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霜(futa百合、高h) - ℮yⓊsℍⓊωⓊ.м℮ 想动我的人?代价就是你老婆(400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郡主!草民不知那位姑娘是您的贴身侍婢啊!”被绑在木桩上的发福男子痛哭流涕的叫喊。邺王府里的大丫头有穿私服的特权,今日琉儿出府办事,被来邺城寻欢作乐的义渠县令之子掳了去,好在琉儿身上戴着楚霜赏赐的玉佩,加之这贼子还算有几分眼色,当即把她毕恭毕敬的送了回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马车雪花银。
    楚霜得知这事,大骇,随即痛斥琉儿出府不带随从,行事失当,罚处俸禄两载以儆效尤,另责人暗中将贼子缉拿。
    谁知略一审问,那县令之子刘阿能竟罪行累累,强占良田,y人妻女,无恶不作。
    楚霜这些时日被玉漱公主惹的躁火难下,闻此,当即将刘阿能关入密室。
    听他不断的求饶,楚霜烦不胜烦,一抬手,琳儿随即拿布塞入他口中。
    楚霜捻起杯盖拨了拨茶梗,微微一笑:“刘阿能,听说你好强占人妻女,并以此为乐?”
    刘阿能陷入楚霜那一笑的风情之中,竟忘了反应,琳儿抬腿一脚踹在他腹部,喝骂道:“狗奴才!主子问你话呢!”
    刘阿能痛的泪涕横流,奈何有口难言,只呜咽着点头,而后又拼命摇头。
    楚霜讥讽一笑,道:“带进来。”
    被珠儿架进来的是一个年约双十的曼妙女子,她精致貌美的脸上写满恐慌,“你,你们是什么人,我,我可是义渠刘公子的夫人,快放了我……”
    珠儿一推,那女子立马扑在地上,抬眼一看,她的夫君,正被五花大绑在一旁。
    “阿能!你,你怎么……”女子失声痛哭,大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啪!啪!”琳儿上手就是两个嘴巴,喝到:“住嘴,郡主面前,休的放肆!”
    “郡主……什么郡主……”彭秀娥一脸呆滞,随即回过味来,整个邺城,能称得上郡主的,只有一个!
    “郡,郡主,饶命啊!”彭秀娥连滚带爬的跪在楚霜脚下,大哭道:“郡主,饶命,我,民女不知外子哪里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来日与您当牛做马!”
    要不是知晓此女与其夫沆瀣一气,还真要被她这幅作态蒙蔽了去。
    看她哭成这幅样子,楚霜顿时兴致减了几分,憋着火气低呵:“闭嘴!”
    被楚霜周身的气势一吓,正哭闹的夫妻俩顿时安静下来。
    楚霜下巴一扬,道:“带她去收拾干净。”
    彭秀娥被带出去后,楚霜勾着唇角,幽幽道:“刘阿能,今日,将让你永生难忘。”如果你能活到那个时候。
    不一会,彭秀娥锦被裹着抬了进来,刘阿能见此,目眦欲裂,极力想挣脱开来。
    “这女子不老实,我给她灌了些药,不一会就能醒来。”珠儿小声道。
    楚霜兴致再减几分,但这也不能怪她们,于是道:“罢了,就这样吧。”她慢慢走近榻边,那里,有一具沉睡着的婀娜女t。
    在她脱下外袍之时,珠儿将帘子拉上,绸布的材质完全隔绝了刘阿能的视线。
    “肤若凝脂。”楚霜夸赞道,指尖轻轻滑过女子的身体,身下玉棒早已昂首挺立。
    楚霜将玉棒放入彭氏双峰之间,两手微拢,玉棒顿时被滑嫩包裹,“……嗯……”,她仰首一叹轻咬下唇,摇摆细腰,缓缓抽动起来。
    “嗯……”彭氏迷糊间感觉胸前被一股火热的粗壮摩擦着,蓓蕾也被揉搓着,一股异样的感觉令她渐渐清醒。视线由模糊变的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妖冶绝美的脸庞,随着她的动作散乱下一缕青丝,让她的面孔更显妩媚。
    “醒了?”楚霜噙着笑,声音微微喑哑。
    “啊!”彭氏一声惊叫,令布帘另一侧不知真相的刘阿能愈发狂躁,琳儿又一脚下去,“安静些,别坏了主子的兴致!”
    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彭氏喃喃道。一个绝美妖冶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有男人的东西,不可能,定是她魔症了!
    “莫要走神。”楚霜不满,将玉棒凑到彭氏唇边,命令道:“舔。”
    彭氏咬紧嘴巴,拼命摇头。
    楚霜也不强迫,媚笑道:“那我便直接进去了。伤了可别怨本郡主。”
    “你,你要做什么……”彭氏惊恐的想要爬开,奈何药力刚过,加之楚霜自九岁起意外获得的神力,根本不是她一个弱质女流能抵抗的。
    楚霜抓住她的小腿,往下一扯,压在她身上,低笑:“原来你喜欢这种姿势。”说完禁锢住她的腰身,扶着玉棒对准她的逼口,细腰一沉。
    “啊!”彭氏一声惨叫。
    楚霜轻吻她脸侧,说:“早与你说过,伤了可不能怪我。”她双手按住彭氏的粉t,渐渐抽送起来,“……呜……好紧……”
    彭氏哭喊:“不要,不要,快拔出去……”
    楚霜每一次都插到最底,她伏在彭氏身上,时而吻她后颈的嫩肉,时而揉捏她胸前的挺傲。
    “你说,是我厉害还是刘阿能厉害,嗯?”楚霜声音魅惑,她一手揉捏彭氏胸前坚挺的樱桃,一手滑到她下身挑逗她的红豆,玉棒快速的抽送,再加之身后女人挺立的两点压在她背上,馥郁的体香直往她鼻腔里飘,多重刺激下,彭氏恍惚了起来。
    “你,你厉害,啊……”
    楚霜轻笑,舔着彭氏的耳垂,诱惑道,“喊出来,告诉他,嗯?”
    “啊啊……不……”
    “乖,心肝,别怕,嗯……喊出来,本郡主让你欲仙欲死。”
    “不……嗯啊……不喊,哦哦……”
    楚霜把她转过来,再次插了进去,这次,彭氏毫不反抗。
    楚霜一边抽插一边含住她的傲立,再加了把力,加深了冲刺力度。
    “啊!”彭氏娇吟出声,终究,没能抵挡如海潮般袭来的快感,完全放弃了抵抗,她被楚霜操的上下摆动,气息不稳的低息:“嗯……啊……哦……快活死了……哦……”
    楚霜听闻,玉棒又大了半分,红唇开合间,速度又加快了几分,有种把身下之人刺穿的感觉。
    “哦哦,太快了……太用力了……被你操进肚子……里了……啊……”
    楚霜低喘,渐渐慢下来,扭动着细腰让玉棒在彭氏体内一边搅弄,一边低喘道:“……大声些……哦……再大声些……”
    彭氏最终屈服于漫天的情欲,放开喉咙娇媚的呻吟:“……啊啊啊啊,快受不住了,慢,慢一点……嗯啊,慢……哦哦哦,…冤家…顶…顶穿奴家了……啊哈啊哈……玉棒,被玉棒操死了…啊哈……b里面好舒服……哦哦哦,快活死了…啊哈…好会弄,奴家快被……快被操死了……哦受不了了……哦哦哦……啊!!!”彭氏双眼一翻,娇躯一抖一抖,一股灼热的液体浇筑在楚霜玉棒上,楚霜咬着下唇继续挺动:“……这么……这么快就去了可不行,本郡主可还硬着呢……”
    彭氏的水更多了,楚霜也不拔出玉棒,在她温暖b内便把人转了过来,在享受余韵的彭氏被这般一刺激,一时间所有的快活舒爽向她涌了过来,她顿时承受不住,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这……”正在兴头上的楚霜一滞,“还是弱了些,本郡主还没尽兴呢。”说完两手从彭氏腋下穿过,握住她的双峰,并施力将她往后拉,在彭氏昏迷中继续操弄,“……嗯……夹的真紧……”
    彭氏被一股强烈的快感拉回了意识,待她清醒过来,发现下体仍旧被抽插着,紧贴在她身后的女子似是有用不完的力,双峰压在她背后,下体蛮横的插入她,一下接一下……
    这个认知差点另她再度昏迷过去,然而楚霜并不给她这个机会,她在她耳边喑哑的低喘:“……心肝……你好紧……噢……即使晕过去了也紧紧夹住本郡主的玉棒……”
    彭氏揉捏自己的双峰,粉t拼命往后挺,套弄着玉棒,娇声叫到:“……啊啊啊……奴家被操晕过去了……嗯啊……用力……操烂奴家的b……好深……哦哦……”
    对于帘子那头传来的声响,即便刘阿能再傻,也知道他的发妻正被人奸淫着,他恨不能就这样死去,起码,不用遭这种罪;然而,守在一旁的琳儿珠儿不会让他如愿,一见他神情稍有恍惚,一勺冷水立马泼头而下。
    琳儿讥笑道:“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怎么不想想被你祸害的那些无辜女子?”
    “啊啊啊……哦嗯……好棒……操我……用力的操我……哦……要死了……啊……求……求求你慢些……民女……奴……又…又要被你c晕过去了……”
    楚霜舔着她的耳垂,用力揉搓她的娇挺,下体不断耸动:“……无妨……我再把你弄醒……像之前那般……哦真紧…心肝,本郡主的宝贝被你烫的好爽……嗯……”
    “……求你……求求你,慢一点……啊哈啊哈……b……b好舒服……哦哦噢噢……啊啊啊……操我……奴家要玉棒操我……用力操死我……哦嗯……啊啊啊……又来了……啊啊啊啊……奴家的b被操烂了……啊……到了到了……奴家被操死了……啊啊噢……”
    楚霜暂缓攻势,等待喷射的欲望淡去,她将胸前涨的直立的豆蔻与彭氏的背部用力研磨,喘息道:“……心肝……你好会吸……嗯……差点…差点就射给你了…”
    彭氏累的瘫倒楚霜身上,她双颊潮红,目光往下,是两人交合e之处,身后人每一次的插入,都有淫液从交合e的缝隙中渗出来,她看到自己的两瓣阴唇被郡主的玉棒撑的大开,已然有些红肿。
    彭氏哀求道:“……放过民女吧…民女不行了……”
    楚霜捻起一缕乌发滑过彭氏敏感的耳后,妖冶的轻笑:“那可不行,本郡主还没玩够呢。”
    “郡主,求…噢……”没等彭氏说完,楚霜再次操弄起来,“……哦哦……别……不要……会死的……啊啊啊啊……又操到底了……捅死了……啊哈,要被捅死了……啊……”
    “心肝…你还没告诉刘阿能,谁厉害呢,不乖…”说完,楚霜一把将她娇小的身躯抱起,挺动着粉t将彭氏顶的白眼直翻。
    “……啊哈…啊哈…啊哈……你最厉害……啊啊啊……啊啊啊……操死奴了……操烂奴的b了……哦哦……操死我了……啊啊啊……”彭氏失控的晃动脑袋,双手抓着自己胸前的双峰拼命的往楚霜嘴里送,“……吸……吸奴的奶子……哦……用力……”
    楚霜用力的含着彭氏的蓓蕾,含糊的说道:“心肝…嗯…本郡主要射给你了……”
    “……噢噢噢……郡主……快射给我……啊哦哦……射进我肚子里……全部给我……噢噢噢噢哦……操我…操我……用力c…操死我……射给我…射满我的b……快……操死奴……呀呀哦……啊哈啊哈……快c……操烂我的b……啊……”
    楚霜把她放下来,双眼通红的抱住她的双t,不要命的抽送着玉棒往彭氏体内捣去,“…嗯啊…心肝……再夹紧些……主子射给你……”
    “……噢噢……奴家把你夹s……噢噢噢……s…射进奴家肚子里……啊啊……s死我……操死我……”
    楚霜不想再忍耐,大开大合间把玉棒往彭氏最深处插去,感受玉棒在她体内的快活感觉,“…心肝…射了…快射了……”
    “……射给奴家…射进奴家的b……啊哈啊哈……”
    在彭氏放荡的叫喊声中,楚霜深深一挺,将玉棒整根插入彭氏体内,痛快的射了出来,一边s一边继续抽插。
    彭氏被s的白眼直翻,涎液沿着嘴角流向下巴,她疯狂大喊:“哦噢噢噢噢噢……烫…烫死奴家了……啊哈……哦哦………刘阿能…夫君…我被射在里面了……我的b…被s的好舒服……还在s……啊啊啊……好烫……啊哈……s的好深……啊啊啊……郡主……边s边c奴家…奴家的b被捅烂了…啊啊啊……哦…夫君…夫君…我的b被s的好爽…啊啊啊……好多好烫……奴……奴家要死了…哦哦…奴家的b被操的好爽…哦哦好妹妹…啊啊啊!!!”彭氏一声尖利的叫声,再次晕了过去。
    楚霜美目半阖,又拽着瘫软的彭氏狠狠耸动了数十下,待余韵过后,她面颊潮红,低喘着把湿漉漉玉棒拔了出来。
    “备浴。”ρо1㈧χsщ.cом(po18xsw.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