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霜(futa百合、高h) - 请君入瓮,公主失控自渎(桌角,4000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月的支出与上月相比较,翻了一番呢。”琳儿翻着账本,若有所指。
    楚霜抬眸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珠儿快步走了进来,不着痕迹的扫视一周,凑到楚霜跟前耳语起来,瞬间,楚霜的表情变的怪异起来,低声嘱咐道:“此时万不能让琉儿知道,嗯?”
    珠儿连连点头。
    琳儿好奇的问道:“你俩说什么呢?”
    楚霜娇好的面容似是敷上了一层胭脂,她一摔账本,羞恼的瞪了琳儿一眼:“再要多管闲事,把你发派到庄子里去。”
    琳儿:“???”
    然而琉儿还是知道了。
    伺候完楚霜洗漱,她还是站着不走,站在榻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楚霜抵挡不过,虚心的轻咳了声:“怎了这是?”
    琉儿红着脖子,瞪着杏眼,“主子就没什么要与仆说的?”
    楚霜轻哼:“我才是主子,何时轮到你这丫头来质问了。”
    “是了。”琉儿闻言,眼眶一红,“您才是主子,奴婢不配质问。”
    楚霜立时没了法子,起身把她拥入怀中,柔声道:“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嗯?”
    琉儿双目含泪,撇嘴:“只有不是的奴婢,没有不是的主子。”
    “别奴婢奴婢的,你可是霜儿的琉儿呢,好琉儿,饶了我这次好吗?”
    琉儿被她撒娇的娇态晃了神,“……霜儿。”
    “嗯。”楚霜把脸埋在她的脖颈,贪恋着她的气息,心里暗喜,这厢算是过去了,忽然,她耳朵一痛……
    琉儿拧着她的耳朵,嘟着嘴巴说道:“这事还没完呢!您爱玩,仆没什么好说的,可您,您也不能把人,把人……”琉儿越说脸越烧,‘操死’二字她实在说不出口。
    楚霜理亏在先,任她提着耳朵,只状似无辜的眨着媚眼,嗫嚅道:“我也不知道她身子这般娇弱啊……”
    “那,那您也该知道适可而止才是,这般不管不顾的,哪个姑娘受得住。”
    楚霜把她的手拿下来,低着头把玩着她的手指,道:“那天情况特殊,我过于兴奋了,这才……”
    “你啊,”琉儿恨恨的戳在她额头,“哪有在人夫君身边做那种事的,对了,你身子被他看去不曾?!”
    楚霜冷笑,“他也配?”
    那便好,琉儿松了口气,否则,即使那人痴傻了也少不得挖了他的双目。
    “不气了吧。”楚霜露出一个绝美的笑颜,讨好道。
    琉儿给她一个白眼,无奈道:“气啊,气也要被你气死了。”
    楚霜伸手一揽,将她抱入被窝,笑道:“那就让霜儿陪睡一晚给美人消气罢。”
    “不正经。”
    翌日,楚霜召琳儿、珠儿二人来到跟前,低声叮咛一番。
    玉漱公主下榻的逐光殿内。
    “什么?你再说一遍!”玉漱公主色变。
    “诶哟我的主子,你小声些。”贴身侍婢慌忙想捂她的嘴,被公主一个眼神吓退了,她清了清嗓子,又凑到她身边低语。
    “荒谬,荒谬!”玉漱公主锤手。
    侍婢信誓旦旦:“谁说不是呢,可仆当时与永嘉郡主那两个心腹只一墙之隔,听的一清二楚!”
    “行了,你退下吧。”
    楚霜召妓,还把人给弄死了?玉漱公主肉肉眉心,这邺王府的水还真深啊,堂堂郡主有分桃之好不说,还有凌虐的倾向……
    玉漱再一次来到凝霜殿,她心里清楚,这邺王府表面上以邺王爷为主,实则被牢牢掌控在永嘉郡主手里。是以,一来表面上是为了当面请辞,二来实际上是为了探探永嘉的虚实,一个掌控着偌大邺王府的二八女子,一个有分桃之好的女子。
    “仆拜见公主。”
    玉漱蹙眉:“怎的,本宫来的又不是时候?”
    琉儿闪过一丝不自在的神色,“禀公主,我家主子近日忙着盘点府内进出项,觉得疲乏,早早歇下了。”
    “哼,”玉漱公主面露寒霜,什么疲乏,想必是乐此不彼的在做些见不得人的g当!
    “琉儿姐姐!”有侍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大胆!”琉儿低呵,“不要命的奴才,见到公主还不行礼!”
    “罢了,”玉漱公主睨她一眼,“你忙去吧,本宫这便走。”说罢翩然转身离去,行至后花园,玉漱说道:“都退下吧,本宫独自走走。”
    待所有仆从都退下,玉漱‘不经意’间又回到凝霜殿,刚刚那个大丫鬟已经不在,只剩些把守的女侍卫。
    她们看到公主,正要唱礼。
    玉漱抬手制止,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第一重门,是折型长廊,眼前有十二扇的殿门。
    第二重门,是正殿,威严奢华。
    第三重门,便是内殿。
    玉漱深吸了口气,永嘉,楚霜……
    殿中的铜炉正散发着缕缕幽香,只是,空无一人。
    莫不是她想错了?玉漱疑惑,她站在正殿,往另一边的门看去,不会,那里理应连通着凝霜殿的园子。
    “……啊啊啊……”
    玉漱浑身一僵,哪里来的声响。
    “……嗯哦哦……”
    不是错觉。
    玉漱循着时隐时现的声音寻到一处,书房?可她环视一周,书房一眼可看到底。
    “……啊噢噢……c奴……”
    是这里!玉漱盯着那副《颍山秋游图》,抬手,往那只突兀的玉蟾身上一按。
    轻纱曼帐,熏烟缭绕,楚霜衣衫半解,她一手支颐,慵懒的半卧在榻上,一手缠绕着发尾。
    璃儿扶着她的玉棒吞吐一番后,令肉冠对准自己的逼口,一下一下的研磨,“……主子……操死璃儿了……噢噢……”
    玉棒刚往里进去两分,楚霜眸色一凛,吓的璃儿赶忙拔了出来,原想生米煮成熟饭,怕是不行了。
    楚霜心中不喜,微微挺动,让肉冠往璃儿阴蒂处戳,“小东西,乖一些!”
    “……呜……哦哦……主子……玉棒顶的璃儿好快活……”璃儿双颊红润,挺着粉t让小豆往肉冠上撞。
    楚霜觉得无趣,由着璃儿自个玩闹,她仍旧慵懒的瘫在榻上。
    忽然!她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啊!”
    璃儿猝不及防的被她倒拎起来,牢牢的按住双腿,玉棒猛的插入腿间,抽插起来。
    “……嗯……好紧……”
    璃儿夸张的大叫:“……啊啊啊……主子……璃儿被操的好舒服……噢噢……主子用力……嗯嗯……好深……主子的玉棒好粗好大……呀呀呀……璃儿要被主子操死了……啊哈啊哈……璃儿的豆豆好涨……啊啊啊……bb好热……啊……主子……”
    璃儿看着自己腿间进进出出的玉棒,心里得意,果然她是不一样的,琉儿姐姐怕也没过这种待遇,她感受小豆被摩擦的快感,手指用力的夹着胸前的蓓蕾。
    她能看到,掩在昏暗处的玉漱公主自然也看到了,她看着在璃儿腿间抽插的玉棒,惊的浑身颤抖,永嘉公主,一个女子,竟……
    楚霜身后的乌发随着她的动作飘荡:“……心肝……夹紧些……大声些……主子射给你……”
    “……璃儿,璃儿要……啊啊啊……璃儿要把主子夹出来……啊哈……操死璃儿……噢噢……璃儿好快活……呜呜呜……射给璃儿……啊哦……射进璃儿的b里……啊啊啊……璃儿的肉瓣被主子撑开了……呀啊……哦哦哦……”
    今日的楚霜明显b以往兴致高涨,她面若桃花,星眸含水,摇摆着粉t不断的抽插着璃儿的腿根“……嗯……好丫头……你好湿……把主子的宝贝弄湿了……”
    “……主子……啊哈……璃儿到了……啊啊啊……璃儿被主子c升天了……啊啊啊……”璃儿将自己的双峰捏的变形,浪声大叫,忽而,两眼一番,娇躯挺的抖动,“……噢噢噢……被操死了……璃儿被主子操出来了……嗯哦……”
    楚霜轻喘,“……心肝……主子也快到了……嗯……帮主子夹出来。”她放下璃儿,躺回了卧榻。
    璃儿柔荑抓住被自己淫水沾湿的玉棒,上下套弄起来。
    “……嗯……好丫头……用你的双乳帮主子夹出来……”
    璃儿得令,乖乖躺好,拢起自己饱满挺立的双峰,“……主子……插进来吧……噢噢……璃儿要吃主子的玉棒……”
    “……嗯……好紧……”楚霜骑跨在璃儿身,快速的抽插起来,退可感受她双峰的紧致,进可感受她的口舌之技,世间美事,再无能出其右的。
    “……哦……心肝……”楚霜妩媚的轻咬下唇,揉搓自己的双峰,“……主子快射了……夹紧些……”
    在抽插了百数下后,楚霜捏着璃儿的下巴,将玉棒插入她的口中,“……嗯……主子射给你了……哦……”
    璃儿一张小嘴撑的极大,楚霜毫不怜惜的摆动下体,在她口中进进出出,“……哦……射了……主子……主子射给你了……心肝……接好了……”楚霜猛的按住璃儿的后脑,再抽插十数下之后,喷薄而出。
    楚霜退了出来,美目半阖,红唇开合轻喘着,待余韵过去,她看着飘荡的轻纱,勾唇一笑。
    “公主,您怎么才回来,仆刚要去寻你呢。”
    玉漱压抑着狂跳的心脏,强作镇定地说道:“备浴。”
    榻上的女子辗转反侧,x中始终有一股驱散不去的燥热,一闭上眼,那女子的淫叫就萦绕在耳,久久不绝,玉漱气恼的摔开锦被,起身倒了一杯已经凉透的茶水一口灌下。
    玉漱绞着手指絮絮低语:“不知羞耻,道德沦丧!”
    一片白茫茫中,一个长发垂腰身披轻纱的女子缓缓朝她走来,女子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魅惑低语:“心肝,我要进去了。”
    “啊!”玉漱一声惊呼,猛的睁眼。
    “公主,可是魇着了?”
    “无事,退下。”
    玉漱低喘着气,胸前起伏不止,捂脸:“我……我怎会做这样不知羞耻的梦。”
    身上被汗水沾湿,不止如此,亵k也凉凉的,原本平静下去的燥热反扑回来,b先前更甚。
    她半倚榻上,回想适才在梦中尖锐急促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夹紧腿根,“嗯……”,陌生的,危险的感觉,诱惑着她继续下去。
    那个女子的娇吟再次响起,玉漱却没有再刻意抵制,脑海中出现的是那两个女子交缠的画面。
    “……璃儿被操的好舒服……噢噢……主子用力……嗯嗯……好深……主子的玉棒好粗好大……呀呀呀……璃儿要被主子操死了……啊哈啊哈……璃儿的豆豆好涨……啊啊啊……bb好热……啊……主子……”玉漱脑海中回荡着璃儿的声音,不自觉的将双腿越夹越紧,呼吸越来越粗重。
    她目光扫过榻尾的那张方形矮几,起身过去。
    玉漱指尖颤抖的抚着桌子,真……真有这么快活吗……
    她半跪在榻上,将桌子一角朝着自己,她轻轻地摆动下体,小心翼翼的让亵k下的花蒂与桌角相触,“……呜……”,一阵酥栗感袭满全身,再一下,“啊……”。
    “这,这太疯狂了……”玉漱捂住脸,自小的教养让她耻于这种行为,身体深处传来的感觉又让她想继续下去。
    再一下就好。
    玉漱这样安慰自己,她趴在桌子上,扭动着下体,让花蒂一下又一下的摩擦桌角,“……呵……嗯……”
    停不下来了。
    她感觉甬道渗出的热液越来越多,亵k已然湿了一大片,“……嗯嗯……要死了……”
    终究是觉得不舒服,她将亵k褪下,露出雪白滑嫩的双腿以及腿根的一小丛乌草,她再次趴在矮几上,旋转着粉t,“……呀嗯……”,没有了布料的阻隔,花蒂被磨的有些酸痛,但快感却成倍的增加,“……啊……本宫……好快活……”因是趴着,她胸前挺立起来的蓓蕾隔着中衣摩擦在桌面上,让她又一阵的颤栗,“……哦……呃……”她将衣带解开,将敞开的前穴用力挤压在桌面上,粉t向前扭动,“……呜……”她面颊潮红,轻咬下唇,目光无意识的盯着前方,手掌包裹揉捏着粉团,“……好快活……呃……要死了……啊哈……”
    她的气息越来越重,双颊越来越热,动作越来越快,她急促的低喊:“……哦哦哦……要死了……花蒂好舒服……好快活……嗯嗯……”
    终于,身上的快感再也抑制不住,忽然,她再次想到璃儿的叫喊,于是,在喷薄而来的快感来到的同时,她无意识的低喊:“……操我……呜……”
    她脱力般跌回榻上,小嘴开合不断喘气,她脑海里绽放着绚丽的火花。
    片刻后,她目光呆滞的的盯着布满水痕的矮几一角,想到,本宫怎能喊出这般不知廉耻的话来……ρо1㈧χsщ.cом(po18xsw.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