情绪不稳。
    她拥住楚霜,一下一下抚着她的乌发,柔声道:“听我说,霜儿,听我说……不怪你,都是他们不好,他们该死……”
    哄了许久,楚霜才渐渐熟睡,琉儿见她蹙起的眉峰,浅浅的叹了口气。
    梦中,楚霜似乎又回到了九岁那年,那时,她还是邺王府备受宠爱的郡主,然而,就在她误食了一颗艳丽的果子之后,一切都变样了!
    “王爷,霜儿她……变成了个怪物啊!”
    “将她锁起来,别让她出去丢了我邺王府的脸!”
    “诶,你不要命了,敢抢郡主的吃食?”
    “嗤,什么郡主,你没见王爷王妃看她那眼神?”
    “那也……再怎么说她也是主子。”
    “我说你这人就是天生做奴才的命,你瞧着,我不仅吃她的用她的,我还踹她呢!”
    “……生了个小世子,王爷乐坏了,看,这赏银,刚得的……”
    “啧啧,这小嘴,这眉眼生的。小郡主啊,小的在这伺候您几个年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不您从了我,回头我去外头给您带只烧j回来,可不b您天天吃这泔水强?”小厮说着便解起了腰带,一身脏w浑身乏力的楚霜绝望的往墙角爬去,身后,是恶鬼一般的笑声。
    忽然,原本还一脸y笑的小厮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露出浑身发抖手里攥着钗子的小丫头。
    另一边,邺城连年大旱,民间有传言:邺王德行有亏,这几年来滴水未落正是上天的惩罚。
    邺王细细一算,旱灾正是从楚霜身上发生异变的那一年开始的,他看着在膝下承欢的小世子,下了一个命令:“永嘉郡主,久病缠身,药石难医,薨!”
    ……
    “站住,手里拿的什么!”
    “这是珠儿姐姐要的缎面。”小厮小心翼翼的答到,这府里的小厮都是去了势的,说起话来细声细气。
    “珠儿?”璃儿神情不屑,说道:“这缎面我要了,你另去给她寻一块。”
    “这……”小厮为难,“这是主子们用剩下的,这种颜色的就剩这点了,给了您,小的不好交差啊。”
    璃儿一把夺过,递给身后的丫头,说道:“那我不管,你自个儿看着办。”
    说完便带着人走了。
    假山后的玉漱公主蹙眉,本以为只邺王懦弱无能,现如今看来,整个邺王府的风气都已败坏了的。
    “主子,您说公主来了也半个月了,整日只吃喝闲逛,何时才回京啊。”琳儿剥了橘子送入楚霜口中。
    楚霜翻着书页,淡淡道:“你操心这些作何,碍着你了。”
    琳儿嘟嘴,“那倒没有,只是在这一天,这府里的下人们做事都得多留个心眼。再说了,随行的那些人,一天吃用就几百两银子了。”
    楚霜美目一瞥道:“我怎么记得库房钥匙是你琉儿姐姐在管,莫要瞎操心了,小心被人听到治你个妄议皇族的罪名。”
    “哦……”
    话虽如此,但楚霜也在想,这玉漱公主何时离开。她得到的消息是,皇帝想让玉漱公主下嫁邺王府,好把这本朝第一异姓王手中的兵权牢牢把握在手里,但玉漱公主深得圣宠,想来皇帝让她来这一遭也是想让她自己拿主意,只是这么久了,也该有个说法了才对。
    玉漱公主心中已然有了主意,不嫁!她想到邺王看她的眼神就觉头疼,既然打定主意,那该早些辞行才是。
    晚膳过后,她度步到楚霜的凝霜殿,要说整个邺王府,她对这个小郡主的感官是最好的,不久就要回京,她觉得,该亲自向她辞行才是。
    “仆拜见公主!”
    玉漱摆摆手,示意免礼,疑惑道:“你们主子可是睡下了?”时辰尚早,怎的就把殿门关上了。
    琉儿不卑不亢道:“禀殿下,主子偶感风寒,用了药之后就睡下了。”
    玉漱公主了然:“原来如此,那我不便叨扰,待会我让人送些滋补的药材过来,好让霜儿早些痊愈。”
    “谢公主恩赐。”
    玉漱公主说完就转身走了,她没见到琉儿被衣物遮挡的颈项上一块骇人的紫色痕迹。
    与此同时,凝霜殿密室内。ρо1㈧χsщ.cом(po18xsw.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